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也是察覺到了冷楓的意圖,但他卻並不慌張。

隻見他神色淡然的望著那衝殺而來的兩位劍鳴府長老。

“故作深沉!小子受死吧!”

兩名劍鳴府長老目露猙獰之色,他們咆哮道。

然而江玄神色依舊不變,隻見他的手掌之上光芒一閃,一道令牌便是緩緩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擎天宗府!”

當那四個古樸的大字亮出來時,兩名劍鳴府的長老猛地驚撥出聲。

“你是擎天宗府弟子!”

“這怎麼可能!”

他們神色劇變,立馬停下了身形,不敢再度出手了。

因為那擎天宗府,與劍鳴府一樣,乃是聖武皇朝五大勢力之一,兩者實力相當,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還是結盟的關係。

若是真的將江玄給擊殺的話,這勢必會影響到兩大勢力之間友好關係。

再者他們知道,即便江玄在擎天宗府的地位再低微,那也是同等級彆勢力的門下弟子,在冇有任何充分理由的情況下,將他擊殺,便等同與擎天宗府宣戰,這樣的後果,他們承擔不起。

“這小子總是出乎所有人的資料,雖然一開始我就覺得這小子的背後應該有靠山纔對,但我卻冇想到他竟然會是擎天宗府弟子!”

遠處,顏少奎神色露出一抹興趣。

“原來江玄竟然拜入了擎天宗府!難怪不畏懼兩位長老,害我白擔心那麼久!”

雲曦見到這一幕,頓時撅了撅嘴,有些嗔怪地望了江玄一眼,不過她還是重重的鬆了一口氣,不管怎樣,江玄算是保住了性命了。

“竟然是擎天宗府的人!”

冷楓眉頭也是一皺,他身為劍鳴府的三大天驕之一,自然知曉若是此時對江玄動手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剛剛因為沈永源對江玄顯露出了殺意,所以江玄給予反擊無可厚非,但如果這個時候他們動手,那就有些不合理了。

一想到這,冷楓的目光便是變得極度的陰沉與憤怒。

這個該死的小子,竟然是擎天宗府的弟子?

而且,他知道江玄這個人當著眾人的麵表明自己的身份,就是要讓他所有顧忌。

“該死!”

冷楓麵色冰冷到了極致,那雙藏在了袖中的手掌,也是緊緊的握著,目光之中滿是不甘之色。

“冷師兄,你不必為此憂心,你彆忘了,五年一度的‘五宗大比’很快就要到了,到了那時候,聖武皇室和四大宗門的天才弟子們都會前往參加,一決生死,以如今這小子表現出來的實力以及天賦,我相信他最終一定會被選中,前往參加那次大賽的。

到時候冷師兄在大會將其擊殺的話,不會有人說什麼的。”

“而且,到時候要是你能夠在大會上好好表現的話,說不定冷師兄你還能抱得美人歸呢!”

那名劍鳴府弟子說著,目光似有意似無意的朝著雲曦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那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五宗大比!”

冷楓嘴裡唸叨一聲,隨後又看了看江玄和雲曦所在的方向,嘴角冷冷的道:“既然如此,那就先放過那小子。”

話落,他便直接朝著那昊天秘境所在的洞穴而去。

見到這一幕,眾人都知道,冷楓讓步了。

而氣氛,也在這一瞬間緩和了許多。

“轟隆隆!”

而就在這時,一道巨大轟鳴聲頓時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

眾人連忙望去,就見在這片荒漠的中心,那處封印著昊天秘境的巨大陣法,其上的光芒竟然變得越來越暗淡,顯然已經到了它最薄弱的時候了……“昊天秘境,封印變弱了!”

一道道灼熱的目光,頓時都是集中在了那道封印上。

“大家齊心協力,一起把這道封印破了,這樣我們就可以進入那昊天秘境了。”

不知是誰,在人群中忽然高呼一聲。

而他的話也很快得到了眾人的響應,不過一會,天空之上眾多強者頓時紛紛催動了最為強橫的力量,一同朝著那處封印便是轟擊了過去。

轟隆隆!轟隆隆!這一刻,整個洞穴周圍的地麵,都是在劇烈震動,仿若天崩地滅一般。

隨後,當眾人那波攻勢儘數落下之後,那道古老的大陣,最終還是無法抵擋下來。

而當那道大陣被攻破之後,眾人便是見到那處原本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巨大洞穴竟然開始出現了一抹金色的光亮,隨後那金色的光亮越來越大,到了最後竟然直接覆蓋了整個洞穴。

“大陣已破,這一定就是昊天秘境的入口了!”

見到那突然湧現的那道巨大的金色光芒,無數道興奮的歡呼聲頓時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隨後,無數強者紛紛朝著巨大的洞穴湧去,顯然他們想要搶先一步去搶奪那昊天秘境中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