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江玄,包括赤紅山脈外的所有人,都是目露震驚的時候。

“唳!”

一道清澈嘹亮的雀鳴聲,頓時從那赤紅山脈的深處響了起來。

嗡嗡!旋即,一股恐怖的音浪頓時席捲開來,頓時引得天地間的靈氣都是出現暴動的跡象,就連那地麵都是出現了微微的震盪。

“轟!”

而就在這驚天的雀鳴聲落下的那一刹那,無數人都是目露震撼地見到,在那遠處一頭渾身繚繞著金色火焰的龐然大物,頓時自那赤紅山脈的深處衝了出來,一路扶搖而上。

那是一頭約莫數丈大小的昊天靈雀,它渾身上下金色的火焰熊熊的燃燒著,彷彿一輪金色的大日一般,此刻它張開雙翼,振翅翱翔,向著遙遠的天際掠去。

看來這頭昊天靈雀竟然是要擺脫這裡的眾人逃離此處。

“昊天靈雀,你被鎮壓在此處多年,如今實力怕早已不如當初了,我勸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

三大蓋世強者中,那名手持紙扇的男子神色淡然,隻見他手中紙扇一揮,一股可怕的風之靈力頓時呼嘯衝出,席捲向了那頭昊天靈雀。

“咻!”

不過就在下一瞬,歐陽天雪手中的青色長劍猛地一揮,頓時虛空之中一股可怕的劍氣風暴,便是直接將那俊美男子的攻擊給撕成了粉碎。

“歐陽天雪!你敢攔我?”

俊美男子眼眸一寒,雙目死死地盯著那不遠處的歐陽天雪。

“唰!”

歐陽天雪冇有回答,反而再次斬出了一道淩厲的劍光,頓時一股青色風暴,便是席捲向了那俊美男子。

“轟!”

下一刹那,那一旁的中年男子終於忍不住出手了,他衝到了二人的中間,將那歐陽天雪的攻勢給一拳轟退。

隨後,他猛地道:“這一次我們的目標,是這昊天靈雀,你們兩人的就先將個人恩怨先放一放,等我們先將昊天靈雀合力對付完之後,你們想怎麼打就怎麼打!”

“好,那今天就姑且饒你一回。”

歐陽天雪冷哼一聲,隨即也不多留,她玉足輕點虛空,便是直接離開了這邊,朝著昊天靈雀的方向而去。

“你……”身著白衣的俊美男子目光一冷,不過他似乎也知曉孰輕孰重,當即便與那中年男子踏著虛空,一齊追了上去。

而看到著三人瞬間離去的身影,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目露震撼之色。

看來,這三大蓋世強者今天集結在此,就是為了那昊天靈雀了。

“這片赤紅山脈乃是昊天靈雀被封印之地,說不定地底下埋藏著什麼稀世珍寶也說不定。”

一個個在場的強者眼中都是閃過了一抹火熱,當下紛紛湧入了赤紅山脈之中,他們想要看看是否能夠獲得其中的資源。

江玄目光一閃,也是加入那尋寶的隊伍,進入了其中。

對於這赤紅山脈中可能藏有地稀世珍寶,江玄自然也是垂涎不已。

不過……數日後。

哢嚓!天空上,傾盆大雨嘩啦啦的下個不停,一道紫色的閃電劃破天際,照亮了整片虛空。

唰!唰!唰!隻見一道白衣身影忽然從那密林之中衝了出來。

天際之上雨水不斷落下,不過當那雨水即將碰到那名少年時,卻全被其體外一股無形的勁氣給抵擋了下來。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江玄。

“四天了,竟然連半點值錢的東西都冇找到。”

江玄苦笑了一聲。

原本他還以為這片赤紅山脈遍地是寶,然而卻冇想到這破地方竟然比他還窮,連根雀毛都冇見到。

“如今,一個月的時間也要到了,要不我還是回去吧!否則就要耽誤與那戰狼閣金羽的約戰時間了。”

江玄口中喃喃一聲,自己從這片秘境中獲得的資源已經夠多的了,如今也是時候回去了。

若是貪得無厭,到最後隻怕會害了自己。

所以見好就收,常常都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唰唰!”

就當江玄正在離開的時候,一片草叢中,江玄突然聽到到了一陣細微的聲音。

“有人!”

江玄目光一閃,連忙上幾步,就見在那地上,一把青色的寶劍被丟在了那。

“這是……”江玄心中一驚,隱隱間他已經猜到了什麼。

當下,他連忙撥開那周圍的雜草,隨後,一名容貌絕美的火紅連衣裙少女頓時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歐陽天雪!此時,這位原本高高在上的少女,氣息微弱,一臉蒼白,看樣子似乎是受到了重創。

難道他們三人後來又爆發了大戰?

歐陽天雪在大戰中受到了重傷,所以才倒在這裡的嗎?

救,還是不救?

江玄心中閃過了一絲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