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就在江玄心中想著這一切的時候,那對麵幾名武者卻以為江玄被他們嚇怕了,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我看這小子是被我們給嚇得不敢動彈了吧!”

“我看是!要不然他怎麼連動都不會動了,我看我們就直接將他殺了吧!免得讓彆人看見,還以為我們欺負一個傻子呢?”

在他們看來,江玄一定是被他們給嚇傻了。

“咦!你們快看,那小子的腰間是不是帶著一塊月色的玉佩啊!那東西一看就知道是價值連城啊!”

一名青年說著,便緩緩靠近了江玄,隨後竟直接伸手去拿,看那笑眯眯的模樣,竟然一點都不畏懼江玄。

畢竟在他看來,一個化海境三重巔峰小子,又能做的了呢?

不過就在他剛剛伸手去拿的時候,一道寒芒卻是陡然朝著他的手臂便是斬了下去……“啊!”

一道慘嚎聲便在江玄手中匕首落下的那一刹那,瞬間響徹這一片空間。

那名剛剛齜牙咧嘴準備取下江玄腰間的那塊玉佩的少年此刻臉色已經扭曲的完全不像人樣。

此時,他的手臂也是被江玄直接砍成了兩截,血液不斷的從那斷裂處不斷的冒出。

“給我滾!”

江玄毫不留情的一腳踹外了那名少年的臉龐上,神色冰冷到了極致。

“可惡的小子,你……你竟然敢傷我化山派弟子,我要殺了你!”

那為首青年見到這一幕,臉色頓時鐵青,他咆哮一聲,手中的巨錘也是猛地朝著江玄就掄了過去。

那沉重的力量引起了一陣陣呼呼的風聲,氣勢驚人!江玄眼神一厲。

“滾!”

他暴喝一聲,立即抽出了自己揹負的那把冰藍色的長槍,旋即猛然刺出。

“嗡!”

一聲嗡鳴,隻見那隱雪的冰寒勁氣與那青焰歸元劍的火焰靈力瞬間交融,一瞬間引得天地間的靈氣,都是出現了暴動。

“這是什麼力量?”

感受到這天地間突然出現的變化,那名青年男子的臉色頓時一變。

然而,他知道自己已經彆無選擇,當下可怕的靈力傾瀉到了那巨錘之上,他想要以此試圖阻擋江玄這一次發動的攻勢。

“轟!”

然而很顯然,他雖然擁有著化海境四重的實力,但麵對江玄的攻勢,他依舊無法抵擋,當下他的身軀被那可怕的力量直接轟飛,狠狠地撞在了不遠處的一棵參天古樹上。

“噗嗤!”

他麵色潮紅,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就連他那手中巨錘都是直接被震得出現了裂紋。

一槍之威,恐怖如斯!當下,那為首的青年以及他身後的那群跟隨著的那幾名少年臉色都是出現惶恐。

他駭然問道:“你小子究竟是誰?

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他們化山派因為這一次來得比較晚,所以根本不清楚江玄的身份,以及之前他在那荒漠中與劍鳴府強者之間的那一戰。

否則,就是借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去招惹這樣一個煞星啊!然而麵對那青年的疑惑,江玄顯然並不打算解釋,他森寒的笑道:“死人是不需要知道那麼多的。”

鏘!話落,江玄猛地刺出了隱雪神槍,隻見槍芒一閃,便是直接洞穿了那名青年的胸膛。

“大俠!饒命啊!我們……”“噗噗!”

那幾名跟隨的少年見到這一幕,連忙跪地求饒。

然而他們的話音未落,江玄的長槍卻直接將他們鎮殺,那速度之快,甚至讓他們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來。

江玄漠然的望著倒在地上的一具具屍體,既然要殺他,那麼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

隨後,他從這幾人的身上,搜颳了三萬顆靈石以及幾株靈草後,便直接離開了此處。

又是過了三日。

江玄跨越百裡大地,終於到達了這昊天秘境的中心區域。

隻見此時在他麵前的是一座古老的城池,其上的城牆,坑坑窪窪的,充滿著歲月的痕跡。

看來在這片秘境中,隻怕曾經還出現過戰亂,或者什麼大規模的戰鬥。

而這種地方,一般都藏有真正的機緣造化。

一念至此,江玄邁開了腳步,直接走了進入。

在這片有些殘破的城池中,江玄隨處可見一座座高大的樓閣,一棵棵參天古樹,還有那些由青石鋪就而成的巨大廣場……這些都是那遙遠年代遺留下來的恢宏建築,雖然如今顯得十分破舊,然而依舊不難看出,在那遙遠的年代,這裡必然也是無比的輝煌。

感歎了一聲,江玄繼續行走,不久他就來到了一座巍峨的古建築前,隻不過如今這座古建築顯得十分荒涼。

江玄望著眼前這破敗的樓閣,一股悲涼之感頓時瀰漫了他心頭,這讓他想起了金玄府。

也不知道如今師父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