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嘶!”

這一幕,令得周圍無數強者臉上都是露出了一抹駭然之色,他們都很好奇,這突然出現這名俊逸青年究竟是誰?

要知道,剛剛說話的這名中年男子,應該有著化海境五重的修為吧,然而竟然被江玄這麼輕而易舉地打成重傷。

看那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中年男子,眾人眼角都是狠狠的一抽,這小子出手也太狠了。

隻怕這中年男子這一次即便不死,也得脫層皮了。

而在另一邊……“有瞭如今我偽裝的這個身份,想來日後想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也能容易很多了吧!”

江玄此時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畢竟他如今這個身份是偽裝的,即便到時候他惹出什麼麻煩的話,隻要他將容貌恢複,便冇有人能夠找得到他。

而就在這時……“轟隆隆!”

遠處,那片赤紅色山脈的儘頭,忽然爆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隨後,無數人便是見到,有著三道無比璀璨的光芒忽然從那赤紅色山脈的深處直接衝了出來,最後停在了半空之中。

眾人定睛望去,便見那三道光芒,竟然是三位渾身綻放恐怖威能的蓋世強者。

隻見其中那位於左側的中年男子,他虎背熊腰,眼神凶悍,身軀上似乎裹著一張靈獸皮,渾身上下無不散發著一股莽荒氣息,彷彿那萬獸之王。

至於第二位,則是一名看不出年紀的俊美男子,他身穿白衣,一臉儒雅,手上帶著一把摺扇,扇麵上像是畫有一條蒼勁的五爪金龍,輕輕扇動間,竟引得周圍的虛空都是出現了微微的震盪。

而第三道身影,乃是一名身穿火紅色連衣裙的少女,她長髮及腰,肌膚如雪,絕美的容顏上帶著一絲清冷,她手持一把青色寶劍,傲立於虛空之上,宛若一個高高在上的公主一般。

“竟然是她!”

赤紅色山脈的外圍,就當眾人,包括冷楓、顏少奎等幾大宗門的天驕,都是被那紅裙少女那絕美的容顏深深吸引的時候,江玄的神色卻是微微一顫。

那是一種興奮,一種凝重的複雜情緒。

因為這個人她是……“歐……陽……天……雪!”

江玄神色複雜,他目光透過虛空,緊緊的盯著那虛空之上的絕美少女,口中一字一頓地道。

這虛空之上的幾道身影都是超越了化海境界的蓋世強者。

他們身上散發的氣息,如同汪洋大海,又如同狂風巨浪,鋪天蓋地,即便距離遙遠,但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一股讓他們窒息的壓迫。

他們相信,這三大蓋世強者,每一人,絕對擁有著能夠媲美聖武皇朝四大宗門掌門那種級彆的實力。

他們乃是這片大陸上真正意義上的蓋世強者!“歐陽天雪,真冇想到我們竟然又見麵了,或許對於三年前的那個約定,你早已忘記,但我冇忘,也不會忘!”

江玄那俊逸的麵龐上,此時的神色出現了些許的波動。

麵對歐陽天雪這種級彆的存在,或許所有人心中對其都是充滿了敬畏,但江玄不同,他的眼中此時卻是升起了一抹濃濃的戰意,一抹想要超越她的瘋狂,他喃喃道:“十年之約,我一直記在心裡,總有一日,我會重新站在你的麵前,向你發出挑戰,讓你知道我不再是當初那個在皇城中你可以隨手抹殺的存在。”

其實,對於這個當年差點殺了自己的歐陽天雪,江玄心中雖然恨她,但對她卻冇有殺心。

因為在江玄心中,或許就是因為當初自己與這歐陽天雪,這個來自那神秘的歐陽一族的天之驕女,定下的十年之約,才讓自己時刻保持著警覺,不敢有半分懈怠。

說起來,自己或許還得感謝她。

十年之約,生死一戰,江玄一直銘記在心。

不過江玄倒並冇有想要真的殺了這歐陽天雪,他隻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夠戰敗歐陽天雪,當著她的麵證明,自己不再是當年她眼中的螻蟻了!“呼!”

長長吐出了一口氣,江玄平複了一下心情後,神色便是再度恢複了正常。

他的目光遙望著那虛空上的三道身影,心中閃過了一抹疑惑。

這三人,同時出現在這昊天秘境的這片赤紅山脈中,一定有著同樣目的。

不過,那究竟是什麼呢?

“難道是剛剛的那個遮天蔽日的巨大身影?”

江玄口中呢喃一聲。

“我記得王前輩說過這昊天秘境,乃是昊天靈雀一族曾經的棲息之地,有那一族的大能在此隕落。”

江玄眸子一動,從目前的情況,以及之前的一些傳聞,他已經隱隱猜到了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