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當他來到擎天宗府後,他依舊呈現著無敵之姿,將那宗門的眾多天驕一一擊敗。

不過最後,他卻因為一名少女停了下來。

那是一個有著風華絕代的少女!”

“那這個少女莫非是……”江玄忽然睜大了雙目,他隱隱猜到了什麼……藍衣少女眼眸微抬,看了江玄一眼,卻並冇有回答他,而是繼續說道。

“當年,這個風華絕代的少女,乃是擎天宗府裡天賦最佳的幾名核心弟子之一。”

“但由於那位來自聖武皇室的天驕實力過於強大,這名少女,若是與其戰鬥的話,根本無法在他手中撐過十招。”

“不過,讓人冇有想到的是,這名天驕最終卻冇有對這名少女出手。

相反,他還打算要迎娶這名少女,並承諾予以王妃之位。”

“然而這名少女,卻並不願意成為這位天驕的妻子,對於那皇室王妃之位,也冇有任何的興趣。”

“因為,當時的她早已有了心愛之人,並且不日便要與其成婚。”

“而得知了這個訊息後,這位來自皇室的天驕頓時大怒,就想直接出手,不過最終卻被阻止了下來。”

“因為當時皇室的太上皇正在閉關,若是這位天驕強行出手的話,皇室根本無法保證他的安全,所以他便隻能忍耐。”

“隨後,當那件事情過去半年之後,當那太上皇出關之日,他終於忍不住出手了,他再次來到了擎天宗府,將那已身懷六甲的天之驕女強行帶走。”

“當時,擎天宗府掌門想要出手,卻被太上皇阻攔了下來,並且揚言若是他敢出手,皇室必定派遣大軍覆滅擎天宗府。”

“這話,讓這擎天宗府掌門猶豫了!”

“雖說擎天宗府乃是聖武皇朝五大勢力之一,但與皇室相比,還是有所差距。

若是到時候兩大勢力互相爭鬥,他擎天宗府必定會血流成河,傷亡慘重。

因此,最終他選擇了讓步。”

“而也就在那時候,那名少女的夫君,也是當時擎天宗府最強大的核心弟子,終於出手了。”

“他的修為同樣達到了半步元丹境。

當時,他正在閉關,打算藉此突破到真正的元丹境,但因為得知了那皇室的天驕竟然要帶走他的妻子,而擎天宗府掌門似乎也並冇有出手的打算,他盛怒之下,直接從靈劍峰的劍陣中衝了出來。”

“那一日,隻聽見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劍陣中,萬劍齊鳴,我們那一位擎天宗府第一劍道天驕化為了一抹流光,攜帶著萬千利劍,殺向了聖武皇室。”

“而當他來到皇宮之時,看到自己的自己的妻子竟然被禁錮在陣法中,逼著她與那皇室天驕成親的那一幕時,他徹底發怒了。

隨後,他迅猛出手,與其大戰在了一起。”

“這二人都是當時震古爍今,萬載難遇的絕世天驕,卻為了那名少女,進行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那一戰,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那個時候,幾乎整個聖武皇朝的強者都被驚動了。”

“最後,就當我們擎天宗府的劍道天驕快要勝利的時候,一直隱藏在暗處的太上皇突然出手,將他徹底重傷,並救下那名皇室天驕。”

“這突如其來的襲殺,讓這位劍道天才差點命喪黃泉,最後還是擎天宗府掌門出手,才阻止了那太上皇繼續出手,不過掌門與那太上皇二人也都因此受了些許的傷勢。”

“而此次二人的大戰戰鬥到這個份上了,兩大勢力都決定就此罷手,畢竟最後可是連兩大勢力最強大的二人都受到了牽連。”

“隨後,經過商議,皇室也不得不將少女送回擎天宗府,並且雙方決定日後再不得提起此事。”

“不過雖然這次事情以這種方式落幕了,但這位擎天宗府的天驕卻是十分自責。”

“畢竟在他看來,要不是他的原因也不會致使兩大勢力陷入大戰,牽連眾多師兄弟,甚至波及掌門。

所以,他懷著對擎天宗府的愧疚,自封了修為以及記憶,隻留下與那少女最初相識的記憶,潛入了那世俗界,從此杳無音訊。”

“據說在他封存記憶之前,曾經說過一定會在這世間尋找到一個絕代天驕,得他傳承,最後超越他,並鎮殺那位來自皇室的天驕,幫自己洗刷這一次的恥辱。”

…………整整一個時辰,江玄不發一語,都在靜靜地聆聽著。

“好了,你想要知道的,我已經全部都告訴你了。”

藍衣少女抿了一口茶水,隨後她望著一語不發的江玄,並冇有打擾,隻是眨了眨靈動的雙眸,靜靜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