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公子,你睡了嗎?”

忽然,一道溫婉的聲音突然從屋外傳來。

王清璿?

江玄愣了一下。

這麼晚了,這位王家大小姐,怎麼來了?

“請進。”

江玄緩緩開口。

“嘎吱!”

一聲輕響,江玄就見一道靚麗的身影緩緩走了進來。

正是王清璿。

隻見她緩緩來到江玄的麵前,道:“今天,謝謝公子幫我王家趕走了那林彬。”

“王姑娘客氣了,說起來這也是那林彬主動惹了我,我也隻是順便出手罷了。”

江玄笑一笑,似乎對於早上的那件事情並不在意。

不過隨後,江玄卻是察覺到王清璿眼神中的異樣,像是在猶豫著什麼。

“王姑娘,你深夜來此,是還有其他什麼事情嗎?”

江玄看著王清璿,發現今夜的的她臉上帶著一份淡淡的愁思,很明顯王清璿深夜找自己絕對有著其他事情。

“我……”王清璿輕咬紅唇,隨後竟直接跪在了江玄的麵前。

“你這是做什麼?”

江玄眉頭一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江公子,我王家原本是這象牙郡第一大家族,然而一年前,那狼牙堂突然來到這裡,他們強者眾多,瞬間就奪走了我們王家在象牙郡中的許多產業。”

“後來,他們更是無禮,竟然要直接霸占我們名下所有土地,我爹爹對此十分氣憤,便與其堂主林修大戰了一場。”

“我爹爹因為修為差距實在太大,最後不敵敗下陣來,王家的情況也因此變得越來越糟。”

“一個月前,那狼牙堂少堂主林彬,幾次三番上門,揚言要將我娶到手,我冇有應允。

他便是買通了家中的仆人,在我平時的飲食中,下了慢性毒藥,想要藉此威脅我,屈服於他。”

“之後,我爹為了救我,這才進入了迷霧森林中為我奪得那千年血蔘。”

“但如今,你也看到了,那林彬不知從何處,得知了我爹爹采摘到了那枚千年血蔘,能夠救我性命。

便換個法說要將我王家從象牙郡徹底除去。”

“一直以來,都是我,是我拖累了整個家族,但我卻冇法幫家族做些什麼。”

“江公子,我知道你實力強大,我請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們王家,如果您答應救我們,清璿願意立下武道誓言,嫁與江公子為妻。”

……說到這,王清璿眼中兩行清淚已經不自覺的留了出來。

聞言,江玄沉默了下來,不得不說,這樣的誘惑極大,不說其他,就說王清璿這樣一個大美人肯下嫁於他,這樣的事情若是換作其他人,隻怕早就答應下來了。

而且,他也不怕王清璿反悔,畢竟在這武道世界,誰都知道,一旦立下了武道誓言,便不能夠反悔,否則到時候必定會受到天道的懲罰,萬劫不複。

不過……沉默了許久,江玄終於開口了,他笑道:“我知道了!你快起來吧!其實即使你不說,我也會幫王前輩解決那狼牙堂的。”

“至於以身相許,王姑娘大可不必如此,我和姑娘不過萍水相逢,彼此之間並不瞭解,若是我就這樣答應下來,豈不是害了姑娘。”

說著,江玄把王清璿從地上扶了起來,並拿出一塊靈玉,交給了王清璿,他輕聲笑道:“王姑娘,這是一塊傳訊靈玉,這幾天,我會閉關修煉,若是那狼牙堂的人前來王家鬨事,你就直接捏碎這靈玉,我會立即趕到。”

“江公子,你的意思是答應出手了?”

王清璿絕美的俏臉露出了一抹欣喜的神色。

“嗯!好了,你快回去吧!”

江玄點了點頭,笑道。

“謝謝!”

想起自己剛剛竟然說出了要以身相許的話,王清璿臉上頓時出現了一抹緋紅。

她小聲說了一聲謝謝,便是迅速的朝著屋外小跑出去。

看著王清璿漸漸遠處的身影,江玄的臉色也是閃過了一抹凝重,看來這一次那狼牙堂與這王家的事,他還真是非管不可了。

…………到了第二天,江玄冇有出房間,而是繼續領悟那套從雷光紫鷹獸那裡獲得的靈訣功法。

風雷玄冥掌!這一套靈訣,位列地階極品,僅次於傳說中的天階靈訣,江玄相信若是能將其學會,定然對自己大有幫助。

而經過江玄一夜的領悟,他對於這風雷玄冥掌也是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施展這套靈訣功法時,首先要能感知到天地間雷屬性的靈力,從而凝聚出了一個龐大的玄冥掌印。

不過,縱然有著《真龍秘典》之中那強大的推演之術,但江玄如今也隻能凝聚出一個巴掌大小的手印罷了。

但這,也已經是十分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