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麵前的一眾江家族人,江玄目露沉吟之色。

這次的事情讓他知道,要想真正能夠讓家族的人擁有自保的能力,就必須提升族人們的修為,否則外在的力量終究都是暫時的。

不過要想提升修為,冇有一個日積月累的修行是根本不可能達到的。

如今,時間緊迫,根本來不及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提升。

這可怎麼辦?

“我要是能夠突破到四階煉丹師就好了。”

江玄皺眉沉思著。

如今他雖然位列三階丹藥大師,但想要在短時間迅速提升功力,又不會有太大副作用的丹藥,便隻有四階煉丹師才能夠達到,顯然他還冇能達到這一地步。

“小天,你會不會煉製丹藥啊!”

江玄通過精神感知力與小天溝通道。

“略懂一二,在我們昊天靈雀一族中許多人都精通煉藥之術,不過我如今也不過是一名二階煉丹師。”

“是嗎?”

聞言,江玄頓時有些失望的歎了一口氣,他喃喃地道:“隻可惜我如今一時半會也無法突破到四階煉丹師,要不然……”“咦!小子你的意思是你是一名三階煉丹師!”

小天有些驚訝道。

“是啊!怎麼了?”

江玄疑惑地問道。

這就好辦了!隻要小爺我能夠得到一種天地聖火,便能夠幫你控製一些火焰的力量,到時候你能夠煉製四品丹藥的概率也會大大的提升!”

小天在腦海中迴應道。

“你說的是這是真的!”

江玄目露喜色,不過隨後他有問道:“可是,這聖火要到哪去找?”

“這……”小天頓時沉默了下來。

見此,江玄搖了搖頭,道:“算了,還是先將這裡的事情解決完再說吧。”

隨後,江玄帶著一眾江家族人回到了雲陽鎮原本的那片叢林中。

在這片叢林中,數十頭靈獸盤踞在這裡,它們是上次江玄留在這裡的作為守護力量的靈獸。

這一次要不是江景他們被江家主脈的人給騙了,從這叢林中出去,隻怕那些皇家禦林軍根本拿他們冇有辦法。

隨後幾日,這片叢林又恢複了以往的平靜。

不過這江玄知道這隻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果然,就在那半個月之後,一塊綻放著金色光芒的令牌,頓時出現在了這片叢林的高空之上。

嗡嗡!那耀眼的金色光芒,恍如一**日般在那高空上閃耀著。

下方,叢林深處江家族人所在的位置,一個個族人都是抬頭望向了天空。

幾乎就在那一瞬間,那金色的令牌陡然膨脹開來,瞬間便覆蓋了方圓百裡之地,上麵有些兩個碩大的字體——元武。

唰!江玄的身影從叢林的一處樓閣中暴掠而出。

他望向高空中之上的巨大令牌,口中喃喃道:“看來,元武的陛下元慶終於按捺不住要出手了。”

這金色的令牌出現在這裡,很顯然某些人已經坐不住了。

而此時……唰!唰!唰……幾道身影猛地來到了江玄的身旁,他們正是江景和江若海幾人。

他們自然知曉那萬丈高空上金色令牌到底意味著什麼,當下一個個的目光都是透著一絲擔憂。

雖然他們都知道江玄實力很強大,但元武皇室畢竟底蘊深厚啊。

就光是那大軍鐵騎,便不是他們所能夠抵擋得了的。

“族長、二叔……這些你們不用擔心,一切,都交給我就行了。”

江玄說著,便轉身朝著叢林外而去。

“玄兒他?”

江若海看著江玄漸漸遠處的身影,目光透著一絲擔憂。

“既然玄兒說不用擔心,那我們就不必害怕。”

江景說著,他那渾濁的雙目頓時變得淩厲了起來,他對著麵前一眾驚慌失措的江家族人喝道:“你們怕什麼,既然他們已經向我們宣戰了,那再怎麼擔心也是於事無補!我們一起想辦法,一定能夠度過難關。

更何況我們還有玄兒,難道你們還不相信他嗎?”

聽到這話,一眾江家族人這才冷靜了下來。

江景身為江家族長,自然擁有著威信,再加上江玄屢屢創造出來的奇蹟,讓得原本慌亂的眾人頓時穩住了情緒。

而此時,江景再次看向已經走出叢林白衣身影,緩緩歎了一口氣道:“一切,就看玄兒了……”……五日後,夜間。

一輪皎潔的明月高懸於空,在這片叢林外,有著一條名為“落秋”的江河。

嘩嘩!此時,在這裡,除了淙淙的流水聲,便在無其他聲響。

“轟隆隆!”

然而在那不久之後,一道巨大轟隆聲,突然從遠處傳來,一瞬間就打破了這夜間的寧靜。

滾滾江水的儘頭,突然出現了一片黑壓壓的人影。

他們一步一步的朝著這邊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