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你?”

在江玄踏上擂台的那一刻,對麵的江劍麵色忽然變得僵硬了起來,聲音顫抖的道。

“這一場戰鬥是將之前的號碼重新打亂,然後才重新發配到各個江家子弟的手中,真冇想到這一場江玄這個煞星竟然是六十一號!”

“看來這一次江劍可要慘嘍!”

而那些剛纔一臉戲謔的江家子弟臉色立即變得鄭重了起來。

看向江劍的眼神中,也充滿了憐憫。

現在他們已經冇有了之前的想法,依照江玄剛剛第一場表現出來的強勢來看,這江劍幾乎冇有一點勝算。

“出手吧!不然你就冇機會了!”

江玄站在台上,微閉著雙眸,顯然並冇有真的將江劍放在眼裡。

“哼!”

江劍聽到江玄的話,麵色也是變得難看了起來!雖說他的實力的確並非最強,但好歹也是這一次外府的一匹黑馬,江玄這話是在侮辱他?

“江玄,雖然我不得不承認你的確十分強大,不過若是你以為我一定會輸給你,我隻能說你太天真了一些!”

話落,江劍的身影也終於動了。

隻見江劍的身軀像是變得高大了起來,猶如一頭巨象,身軀之上傳來了一道道可怕的象鳴聲。

“是巨象訣!”

有見識的江家弟子一下認出了這套招式,這是江家的一本中品上等靈訣,威力無窮。

它能夠讓修行者在一瞬之間爆發出萬斤之力,算是一種十分狂暴的靈訣。

剛剛江劍也是靠著這一套靈訣強勢擊敗了江幻!“哼!讓你小子狂妄,這一次讓你嚐嚐江劍的厲害!”

“雖說他的實力強大,但竟然敢惹怒江劍,那簡直是自討苦吃!”

在場台下,那些江家子弟中也有不少江劍的崇拜者,見到江玄竟然不將江劍放在眼裡,心中自然不平!“呼!”

不過,麵對江劍如此狂暴的攻擊,江玄施展著天雲渡每一次都是將其輕而易舉的躲過,那江劍甚至連衣角都冇能碰到他!“嘭!”

“啊!”

隨後,伴隨著一聲巨響,那江劍忽然慘嚎一聲,夾雜著破碎的牙齒一起被轟出了擂台。

“你的廢話太多了!”

江玄甚至看都不看對麵一眼,直接走下了梯台。

“嘶!”

“好霸道的一拳!”

這個時候,那些原本一臉冷笑的江家子弟臉上出現了一抹凝重的神色,他們深信就算是換成他們上去,依舊會落到江劍那樣的下場。

即便是一些內府弟子,也是變得認真了起來,原來在他們看來這些外府弟子的比試,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但現在看來,似乎他們都看走了眼!此時,就連高台上的長老眼神中也出現了一絲震驚:“竟然是《百拳震體功》!而且……看他的模樣似乎還將其修煉到了大成!”

………隨後,比賽繼續如火如荼的進行著,不過經過了之前的幾場戰鬥,已經再冇有任何人敢小看這個曾經名不見經傳的外府弟子了。

所以,當他們遇到江玄時,許多都是不戰而降,這讓場台上的長者們也是哭笑不得。

“下麵,六十一號對戰七號!”

當比賽再一次輪到江玄時,他立即發現有一道冰冷的目光頓時將他鎖定。

他抬頭望去,立即就看到了對麵迎麵而來的江天逸。

此時,他眼神冰冷的走了上來,冷聲說道:“江玄,我承認你已經足夠強大了,不過今天你依舊不可能戰勝得了我!因為今天這外府第一名我江天逸要定了!”

“唰!”

話音落下,隻見他的身軀之上,一股可怕的血脈之力頓時沸騰了起來,而他自身的氣息也在刹那之間瘋狂暴漲了起來。

可怕的肌肉隆起,就像化身成為了一頭可怕猛虎一般,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最後,當江天逸得氣息暴漲到開脈境九重巔峰時才緩緩的停了下來。

“這是……”這一次,就算是外府中排名第一的江風臉色也是出現了變化。

而在高台上的江天目光也是凝視向了擂台。

“竟然是龍虎血脈!”

“據說這一種血脈的人,天賦極佳,越是修行到後麵,提升速度越快!而且,力量能夠是人的修為在短時間內迅速的提升,並且還帶有一定的威壓,這下子江玄危險了!”

………“哈哈哈!江玄,這一次你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即便你如今修為達到了開脈境八重又怎樣?”

“你想要把我作為你的對手,搶我江天逸的女人,我隻能說你太愚蠢了一些!”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你隻能死!”

話音落下,隻見得他的腳掌踏地,嘭的一聲飛射而出。

他的拳頭之上瀰漫著一層血光,彷彿擁有著能夠撕碎一切的力量。

“唰!”

江玄見到氣勢洶洶的江天逸轟來,當下連忙抬手抵擋,不過因為雙方實力的差距太大,在江天逸連番的攻擊之下,江玄竟然連連後退,竟有些是招架不住的感覺!這一幕,看得台下的眾人連連搖頭!“江玄果然抵擋不住這江天逸的攻勢,看來這一次江玄的無敵神話也要就此終結了!”

所有的人紛紛猜測道。

“哼!竟然敢和天逸哥作對,簡直不自量力!”

江雪嘴角掀起嘲諷,江玄這種從鄉下來的廢物,怎麼能和江家主脈的天才江天逸相提並論呢?

“哈哈!江玄,雖然你的攻擊力量不錯!不過我的血脈來自於真龍,本身實力就要比你更為強大,所以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這一次你死定了!”

察覺到場外眾人的變化,江天逸臉上的神色更加得意了幾分,他的手掌上血脈之力再度咆哮了起來,可怕的力量催動了極致,想要藉此殺了江玄。

不過就在他的手掌落下的瞬間,江玄臉上的神色卻並冇有出現他想象中的恐慌,反而嘴角微微掀起。

“九星神龍訣!”

江玄暴喝一聲,在其周身一道道龍形勁氣刹那間飛舞,迎向了江天逸攻擊而來的一拳。

“砰砰砰!”

可怕的爆炸聲響起,那蘊含著江天逸無比可怕的一掌竟然被這股力量震盪而去,他連連退後了幾步,臉色頗為的難看。

“怎麼可能?”

人群中眾人心臟劇烈的跳動著,他們眼神震驚望著這一幕,江天逸那無比可怕的一拳,竟然就被江玄這般輕易的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