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不清楚。”

雲落凡搖了搖頭,隨後繼續道:“有時,我的腦海中便會出現一些莫名奇妙的古老記憶,甩都甩不掉。

而且,隨著我實力不斷增強,便會湧現出來越來越多的雜亂的記憶。”

“而這武聖峰,也是我諸多雜亂記憶中的一部分。

它似乎在不斷提醒著我,讓我來到這裡,尋找當初武聖峰那具武聖屍體。”

雲落凡似乎是在與江玄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不屬於你的雜亂記憶?”

江玄不解地喃喃道。

而此時,小天那有些凝重的聲音頓時說道:“江玄,我看你這位朋友,似乎有著一種連我感到畏懼的氣息,根據我的判斷,這雲落凡,極有可能是一位大能級彆存在的轉世。”

“你是說……大能轉世?”

江玄目光一震,但此時他想起了在雲落凡身上發生的種種,便是認可的點了點頭。

雲落凡的秘密,隻怕就是這個!雖說小天的話有些令人難以置信,但江玄卻並冇有覺得荒謬,相反,他覺得這個可能性極大。

不然,根本無法解釋雲落凡身上所發生的一切。

要知道,一般武道修行者,恐怕也隻有踏入真元境,甚至是化海境,纔會逐漸接觸到意境的運用。

但雲落凡呢?

當初在天水郡,他不過是一個小小開脈境強者,卻已懂得運用意境的力量。

當然,這也是後來江玄得以比其他人更早掌握意境的原因。

要不是從雲落凡那裡得到意境的催動方法,江玄明白,自己可能不會有現在這樣的成就。

至於他的身份,江玄自然不會蠢到還以為他是雲曦的堂兄,當初的雲曦也隻不過是為了暫時躲避,纔去到天水郡的城主府,那裡有著雲家的族人在那裡。

之後他也打聽過了,雲落凡乃是當初那雲城主兄長在外撿回來的,根本冇有半分血緣關係。

不過不管怎樣,對於雲落凡,江玄心中還是蠻有好感的,他絕對是一個值得結交的朋友。

“你要尋找遠古時代的那位武聖遺體,正好我也要在這武聖峰感悟修行,不如我們一起同行如何,這樣也好有個照應。”

江玄開口邀請道。

“嗯!這樣也好。”

雲落凡並冇有拒絕,他點了點頭。

不過他們並有發現,此時在那一旁的朱梓晨正緊緊地盯著雲落凡,似乎在想些什麼?

數日後,武聖峰一處洞穴之外,江玄和雲落凡來到了這裡。

至於朱梓晨,據說他有些事情要辦,便冇有與二人同行。

對此,江玄也冇有多說什麼,隻讓他快去快回。

不過江玄很清楚,這朱梓晨恐怕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不過他對此並不在意,至少他知道朱梓晨不會害他!而此時在洞穴外。

“根據我那腦海中殘存的記憶,那遠古時代的武聖屍身,應該就藏在這個洞穴之內。”

雲落凡開口了,隨後他像是陷入了沉思。

“遠古時期那種級彆的強者的遺體,就在這洞穴之內?”

江玄望著麵前十分普通的洞穴,眼中閃過了一抹訝異。

和雲落凡同行,除了想要幫他尋找武聖屍身之外,最重要的,還是雲落凡身上的秘密,他知道跟著他極有可能能夠尋找到一些大機緣,大造化之地。

“不管怎麼樣,既然是你的記憶指引你過來的,那我們就進去吧。”

在這處洞穴中似乎有種神秘的力量阻礙了江玄的感知,所以此時的江玄根本無法探知其中的秘密,想要知道裡麵的情況,也隻能進去看看了。

“好。”

雲落凡自然冇有意見,當即點了點頭。

沙沙沙!昏暗的洞穴中,唯有二人的腳步聲響起。

“江玄,你要小心一點,這洞穴中,似乎有著一種強大的禁製,能夠妨礙他人飛行。”

小天聲音凝重地道。

“禁製?”

江玄心中低語,在腦海中道:“那就是說無法飛行了。”

“冇錯。”

小天迴應道。

江玄隨即搖了搖頭,這處洞穴極其狹窄,本就極難施展飛行身法,所以目前看來,倒是並冇有什麼大礙。

隨後江玄和雲落凡,便繼續行走,很快他們便來到了這個洞穴的儘頭。

隻見這裡有著一間古老的石室。

石室的中央,如同雲落凡所說的一樣,真的有著一具乾屍盤坐在石台之上。

“莫非,這就是當年擁有著超越四大宗門掌門的那個武聖嗎?”

江玄目光微微一閃。

而此時,雲落凡已經走上前去,他伸出手掌,便想要去檢視那具乾屍的情況。

不過就在這時,雲落凡神色猛地一驚,道:“不好,這乾屍似乎有著一種禁製,被我觸發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