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兄弟,那裡麵武道意境強橫,你這樣危險啊!”

船上,不少人看到了江玄的舉動,都是神色緊張地提醒道。

“多謝!”

江玄道謝一聲,卻冇有停下,而是繼續施展著身法,進入了山峰。

“他……他進去了?”

背後,船上的一眾人見到江玄漸漸消失的背影,神色也是猛地一驚。

“我看啊,是我們多慮了,這個小兄弟,一看就來曆不凡,定是大宗門子弟。”

眾人見此,也是紛紛感歎道。

就在眾人為江玄竟然能夠抵擋得住那武聖峰上的恐怖威壓而感歎的時候……唰!江玄帶著朱梓晨,已經來到了這座武聖峰上。

“轟隆隆!”

不過就在他們剛剛踏上這座青峰時,一道巨大的轟鳴忽然遠遠的傳來。

“怎麼回事?”

江玄目光一閃,旋即迅速的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就在剛剛,江玄似乎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波動。

“我們去看看吧!”

小天對著江玄說道。

“嗯!”

江玄點了點頭,旋即迅速地朝著那波動所在的位置衝去。

而此時,那巨大的聲響也是將正在酣睡的朱梓晨震醒了過來,當下他也是連忙跟了上去。

不一會兒,江玄和朱梓晨便是來到一片密林之中,他們撥開麵前擋住視線的枝葉,頓時看清在那遠處的空地上,一道魁梧的身影,正站在那。

那魁梧身影,身著黑袍,麵容粗獷,虎背熊腰的模樣,就給人一種山野村夫的感覺。

不過當這般模樣落到了江玄眼中時,卻讓他的目光頓時一凝。

因為這人不是彆人,正是當初在天水郡城主府遇到的雲落凡!雲落凡,這個一直在自己心中無比神秘的人,如今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對於這雲落凡,江玄也是對其充滿了好奇。

畢竟他可是江玄在得到那九星神龍訣之後,唯一一個在同等境界中都感到頗為棘手的存在。

當初雖說是贏了雲落凡,但江玄知道當時的他未儘全力。

再者,當年從雲落凡身上“偷學”到的意境,也是讓他受用至今,對於他的成長也有很大的幫助。

因此,雲落凡可以說是江玄修行九星神龍訣之後,第一個感到忌憚的同齡人。

而此時,遠處的空地上,雲落凡站在那裡,他的眼神平靜,那給人一種感覺就好像任何事情都不會引起他的興趣一般。

而此時,在他對麵,有著一頭金色的魔猿,魔猿目光凶殘地盯著雲落凡,就彷彿要將他吞噬一般。

“嗡!”

然而下一刻,雲落凡忽然伸出了一根手指。

但就是這個普普通通的動作,卻瞬間將那周圍的靈氣彙聚到了指尖之上,當即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威勢,頓時在那半空之中化為了一道光束,爆射而出,將那金色魔猿瞬間洞穿。

“是誰,誰在暗處窺伺?”

然而就在這時,雲落凡忽然轉身,他的目光朝著一處方向望去。

嘩啦!被其發現,江玄也不打算再隱藏,當即身影掠出,對著雲落凡咧嘴笑道:“雲落凡,許久未見,還記得我嗎?”

“你……”看到眼前這道熟悉的白衣身影,雲落凡原本淡漠的眸子也是泛起一絲波瀾,他有些驚訝,道:“江……江玄?”

“嗯,是我。”

江玄來到雲落凡身前,隨即他立即釋放出了強大的感知力,但卻根本無法探測道雲落凡的修為,彷彿他就如同他表麵看上去一樣,不過是個普通人罷了。

但這種想法,隻有蠢人纔會相信,江玄自然不這麼認為。

能夠對天地靈力掌控如此精妙的人會有可能是一個普通人嗎?

江玄走上前,對著問道:“雲落凡,武道會之後你去哪了?

還有你在這裡乾什麼?

莫非也是為了感悟這其中武道意境而來的嗎?”

“意境?”

雲落凡聞言一愣,旋即搖了搖頭,他笑道:“我來這裡,其實是為了尋找那遠古時代武聖的屍體的。”

“武聖的屍體?”

江玄眸子一動,有些疑惑道:“當初那武聖悟道之後不是離開了嗎?

怎麼還有屍體留在這裡?”

“嗬嗬!這不過是那些凡夫俗子間的傳言,這你也信?”

雲落凡搖頭一笑,隨後開口,道:“遠古時期,曾經發生過大戰,當時的武聖,與一位邪屠族中的天驕,在這裡爆發過大戰,這武聖峰上掌印,乃是當初武聖一道掌力所導致的。”

“一道掌力,竟然能夠拍碎了一座千丈巨峰!”

“嘶……這!”

江玄聽著雲落凡的話,頓時深深吸了一口涼氣。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江玄開口了,他的眼中帶著一抹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