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看,那不是劍鳴府三大天驕之一的冷楓嗎,據說他是這一屆最為優秀的內門弟子,其他人甚至將他與另外的兩名核心弟子相提並論,三人並稱為劍鳴府三大天驕。

冇想到,今天竟然連他也來了?”

“嘁!你知道什麼,我可是聽說了,這冷楓來到了這裡可不是為了什麼昊天秘境,因為他自己本身就已經擁有一個巨大的傳承,他這次來啊!據說是為了劍鳴府的二小姐。”

“劍鳴府的二小姐?

我看你怕是記糊塗了吧!一直以來我就隻聽說過劍鳴府的大小姐雲雅,這哪來的的二小姐呀?”

“嗬嗬!你孤陋寡聞了吧!據說這劍鳴府二小姐乃是劍鳴府府主流落在外的小女兒。”

“你說流落在外,莫非是私生女?”

“這倒不是,這二小姐同樣劍鳴府主的正室所生,是雲雅小姐一母同胞的妹妹。”

“隻不過當年劍鳴府遭逢大變,那劍鳴府主無奈之下,這纔將當時隻有幾歲的二小姐送到一個極其遙遠的地方隱藏起來,而如今劍鳴府主因為已經突破了桎梏,踏入了傳說之境,所以冇有那方麵的顧慮了,這纔將其小女兒給接了回來。”

“對,這件事我也聽說了,據說這位迴歸的二小姐深受劍鳴府主的喜愛。”

“而其本人雖然修為不高,但卻因為容貌出眾,也是成為了無數人的夢中情人,就連這冷楓也是對她十分愛慕。”

“誒!你們說了這麼多,可我到現在也不知道這劍鳴府的二小姐究竟叫什麼?

你們還是快說說吧!”

“這……好像叫做…雲……”一名大漢眉頭緊鎖,像是在思考,隨後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猛地一拍手,笑道:“我記起來了,這二小姐名喚雲曦!”

“什麼?”

話落,江玄那難以置信的聲音,忽然打斷了幾人的談話。

“你說什麼?”

江玄神色驚訝地問道:“你說…那劍鳴府的二小姐幾歲就被送到一個極其遙遠的地方,而且她如今迴歸了,叫做…雲曦?”

“冇錯,你……你難道不知道嗎?

而且你不也就知道劍鳴府二小姐的名字嗎?

至於這麼神色激動嗎?

要是你見到她本人,豈不是要興奮得暈過去?”

“哈哈哈!”

說著,周圍的幾個大漢便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江玄也是笑了笑,冇有多言,隨後猶豫了一下,便是朝著拿出洞穴所在的位置而去,他的心中暗暗低語,雲曦…他們說的會是到底是你嗎?

一聽到這個名字,江玄便會想起當年自己還在天水郡的時候,那陪著他一起曆練,一起成長的絕美身影。

記得當初二人是在一場曆練中認識的,當時的他還並不知曉那名被他救下的少女竟然會是當時被無數人視為女神的城主府千金。

後來他們在一次次的相伴中,成了至交好友,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還超越了那個界限。

那叢林間的初遇,天水樓閣時的再見,以及那後來所經曆的種種,如今江玄依舊曆曆在目。

……“江……江玄,你會記得我嗎?”

“嗯!雲曦你放心,以後我一定會去找你!”

“你說的是真的嗎?

那你可不許反悔!”

“嗯!絕不反悔!”

……當年,二人的對話如今江玄猶言在耳,冇想到一轉眼便是過去了這麼久,也不知道如今她究竟過得怎麼樣了?

一想到這,江玄的嘴角便是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的眼神充滿了期待,腳步加快,就朝著劍鳴府強者聚集的方向走了過去。

而幾乎就在江玄想著這一切的時候,他忽然看見在那前方劍鳴府所在位置,那一眾劍鳴府人群中,一道身穿紫羅裙的靚麗身影。

那熟悉的容貌,以及傾城的容顏,還有那烏黑如瀑布般垂落的長髮……一切,都如同當年一般,冇有一絲絲的改變。

“雲曦,真的是你……”江玄目光中略帶著幾分複雜。

而就在此時,雲曦似乎有所感應,她那淡淡的柳眉忽然輕輕一挑,旋即目光便是朝著江玄所在的方向望了過去。

唰!隨後,她頓時便看到了那遠處同樣將目光望來的少年。

當即,雲曦便是一怔,旋即下一刻她那原本古井無波的絕色臉頰頓時湧現了一抹驚喜的神色。

她嫣然一笑,使得原本絕美的臉頰,更是變得迷人。

“雲曦師妹,你怎麼了?”

身旁,冷楓見到雲曦臉上忽然露出的那抹驚豔的笑顏,頓時疑惑地問道。

然而,雲曦並冇有理會他,或者說,雲曦根本就冇有聽到這冷楓此刻對她說的話。

此時,她那一雙漂亮的眸子,都是緊緊的注視那不遠處的白衣少年。

“江玄,真的是你嗎?”

雲曦雙眸微微的泛紅,旋即緩緩的朝著那邊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