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江玄倒是不敢輕易靠近那棵大樹,因為他看到那大樹底下此時正趴著一頭黑色的猛虎。

那頭黑色猛虎,約莫數丈大小,它的身軀上似乎還長著一片片堅硬的鱗甲,雖然此時的它正在酣睡,然而江玄依舊能夠感受到其身上散發出來的凶威。

他相信,這頭黑色猛虎絕對有著化海境四重甚至五重的實力。

雖然江玄並不畏懼,然而讓他擔心的是,他怕到時候若是這黑色猛虎臨死之前,將那顆元力果給毀掉的話,那自己可就得不償失了。

“得想個辦法才行!”

江玄眼珠子一轉,他喃喃道。

“有了!就用那擎天巨人訣!”

某一刻,江玄忽然想到了最近纔得到的那一本擎天巨人訣。

今天,正好拿這頭黑色猛虎練練手。

“喝!”

“擎天巨人訣!”

一念至此,江玄立即踏步而出,催動其秘法,而其血脈之力也是在這一刻猛地爆發開來。

“轟!”

當即,江玄雙目露出一抹淩厲之色,他的整個身軀猛地膨脹開來,短短一瞬間,便是化作了一個足足五十米高大的擎天巨人。

巨大的身影,急劇視覺衝擊,一股恐怖的威壓似乎在這一刻從江玄身上瀰漫了出來。

“萬道劍符!”

“擎天斬!”

嗡!頓時江玄大喝一聲,那一枚靈符便是猛地出現,隨後這天地間的靈氣便是瞬間變得暴動了起來,化為了一柄足足數十米的擎天巨劍。

“殺!”

下一刻,江玄手握擎天巨劍,毫不猶豫就直接朝著那黑色猛虎的身軀之上斬去,他要一擊斃命!不過就在這時,那黑色的猛虎似乎有所察覺,它猛然驚醒。

望著那天際之上劈砍而下的巨劍,那黑色猛虎似乎知曉其不是對手,當下身軀一躍,便是要將那樹上的元力果吞下。

“不好!”

“神念銀針!”

江玄口中猛地發出了一聲低喝。

“嗡!”

頓時,那數百道由精神力凝聚的神念銀針,頓時齊刷刷地爆射向那頭黑色猛虎,使得其痛吼一聲。

“就是現在!”

“噗嗤!”

一抹寒光自天際落下,一瞬間便是直接將那頭黑色猛虎給劈成兩半。

噗噗噗!身軀被斬斷,那其中的血液猛地噴射而出,一瞬間便是將那下方的黃沙染成了一片血紅。

而解決完這頭黑色猛虎後,江玄的身軀也是迅速的恢複了本來的大小。

此時的他大口的喘著粗氣,衣衫破碎,略顯得有些狼狽。

這一次乃是他第一次施展這擎天巨人訣,他冇想到對於他的消耗竟然達到瞭如此可怕的地步。

他隻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靈力彷彿都在剛剛在那一瞬間被抽空了一般。

當下,江玄連忙服用了一顆元氣丹,恢複了一些體力,這才讓原本鐵青的麵色好了許多,他站起身來,就要去將樹上的那枚元力果實摘下。

“嘿!大哥,你快看!這裡竟然有一顆元力果實,而且看那樣子似乎那守護靈獸也被斬殺了,我們這次的運氣可真好。”

忽然,一道大笑聲從江玄的對麵緩緩的傳了過來。

下一刻,江玄便是見到四道身影緩緩的朝著這邊走了過來,不過當他們看到了那大樹底下的江玄時,眼神也是露出一抹驚訝。

隻見其中一人走了上來,道:“小子,難道是你斬殺的這頭靈獸?

很好,這樣也省的我們廢一番功夫,我勸你還是儘快離開,否則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滾開。”

江玄目光冰冷地喝道。

“小子,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看你麵色蒼白,氣息虛浮,應該是斬殺這頭靈獸耗儘了所有的體力吧!如今你不是我們的對手,要是再不離開,今天你必死無疑。”

說著,三人的目光都是露出了一抹狠辣的神色。

在這荒漠一帶,根本冇有秩序可言,殺人越貨的事情可以說是時有發生。

而且,他們也是看出來了,江玄的實力不過是化海境的三重,相較於他們幾個化海境四重的強者來說,根本冇有絲毫威脅,所以當下他們也是生出了一絲歹念,想要擊殺江玄,藉此奪寶。

“你們確定殺得了我嗎?”

江玄冷笑一聲,旋即他體內的血脈之力再度爆發,一股難以言明的威壓再度席捲了四方。

雖然如今江玄極度虛弱,但他即便硬撐也不讓他們看出來他此刻的真實情況,否則到時候死的一定會是他!“嘶!好強的威壓!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頭?”

而果然,當他們感受到江玄體內傳來的一陣陣可怕的威壓後,那三名武者的麵色頓時露出了一抹駭然之色,他們心中暗暗的吃驚,莫非今天他們是踢到一塊鐵板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