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有著自己要守護的東西,否則即便到達了巔峰,也毫無意義。”

小天說道。

“小天說的冇錯。”

江玄笑了笑,對於小天的話,大感讚同。

“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朱梓晨問道。

江玄想了想,道:“這次殺了元慶,滅了元武,這裡的事情也算是徹底解決了。

接下來我準備回到擎天宗府,因為那裡纔是我日後真正的舞台!”

…………三日後,在一條江河之上。

一艘大船正緩緩的行駛著,江玄坐在船艙中,他看著大河兩岸的群山峻嶺,也是不由感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這一次回去擎天宗府,他並冇有原路返回,畢竟那樣太過遙遠,為了能夠儘快回去,他選擇了水路。

這條河流乃是當初聖武皇帝為了方便出行,特地命人建造的,沿著這條河流可以直接抵達聖武皇朝皇都。

所以選擇這條路,是最為快捷的了。

隨後又過了幾日……江玄來到了船頭,他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目光中也是流露出了一絲喜色。

“就快要到了,明天應該就能夠到達擎天宗府所管轄的區域了。”

江玄目光眺望著遠處,口中喃喃自語。

“咦!江玄,我怎麼感覺在這周圍有一股強大的武道意境啊!”

忽然在這時,小天的聲音在江玄精神之海中響起。

“意境?”

江玄目光一閃,旋即感應了一番,不過他似乎並冇有感知到周圍有任何武道意境的存在啊!不過,江玄知道小天實力強大,所以他不可能在這種小事上出現錯誤。

當下,他的感知力持續釋放出來,留意著周圍的一切動靜。

等到了傍晚,此時有不少船客都是從那船艙中走了出來,似乎有什麼東西引起了他們的興趣。

“這位兄弟,你們怎麼都出來了,莫非有什麼寶物現世不成?

小弟並非本地人,所以並不清楚情況,還望兄弟能夠和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玄來到了一名青年身旁,他恭敬地抱了抱拳道。

“原來小兄弟是外地來的,難怪不清楚。

無妨!我就和你說說吧!”

那青年一笑,旋即目光望向了遠處的一個方向,道:“我們這艘船很快就要行駛到了一個名叫‘武聖峰’的地域,如今我們在這船上,自然是好好看一看。”

“武聖峰?”

江玄神色疑惑,旋即也朝著那處方向望去。

就見在那不遠處,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已經出現在了視線之中,那座山峰約莫千丈,直插雲霄,就像是一根擎天巨柱一般。

而讓江玄震驚的是,那座山峰的中央位置上,竟然有著一個無比巨大的人類掌印。

那模樣就像是,有人使用功力,將其硬生生的烙印在那上麵一樣。

一掌震裂一座千丈高峰?

一念至此,江玄的神色猛地驚變,他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天底下,竟然有這樣強橫的存在!而就在江玄心中震驚之時,那身旁的青年則是繼續說道:“據說,當年一位無比強大的武者在此悟道,最後一掌拍出,直接將這千丈左右的巨峰生生的拍出了一個巨大掌印。

因為他精通萬般武道之法,所以後來被世人尊為‘武聖’。”

“武聖!”

江玄目光狠狠一震,隨即化為了火熱,這等頂尖強者,隻怕比四大宗門的掌門,甚至是聖武皇帝聖元君都要強橫許多吧。

江玄以前便曾經聽說過,在那古老年代,天地間的靈氣要比如今濃鬱百倍而不止,在那個黃金修行歲月中,湧現出了無數震撼天地的強橫存在。

不過後來,那些強者都消失不見了。

至於他們為何消失,在這片大陸上眾說紛紜,有的說他們已經隨著曆史長河徹底消失了。

也有的說,他們去往了更加強大的世界,繼續他們的修行之路。

也有的說……不過不管怎樣,他們的強大,以及他們曾經所創造出來的輝煌都可以從如今這些點點滴滴中看出來,他們絕對是存在的。

“江玄,進入這‘武聖峰’參悟的話,或許你之前的意境,以及你那淩寒槍法,都會有機會一舉衝擊大成,甚至還能夠到達巔峰!”

小天的聲音在江玄精神之海中響起。

“嗯!我也覺得這種地方作為修行寶地再合適不過了,反正我如今也冇有什麼緊急之事,不如在這武聖峰中修行一段時間,要是能夠將淩寒槍法提升至巔峰,那我戰力,絕對會比現在強大許多。”

江玄也是點點頭,旋即一點腳尖,迅猛無比地帶著正在酣睡的朱梓晨朝著高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