-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看來的確是我多慮了。”

江玄又將目光看著炎淵,道:“不過,你彆以為自己是炎家大少爺,就能夠如此囂張,你真以為自己財大氣粗了,實話告訴你,這枚極品元晶石小爺今天還非要不可了!”

柳長青以為江玄動了真怒,當即勸道:“江兄,我看我們要不去想想其他辦法……”“不!你彆說了,柳兄,你我一見如故,我敬你為朋友,所以你柳長青的事,便是我的事。

我們今天可以輸給任何人,但絕不能輸給搶走你心愛女子的人,管他炎家有多深厚的底蘊,今天小爺就要不惜一切代價,將這枚極品元晶石給拍下來。”

江玄神色“憤怒”,從儲物戒指中取了了一個巴掌大小的寶珠,重重的放在那桌麵上,喝道:“炎家不是家底豐厚嗎?

那我們就來比比,我這裡正好有一件九品尊級靈器,今天讓大家給我估個價,看看我們到底誰更有錢?

今日我就算賭上手中的這件九品尊級靈器,也要把那一枚極品元晶石給買下。”

當江玄把玄滄寶珠取出時,這拍賣場上的眾人都驚呆了。

各大家族的大人物,靈獸中的王者,各大派的高手,都是齊刷刷的將目光落在了玄滄寶珠上。

九品尊級靈器在靈襄州也算是頂尖級彆的靈器,隻有八大家族這樣的勢力纔有可能擁有一、兩件九品尊級靈器,而且,他們在平日裡也不會拿出來使用,大多都是當成家族的底蘊,用來威懾外人的。

任何一個大家族,要是有一件九品尊級靈器,便可以稱霸一方,普通人根本不敢輕易去招惹他們。看書溂

可以說,一件九品尊級靈器的價值,堪比一本完整的尊級靈訣。

楚家拍賣場的高級鑒寶師此時親自趕到了這裡,半晌之後,他的目光變得有些灼熱起來,他雙手不斷顫抖,道:“這真是九品尊級靈器,按照初步的估價,其價值至少也要達到五千萬枚下品元晶石。”

當這鑒定結果出來後,那拍賣場上,頓時出現無數道貪婪的目光,甚至,還有一些顯露出殺意。

炎穆和炎淵的眼中,也都是露出一抹貪婪的目光,麵對九品尊級靈器,就算是靈皇也會動心。

炎穆暗中給炎淵傳音,道:“炎淵,這小子已經失去理智了,他竟然將九品尊級靈器都拿出來了。

待會,你就給我狠狠的抬價,把這價格抬得越高越好。”

炎淵舔了舔嘴唇,冷笑道:“明白!”

江玄將九品尊級靈器拿在手中,柳長青攔都攔不住,他便開始喊價道:“四百萬枚下品元晶石!”

“七百萬枚下品元晶石!”

炎淵臉上露出一抹冷笑,淡定的喊價。

“八百萬枚下品元晶石!”

“九百萬枚下品元晶石!”

此時,一個個天價從二人口中喊出,讓得在場眾人都是目瞪口呆,他們還從未見過有人為了一枚極品元晶石,拚價拚到這般地步。

許多人當下都是憐憫的望著江玄,道:“這個青年太容易被人激怒了,這件九品尊級靈器,最後怕是會成為楚家的囊中之物,等他過後清醒過來,想來會把腸子都悔青了。”

“楚家這次算是揀了一個大便宜了,他們得到這件九品尊級靈器之後,其實力定會再次提升一大截。”

成悅希也是被震驚得無以複加,她輕輕抿了抿嘴,道:“爺爺,這江玄是瘋了嗎?

我們成家不都答應給他一枚極品元晶石了嗎?

他為什麼還要將九品尊級靈器抵押出去?

而且,他現在暴露自己有這種寶物,到時候定會引來無數人追殺。

不行,我要去阻止他!”

成家老家主很少會笑,但此時他卻笑著搖頭,道:“你難道真以為這小子瘋了?

其實,他是在坑炎家啊!”

成悅希先是一愣,旋即像是想到什麼,險些驚撥出聲,連忙壓下心中的驚駭,說道:“要是真是這樣,那炎淵回到炎家隻怕會被處死的。”

成家老家主笑道:“冇錯!這一次炎家隻怕會被這小子坑得很慘,不過,炎家在八大家族中的底蘊原本就很強大,這次讓他們損失一筆也是好事。kanshu五

況且,這次事件說不定還能令炎家和楚家產生隔閡,日後的關係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親密了。

所以,這小子還算幫了我們成家一個大忙!”

成悅希也是極為聰慧的女子,她瞬間明白了其中的貓膩,當下目光再次朝著江玄望去,笑道:“這小子還真壞,先讓炎淵憋著內傷,現如今又害炎家損失慘重,此人的城府實在太深了。”

成家老家主麵色肅然,道:“這小子拿出九品尊級靈器時,我便更加肯定他的那位神秘師父絕對是鳳欒山的大人物。”

………另一邊,江玄和炎淵的競價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

江玄的額頭上不斷冒著汗,目光無比憤怒,彷彿要抓狂了。

柳長青原本想要攔住他,但卻被他直接一巴掌拍飛出去。

在眾人看來,江玄為了和炎淵賭氣,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他就像那賭徒,為了能夠贏過對方,不惜將一切值錢的東西都賭上。

見到江玄這副模樣,炎淵十分興奮,他胸有成竹地道:“五千萬枚下品元晶石!”

“五千三百萬枚下品元晶石!”

江玄道。

“六千萬枚下品元晶石!”

炎淵十分享受這種感覺,當下大幅提價。

炎淵從未像今日這般愜意過,見到江玄這副抓狂的模樣,他便想笑,他感覺自己就像是是在戲耍一隻發了瘋的猴子。

“六千一百萬枚下品元晶石!”

江玄道。

“七千萬枚下品元晶石!”

炎淵喊道。

“七千五百萬枚下品元晶石!”

江玄道“八千萬枚下品元晶石!”

炎淵點了點頭,他覺得這個價格已經可以了,要是江玄再喊價,那他便直接放棄。

然而,就在他等著江玄喊價的時候,場上突然詭異的寂靜了下來。

江玄神色“苦惱”,恨恨地咬了咬牙,道:“哼!算你狠,那枚極品元晶石我不要了!”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逐風的九星神龍訣最快更新

第1842章

我不要了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