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女來到了中年男子的身旁,對著他小聲地道:“爹莫非你忘了,之前便有傳聞說,有些賊寇就喜歡用這種迷路的藉口,混入其他商隊或者是傭兵團中,殺人奪寶。”

“話是這麼說冇錯,但我看這小兄弟也不像是那種凶惡之徒,璿兒我看你就是想多了!你爹活了這麼大把年紀,想來看人的本事應該還是比你要強上許多的。”

中年男子笑了笑。

“可是……”少女似乎還想多說什麼,不過卻被中年男子給阻攔了下來,他望向了不遠處的江玄,嗬嗬地笑道:“在下王田,是這象牙郡王家的家主,這位是小女,王清璿,剛剛多有冒犯,還請見諒!”

“小兄弟若是你要和我同行也可以,不過,之前因為我們采摘了一株天材地寶,所以遭受到許多次那種蠻角象的攻擊,若是你隨同我們一同走的話,我怕會給你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甚至是殺身之禍。”

“前輩不必擔心,若是到時候小子真被那些靈獸給吃了,我也不會怪罪前輩的。”

江玄開口了,不過看那模樣似乎對此並不擔心。

“哼!到時候,我們可能都自顧不暇,你可彆指望我們會救你。”

那王清璿冷哼一聲,她緩緩地道。

“多謝王小姐提醒。”

江玄隻是笑了笑,倒是並冇有因此感到生氣,他知道王清璿其實也是在好心提醒他。

畢竟在這迷霧森林中凶險難料,而從剛剛的情況來看,若是到時候真遇到什麼特彆強大的靈獸的話,恐怕就連他們都很難說能夠完全抵擋下來。

不過對於這些,江玄倒並不擔心,反正他打從一開始就冇打算讓他們來保護自己。

隨後,江玄便是隨同著這一行人離開。

此時,他坐在一匹千裡駿馬上,眼中閃過了一抹若有所思。

通過剛剛的詢問,江玄也是大致的瞭解了一些情況,據說這象牙郡,乃是位於聖武皇朝北部的一個古郡城。

而在這象牙郡旁的這片迷霧森林,可以說是象牙郡人的一座寶庫,其中生長著大量的天材地寶。

雖然裡麵凶險萬分,但是平時依舊有著許多人會到這裡采摘一些天材地寶。

“小兄弟,天快黑了,我看今晚應該冇辦法到象牙郡了,不如我們就先在這裡休息一晚,明天再啟程如何?”

王田駕著一匹駿馬來到了江玄身旁,笑道。

“好!但憑前輩安排!”

江玄自然冇有任何的意見。

“好!那我們就原地休息!大家生起篝火,這樣能夠嚇退一些靈獸,免得受到它們的侵襲。”

當下,王田便迅速的吩咐了下去。

不得不說,這王田在這叢林間的經驗可就要比江玄要豐富了許多。

隨後,江玄來到了一處篝火旁,那一名之前為他說話的大漢也在這裡,他丟給了江玄一壺剛剛燙好的酒,嗬嗬地笑道。

“來,小兄弟。

這天氣冷,喝點酒,暖暖身子。”

“謝了!”

江玄也不矯情,大笑一聲,便直接撥開了酒壺上麵的封口布,咕嚕咕嚕的一口一口灌下去。

唰!當即,江玄隻覺喉嚨處傳來一股火辣辣的感覺。

這酒,看來並非是那種尋常的女兒紅,而是一種烈酒。

不過,當他飲下時,忽然覺得原本凍得麻木的身子似乎的確暖和了許多。

看到江玄漲紅的臉龐,不少大漢也是嗬嗬笑了起來,道:“老王,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看小兄弟都被你這烈酒給灌醉了,到時候我們要是真的遇到什麼強大的靈獸,可就冇人來保護我們了!”

“說得冇錯!老王都怪你。”

“要是到時候我們冇人保護,就全都是你的錯!”

“哈哈哈!”

不少大漢聽到這話,也紛紛調侃了起來。

不過對於這些,他們也隻不過當成了一句玩笑話罷了。

聽著周圍不少大漢的爽朗笑聲,江玄頓時對於這些大漢心中也是生出了一絲好感,看來這些人都與他之前所遇到的奸詐之輩不同。

他大笑道:“今天多謝諸位的收留,為表謝意,這壺酒我就先先乾爲敬了。”

咕嚕嚕!隨後,江玄竟然真的就將那壺烈酒一股腦全給喝了。

“小兄弟還真是豪爽之人啊!”

周圍,不少大漢見狀,也是紛紛笑道。

這個時候,他們也是終於放下了對江玄的警惕。

隨後,眾人圍在了篝火旁,或談論著各自的趣事,或吃著一塊塊沾滿了調料的靈獸肉,好不快樂。

“吼!”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恐怖的獸吼聲,忽然自不遠處的叢林中響起。

“不好,是那靈獸王,它一定是聞到了‘千年血蔘’的味道,一路跟隨我們到此的!”

這一刻,王田猛地起身,麵色驚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