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當然啦!這件事情如今在長風郡城已經有不少人都聽聞了,不信你可以去問問。”

那個被江玄目光緊緊盯著的人,不過開脈境六重的實力,自然是無法承受此時江玄突然爆發出來的恐怖氣勢,當下他顫顫巍巍說著。

“多謝。”

江玄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舉動有些不妥,當下他鬆開手,對這武者歉意的一笑,隨後便直接朝著雲陽鎮江家的方向走去。

“誒!小子,你等等我。”

朱梓晨見到江玄竟然走了,當即連忙跟了上去。

“誒!這個白衣少年,怎麼看得這麼眼熟啊,好像在哪裡見過。

還有他背後揹負的那柄冰藍色的長槍就好像是……”看著迅速消失在眾人視線中江玄,客棧中一名男子神色中帶著一抹思慮,緩緩道。

“嗯!的確有幾分麵熟!”

在他身旁的男子也是點了點頭,旋即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猛地一拍大腿,失聲道:“我想起來了,你們記不記得當初在這裡的時候,七公子見到他時,那神色慌張的模樣,還有當時七公子叫他什麼來著!”

“你是說,剛纔那白衣少年他是?”

“冇錯!應該就是他了,那個滅了黑狼寨的江家天才——江玄!”

此話一落,無數人紛紛陷入震動中,冇想到那江玄竟然又回來了。

而此時,長風郡城中,江玄正在快速掠過一座座樓閣。

“江玄,我好像察覺到了雲陽鎮那裡有一種極其濃鬱的殺氣。”

事關江玄的族人的安危,小天自然不敢怠慢,他的聲音在江玄的精神之海中響起。

雖然它的實力尚未恢複,但通過某一些手段,依舊能夠在短時間內探查到百裡之外的情況。

聽到小天的話後,江玄心中變得愈發沉重,他連忙加快了速度,瘋狂朝著雲陽鎮的方向暴掠而去。

他怎麼也冇料到,元武皇室為了捉拿自己的族人,竟然會聯合江家主脈的人,使出這種卑劣的手段,來誘使他們出來。

“江家主脈!元武皇室!你們給我等著,我絕對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心中一聲低語,江玄身上一股恐怖殺意頓時席捲四方,嚇得背後朱梓晨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他知道,此時的江玄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若是不想死,最好還是不說話為妙。

而在江玄這般瘋狂的趕路中,很快他便來到了雲陽鎮。

“雲陽鎮!”

江玄望著周圍的一切,心中愈發的著急。

雖然雲陽鎮乃是一個小地方,但若放在以前,多多少少也會有人來往,然而現在竟然呈現一片荒涼的景象。

當下,他不敢停留,再次加快了步伐,朝著記憶中的方向走去。

不到一會兒,江玄來到了自家府邸的前方。

此刻,那府邸前方的地麵上,已經被那一道道斑駁的血跡徹底染紅。

這一幕,讓得江玄的目光陡然間陰沉了下來。

啪啪!他踩著地上的一道道血跡,邁步前行,就要進入那府邸。

“嗚嗚……”不過就在這時,忽然一道少女的哽咽聲頓時從身後傳來:“你又是誰?

難道就不能放過我們嗎?”

這道少女聲音有些熟悉,讓得江玄一愣,旋即他猛地轉過身來。

隨後,江玄便是看到了身後站著的一名約莫十歲左右的少女,正梨花帶雨地哭著。

而當少女看到江玄的模樣時,原本滿是怒意和淚水的小臉頓時一變,隨後撲到江玄的懷裡,再次嚎嚎大哭了起來。

這少女名叫江小滿,乃是是江陸的妹妹。

“江玄哥哥,嗚嗚!真的是你?”

江小滿此時一張小臉上又驚又喜,因為她彷彿看到了希望。

江玄之前的種種奇蹟告訴她,隻要有江玄便會有奇蹟,江玄本身便是奇蹟。

江玄安慰了一下江小滿,隨後道:”小滿,江玄哥哥回來了,你快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哥哥呢?”

“江玄哥哥,嗚嗚,小滿嚇死了,之前一群壞人把我們從叢林中引出來,還把族長和哥哥他們都抓起來了,那個時候哥哥發現事態緊急,便將我藏在了米缸裡,我這才躲過了一劫,嗚嗚嗚——”說著,江小滿再次大哭了起來,她哽嚥著說道:“江玄哥哥,你快去救救族長和哥哥他們吧!”

“小滿,你放心,既然江玄哥哥已經回來了,那些壞人,就交給江玄哥哥來處理吧,他們一個都跑不了。”

江玄摸了摸江小滿的小腦袋,隨即語氣變得有些冰寒了下來,他緩緩道:“小滿,你快帶我去族長他們被抓的地方。”

“好。”

江小滿用力地點了點小腦袋,旋即帶著江玄,朝著雲陽鎮中央的集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