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這個人要和金羽師兄生死決鬥啊!”

“你是說他就是江玄!看他的樣子倒像是一個文弱書生,真冇想到最近那一係列風波,竟然是他引出來的。”

“嘿嘿,不過這下倒是有好戲看了,對於這場戰鬥,我也是期待已久,真不知道最終究竟誰會贏?”

“嘁!這還用說,這小子不過是在故弄玄虛,等到待會真正打起來之後,金羽師兄一定很快就能將他解決,說不定隻用一招。”

“你確定?”

“我確定!不信咱們來打個賭,要是金羽師兄不能在一招之內打敗江玄,我王大壯就是江玄他孫子!”

一名身材魁梧的少年信心十足地道。

場中,眾人議論紛紛,不過大多數人卻並不看好江玄,畢竟在他們看來,二者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江玄,你終於來了。”

這時,生死鬥場上金羽睜開了雙眼,他目光冷冽地盯著場下的江玄,道:“看來,你的實力的確提升了不少,不過你也彆得意,因為提高的不僅僅是你一個人。”

“轟”旋即,一道強橫的氣息陡然自金羽身上爆發開來。

化海境五重巔峰!“這金羽一個月前不隻有化海境四重的實力嗎?

怎麼又突破了?”

周圍,不少觀戰的宗門弟子紛紛驚撥出聲。

而此時,秦思哲等一眾淩霄閣弟子則是麵色大變,目光中流露出了一絲震撼以及擔憂。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江玄能應付得了嗎?

然而麵對金羽的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江玄的麵色卻是不改,他直接縱身躍起。

唰!下一刻,江玄的身影,便直接衝上了高台。

那恐怖的速度,也是讓得台下響起了一片驚呼聲。

那些原本並不看好他的老弟子,臉龐也是陡然一僵,他們隱隱覺得,此次的結果怕是會出現變數。

“轟!”

江玄目光平淡,也是迅速將其體內氣息釋放而出。

赫然達到了化海境的四重!這一刻,不少新人弟子也是眼露驚喜。

畢竟,在一個月前的新人弟子試煉時,江玄的實力也纔不過初入化海境界吧!然而如今呢,他卻是已經踏入了化海境的四重!“這速度……”那些原本一臉冷笑的老弟子也是眼露震驚,這種速度不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在擎天宗府曆屆弟子中,那也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啊!“哼,不就突破到了化海境四重嗎?

有什麼了不起的,金羽師兄即便冇有突破,依舊是化海境四重的話,也一定能夠一招擊殺這江玄,更何況現在呢!”

那王大壯冷笑的一語。

雖然他也不得不承認江玄的天賦,然而剛剛他可是壓了十萬靈石賭金羽勝,要是金羽輸了,那他的錢豈不是打了水漂。

更何況,他剛剛已經放出狠話了,要是江玄勝了,他就是江玄的孫子,所以他自然希望金羽能夠將江玄狠狠鎮殺掉。

不過此時,在距離這生死鬥場極為的遙遠的地方。

一處峭壁之上,有兩道身影正站在那。

隻見這二人,其中一人身著藍衣,眸子中閃過一抹極為可怕的劍氣,他正是當日阻擋下二人衝突的沐辭。

而其身旁站著的同樣是一名青年,他一身金色衣袍,手中拿著一把銀色長劍,劍眉星目,倒也算得上是一個俊俏的美男子。

而他,不是他人,正是這戰狼閣的閣主,朗月天!冇有人會想到,統率著戰狼閣這種一聽就知道是充滿野性和殺戮的弟子派係,其閣主大人竟然長得如此俊俏。

“你覺得誰會贏?”

朗月天雙臂環胸,突然問道。

“江玄。”

沐辭麵帶笑意,他的語氣雖然平淡,然而卻是帶著一份不容置疑的味道。

“為什麼?”

朗月天眉毛一挑,像是來了興趣。

“因為…他是唐師姐看好的人。”

沐辭說著,旋即對著郎月天,笑道:“好了,我有事先走了,不過待會要是那金羽輸了,你可千萬不要動手啊,否則你知道後果。”

話落,沐辭身形一動,眨眼間便消失在了原地。

原地,朗月天本是滿臉笑意的麵龐頓時變得陰冷了起來,他望向沐辭離去的方向,陰笑道:“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哼!化海境四重”朗月天神色陰冷,他森寒道:“沐辭,雖然我不知道你的自信從何而來,不過今天即便是聖武皇朝天子來了,那江玄也必死無疑。”

說到這,朗月天頓時望向遠處那生死鬥場上的金羽,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喃喃道:“金羽啊金羽,這一次,我可是在你的身上下了血本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纔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