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竟然有這種好東西……小子,這可是大造化啊!你這次可是踩到狗屎運了!”

小天此時歡呼雀躍,語氣激動地道。

“你說的是什麼?”

江玄神色疑惑,他有些不明白。

“之前你不是還懷疑那老賊為什麼突破得這麼快嗎?

原因就是這枚丹藥,要知道,這種丹藥並非人力所煉製的,而是在那雷霆聚集之地,長期吸收雷霆之力所形成的。

這可是萬載難得一遇的好東西啊,若是能夠將其吞服吸收,融入一個人的精神血肉之內,必然能夠實力大漲。”

“還有我之前不是和你提到說,想要提升你的煉製四階靈丹成功的概率,可以使用天地聖火嗎?”

小天的聲音在江玄腦海中迴盪。

“嗯!但這是雷霆之力啊!”

江玄說道。

“這天地萬物擁有著相生相剋之理,你到時候若是能夠操縱雷電之力,撞擊之中必定產生火花,到時候你以此作為媒介,將火焰抽離出來。

到時候你還愁冇有一種強大的火焰輔助你煉製丹藥嗎?”

小天的狂笑聲,在江玄的腦海中響起。

“那這顆靈丹要是讓你吞噬了,你肯定也能恢複不少實力吧!”

江玄眼珠子轉了轉,問道。

小天搖了搖頭道:“不行!小爺我要吞噬的是那天地聖火,這種雷霆之力對我來說提升不大,但對你就不同了。

日後,必定能夠成為你的一大助力。”

而此時,遠處,那元慶森冷一笑,道:“小子,這是朕尋找了許久的至尊靈寶,若是將其引爆,此次你必死無疑!”

“嘁!這種天地聖物在你手中簡直暴殄天物。”

然而,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忽然響起。

唰!下一刻,一頭燃燒著金色火焰的昊天靈雀猛地從江玄的精神之海中衝了出來,化為一隻龐大的昊天靈雀,威勢滔天。

正是小天。

它羽翼一扇,頓時就將那元慶手中的丹藥給捲走,旋即交給了江玄。

之後,小天似乎也因為力量耗儘,再次回到了江玄的體內。

“不?”

元慶望著自己的丹藥被奪,頓時咬牙切齒,就想和江玄拚命。

“結束了!”

江玄長槍一聲嗡鳴,瞬間撕裂了長空,直接將殺來的元慶一槍貫穿。

“噗嗤!”

元慶神色一僵,他麵色驚恐,體內的血液噴薄而出,旋即直接倒地身亡!“呼!”

看著那倒在地上的屍體,江玄長長吐了一口氣。

隨後,他的思緒彷彿回到了三年前……“孩子,你們快回來!這裡危險!”

“不要!”

“我不要離開金玄府,金玄府是我的家,我要和金玄府共存亡!”

……“現在可是生死關頭,若是有人想要離開,我不會阻止的。”

“不!我們不離開!我們要戰鬥到底!誓死效忠劍皇!”

……“助江玄,逃出生天,為我金玄府報仇雪恨!”

“大家一起殺,為江玄殺出一條血路來!”

“他日江玄歸來,必能覆滅元武,重振金玄府!”

……那三年前的一幕,如今想來依舊曆曆在目,這些年來他一直為這個目標不斷的奮鬥,即便再苦再累,心中依舊有著一道信念在支撐著他,那就是他不能輸。

因為他知道他的命都是老師和眾多死去的將士所換來的。

如今,他不負所托,終滅元武!良久……江玄這才緩緩轉身,看向了小天搶回來的紫色丹藥。

“紫電驚雷丹嗎?”

江玄喃喃一聲,隨即眼神帶著一絲期待,就要將其吞服。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嗡!”

一股霸道絕倫的威壓陡然從天空之上猛然落下。

哢嚓!當即,江玄渾身猛地一顫,要不是因為修煉了九星神龍訣,讓他擁有了一具強橫無比的肉身,隻怕這道威壓,便足以將他徹底鎮殺於此。

不過儘管冇有受到什麼致命創傷,但此刻的江玄全身僵硬,根本無法動彈。

他就感覺彷彿有著一座巨大山嶽,壓在了自己的身上。

沉重、而且無法抵擋!“這……這到底是什麼力量?”

江玄太陽穴上青筋聳動,承受著巨大壓力的他,此時緩緩抬頭望向了天空,隨後下一刻,他的瞳孔頓時緊縮成了針尖大小。

隻見在漆黑的夜空下,一道光影若隱若現的出現在了高空。

這道身影,顯然不是實體,應該是利用了某種手段投射而來的,然而即便隻是虛影,但卻還是讓江玄承受了莫大的壓力。

若是定睛看去,便會發現這是一個身穿龍袍的偉岸中年身影,其麵容模糊,根本看不清模樣,然而他的身上卻透發著一股不可違抗的威嚴氣息。

但……這樣的存在為何會出現在這裡,而他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