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此時的江玄卻並冇有露出膽怯之意,他喃喃的道。

“刀之意境,很強嗎?”

唰!下一刻,他的身子動了。

“鏘!”

長槍嗡鳴,一股冰寒至極的靈氣,瞬間瀰漫開來,席捲向了四麵八方,彷彿要將周圍的一切都給凍住。

一片片晶瑩剔透的雪花此時也是自天際落下,美輪美奐。

“難道這雪之意境,就是你對抗我的底氣所在嗎?”

感受到天地間瀰漫的那股刺骨寒意,沈永源毫不畏懼,相反從他的眼中似乎還能看到一絲嘲諷的意味。

“要是你隻有這點本事的話,那麼今天就讓我來告訴你,你的這些所謂的資本,在我麵前不過是不堪一擊。”

沈永源話音落下,他那黑色的長刀終於出鞘了,隻見刀身上一陣可怕火焰力量猛地升騰,熾熱的高溫彷彿要將周圍的空氣都給燃燒殆儘。

“烈焰刀訣!”

“殺!”

沈永源大笑一聲,手中大刀熾熱無比,席捲四周。

他猛地躍起,一股燃燒著烈焰的刀氣,頓時撕裂長空,朝著江玄湧去。

“淩寒槍法!”

望著那席捲而來的烈焰刀氣,江玄口中也是發出了一聲低喝,旋即手中長槍猛地刺破了空氣,一股寒冰之氣頓時直接凝聚成了一道無匹的槍芒,與那沈永源的烈焰刀氣猛地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無儘的寒冰之氣與烈焰刀芒相互碰撞之後,竟然形成了一股龍捲風暴,其中寒冰和烈焰相互侵蝕,涇渭分明。

而那一股股可怕的能量波動,也是讓得周圍的空間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隨後下一刻……“嘭!”

伴隨著一道轟隆聲,一道身影頓時從那雙方碰撞的中心倒飛了出來,看那模樣顯然是被擊退了。

是誰?

眾人心中閃過了一絲疑惑,旋即連忙望去。

下一刻他們的眼睛便是猛地睜大了起來,因為他們看見那狼狽得身影,竟然是沈永源!“這怎麼可能?”

眾人目露震驚,顯然難以置信。

“咦!你們快看!”

忽然,有一人驚撥出聲,他們連忙望去,就見到在那風暴,一道白衣少年身影緩緩的走了出來,此人正是江玄,而此時的他腳步穩健,顯然在剛剛在碰撞中,他並冇有受到絲毫的損傷。

“這怎麼會?”

“他竟然力壓了沈永源?”

“而且,冇有受到一起傷害!這也太變態了吧!他的實力好像也才化海境三重吧!竟然一下子將一名化海境五重的強者給轟飛了?”

一個個認為江玄必輸無疑的天驕們頓時驚撥出聲。

“江玄……”雲曦見到這一幕,心中的那塊大石頭也終於是放下了,她緩緩鬆了一口氣,同時那雙美眸也是閃過了一絲驚喜。

果然她冇看錯人,江玄的天賦並非是普通人能夠比擬的,他還是依舊那樣強橫,那樣……帥氣……而與她相反的是,那冷楓原本淡漠的神色,在這一刻卻是微微一沉。

“這傢夥…果然並非尋常人…”遠處,在靈蛇宮所在的方向,那顏少奎臉上也是露出一抹饒有興致得神色。

“沈永源,劍鳴府內府弟子,好大的名頭,隻可惜不堪一擊?”

荒漠的那戰鬥的中心,江玄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你?”

沈永源全身上下隻覺得一陣劇烈疼痛,此時看到江玄那臉龐上的那抹戲謔神色時,眼神便是變得越發陰冷。

“哼!我就不信,你一個無名小子,也能夠戰勝得了我!”

一股深深的恥辱,讓沈永源狀若癲狂,他眼神含怒,再次握緊了烈焰熊熊的黑色大刀,雄渾靈力猛地朝著黑色大刀彙聚。

“轟!”

隨後,隻見在沈永源手中那原本隻有短短一米的大刀,瞬間化為了幾十丈長,再加上那炙熱的高溫,彷彿要將周圍的一切都給點燃。

“嗬嗬!小子,這是我最強的一擊,烈焰斬,我就不信,你還能抵擋得住!”

沈永源怒吼一聲,恐怖的殺意,頓時瀰漫了這片天地。

“擎天巨人訣!”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瞬間催動了血脈之力以及那擎天巨人訣秘法,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他的整個身軀頓時化為了幾十丈大小,猶如擎天巨人一半,充滿了震撼和力量。

“萬道劍符!”

“嗡!”

一道狂暴的大喝聲從擎天巨人巨人口中發出,隨後隻見無數劍氣縱橫虛空,隨後瞬間便是凝聚成了一柄十數丈大小的靈力巨劍。

“擎天劍!落!”

江玄一聲暴喝,他手握擎天巨劍,斬斷虛空,狠狠就朝著下方的沈永源斬去。

既然對方是鐵了心要與他不死不休,那麼這一次也休怪他手下無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