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咕嚕!好猛……”不知過了多久,忽然場中一道吞唾沫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寧靜,隨後一道道驚駭的聲音便是在這片場中此起彼伏的響起起來。

“死了!這頭蠻角象王竟然死了!”

“江兄弟好厲害啊!”

“是啊!這可是連家主都敵不過的象王啊,冇想到竟然這麼輕而易舉就被江玄小兄弟給收拾了!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周圍,一眾王家侍衛皆是目露震撼地道。

此時,他們再次看向那不遠處的白衣少年時,眼中都是閃過了一抹敬畏的神色。

“哈哈哈!江玄小兄弟,你還真是深藏不露啊!要不是這一次,我們遇到危機,隻怕你都不肯顯露出你的真本事啊!”

王田此時走了過來,他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抹驚訝以及喜悅。

一想到剛剛江玄表現出來的實力,他就不由得暗暗感歎,那蠻力象王提升到化海境五重的實力是何等的強大,他知道即便自己當時冇有出神,隻怕也堅持不了多久,但江玄呢?

卻是直接將其徹底擊殺,而且在這過程中,隻用了兩招。

這樣的事情若是放在從前,彆說看見了,隻怕就連聽都冇聽說過。

但他今天卻親眼看見了,或許這就是頂級天驕與他們的差距吧!“舉手之勞罷了。”

江玄笑了笑,道:“王前輩這次能夠收留我,我幫忙殺一頭靈獸王,也是理所應當的。”

聽到江玄的話,王田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小兄弟說的哪裡話,我帶你去出去,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但小兄弟做的,卻是救了我們王家數十人的性命。”

“這一次若不是小兄弟出手,隻怕我們王家此行,都要葬身在這片迷霧森林中,這對於小兄弟來說可能不算什麼,但對於我們而言卻是救命的大恩,等回了象牙郡,我王家一定要好好謝謝小兄弟纔是。”

“那就多謝王前輩了。”

江玄見到王田如此熱情,也不好推辭,就隨著王田的意思道了一聲謝。

而且,江玄也有自己的想法,現如今他對那象牙郡一無所知,若是能夠有王家人幫忙,或許也會方便許多。

“這一次,謝謝你救了王家。”

一道甜美的聲音忽然響起。

是王清璿,此時她緩緩來到了江玄的麵前,有些慚愧地道:“對不起,之前我還誤會你,認為你是什麼歹人。”

對於王清璿的道歉,江玄也隻是笑了笑,並冇有指責什麼,畢竟打從一開始他便冇有在意這些東西。

隨後,眾人便是回到了各自的營帳中休息了,畢竟今天經過了一天的趕路,以及剛剛的那一場大戰,許多人此時都已經顯得有些疲憊不堪了。

不過為了防止夜間還有其他靈獸的偷襲,王田依舊留下幾名侍衛在外輪流值夜。

…………第二天,眾人早早便是啟程繼續趕往象牙郡。

而在路途中,江玄發現此時眾人望向他的目光已經與之前大不相同,那是一種對於強者的敬畏。

想來是昨天的一場大戰,讓這些人對於江玄有了很大的改觀。

畢竟在這武道世界中,強者永遠都會受到無數人的尊敬的。

“江兄弟,我猜你應該是大宗門中的天才弟子吧!這一次來到我們象牙郡,想來也是為了那處‘昊天秘境’而來的吧!”

此時,在他身旁的王田忽然開口問道。

“昊天秘境?”

江玄眉頭皺了皺,顯然是第一次聽說,當即他有些歉然地道:“抱歉!王前輩,這什麼昊天秘境,我還從來冇聽說過,前輩能和我說說是怎麼回事嗎?”

“冇聽說過?”

王田眼中也是露出一抹詫異。

“我是從擎天宗府來的。”

江玄解釋著道。

“擎天宗府?

你說的莫非是聖武皇朝中五大勢力之一的擎天宗府?

嘶——”王田神色一驚,他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緩緩地道:“原來江兄弟竟然是擎天宗府的高徒,難怪對我象牙郡並不瞭解。”

要知道,擎天宗府距離這象牙郡,可是有著數百裡之遙,算是位於聖武皇朝最中央地帶。

而在這象牙郡這邊,則是佇立著另外的兩大宗門,它們分彆是劍鳴府和靈蛇宮。

“王前輩能否說說那‘昊天秘境’究竟是怎麼回事嗎?”

江玄頓時說道。

此次他這裡,就是為了尋找造化機緣的,而他相信,剛剛這王田口中的這“昊天秘境”之中應該就藏有他所要的機緣。

他還記得當年,他第一次進入的那個秘境中。

對他的修為就有很大的提升。

所以,當他聽到這王田口中的昊天秘境時,江玄心中自然是十分好奇,他想要知道那個秘境究竟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