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王清璿眼神帶著一絲厭惡的盯著那名藍衣少年,卻是不敢出言反對。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家族,還惹不起這藍衣少年那背後的勢力。

“該死的!”

“這林彬,仗著自己背後的勢力,就在這象牙郡橫行無忌,如今竟然還妄圖染指我家小姐,要不是忌憚他背後的勢力,我早就將這雜碎千刀萬剮了!”

“噓!小聲點,要是惹惱了林彬,我們王家可就危險了!”

車隊中,不少王家侍衛目光都是含著怒意的盯著林彬,不過他們卻是敢怒不敢言。

因為他們知道,這林彬的身份,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惹得起的。

“林彬?

狼牙堂?”

白馬上,江玄聽著眾人的議論,眉頭微微挑了挑,卻是冇有說話。

如今,這象牙郡中情形,他並不清楚,而且這次他是出來曆練的,還不想捲入這些門派的爭端。

“咦?

這小子是誰?”

忽然,林彬的目光從王清璿身上移開,落到了王清璿馬車旁的江玄身上。

而看到江玄那神色中流露出來的淡漠,林彬頓時感到了一陣不快。

自己是誰?

那可是狼牙堂的少堂主,換作以往彆人見到自己時,哪一個不是跪在自己的麵前,一副討好的模樣。

然而這白衣小子,是想反了天了嗎?

竟然敢用這種幾乎無視的態度望著他!而且,看他剛剛來的時候,似乎和清璿有說有笑的,莫非兩人之間有什麼曖昧的關係?

一想到這,林彬心中便很是憤怒,他將王清璿一直不答應他的怨氣,全部撒在了江玄的身上,他猛地喝道:“哪裡來的雜種,見到本少竟然還不下跪,你是找死!”

“嗯?”

江玄眼神一冷,他這什麼都冇做,竟然就被這什麼狼牙堂的少主開口破罵了一頓,這傢夥的腦袋有坑?

原本他並不想惹事,不過如今看來有人竟然還蹬鼻子上臉了,竟然敢欺負到他江玄頭上來了。

這要是不給點教訓,隻怕他們還以為他江玄是吃素的。

“小子,你那是什麼眼神?

竟然敢瞪本少。”

看到江玄那漸漸變得冰冷的眼神,林彬眼中也是閃過了一抹怨毒,他猛地對著背後的侍衛喝道:“來人啊!你們將這小子給我抓住,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資本敢瞪本少?”

“是,少主!”

一共七名侍衛,紛紛大喝道。

隨後,他們便是猛地轉身,望向了在王清璿身旁騎著白馬的那名白衣少年身上。

這七名侍衛中,一名侍衛邁步有了出來,他陰冷的一笑道:“這個小子,由我一人出手足矣。”

“唰!”

話音落下,那侍衛森寒一笑,手掌凝聚雄渾的靈力,化為蒲扇大小,瞬間就朝著江玄一掌拍去。

“鏘!”

一聲槍鳴猛地響起。

下一刻……“噗嗤!”

一道槍芒劃破了長空,瞬間便是直接貫穿了那侍衛的胸膛。

“你……你……”那侍衛口中隻來得及發出了一個你字,便是重重地倒了下去,或許他到死都不明白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自己為什麼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去了。

“要怪就怪你跟錯了主子!”

江玄喃喃低語,眼中卻冇有絲毫憐憫。

“這……一槍擊殺!”

林彬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驚怒,他冇想到,這名侍衛竟然一個照麵就被這白衣少年給擊殺了!他到底是誰?

要知道,自己的這七名侍衛,可都是百裡挑一的高手,每一位都是化海境三重的強者啊!“不好,這小子是高手!”

“快保護少主!”

這一瞬間,剩下的六名侍衛臉色頓時大變,將林彬護在了中間。

這一刻,他們望向不遠處的白衣少年時,目光已經發生了變化,原本在他們眼中那隻待宰的羔羊,如今竟然搖身一變,化為了一個殺星。

一抹深深的恐懼,頓時瀰漫上了這些侍衛的心頭。

江玄嘴角嘲諷一笑,道:“難道,這就是你讓我下跪求饒的自信?”

“你……”林彬神色驚怒到了極點。

尤其是當他看到江玄眼中閃過那絲嘲諷時,就更讓林彬心中怒火中燒。

不過,他倒是不敢繼續刺激江玄。

畢竟,他還真怕江玄會一怒之下殺了他。

“咱們走著瞧。”

撂下一句狠話,林彬便是帶著幾名侍衛狼狽的逃離了這裡。

“江兄弟果然不簡單!”

“僅僅一招就嚇得那林家小子屁滾尿流的逃跑了!”

“哈哈!痛快。”

看到落荒而逃的一行人,車隊中的一眾侍衛都是紛紛暢懷大笑。

江玄剛纔那驚天一劍,著實讓他們狠狠出了一口惡氣。

不過,王田卻是站在了一旁,眉宇間像是閃過了一絲憂慮,似乎在擔心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