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江玄神色也是一驚,剛想說快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轟隆!一股巨大轟隆聲猛地響起,旋即整個地麵轟然爆裂開來,江玄和雲落凡大驚失色。

“不好!這石室不過一層地麵。

其下,乃是無儘的深淵!”

小天此時也是驚叫出聲。

不過兩人即便知道後果,也無能為力,畢竟在那上麵還有著禁製在限製他們飛行。

感受身體不斷往下墜,江玄苦笑一聲:“這下徹底涼了!”

………時間像是過了許久,又或許隻是一瞬間。

江玄隻覺渾身劇痛,隨即猛然驚醒過來。

“唰!”

旋即,他猛地坐起身來,他發現自己除了受了些許的傷勢,倒也並冇有性命之憂。

此刻,江玄藉著一絲微弱的光線,終於看清了周圍的景象,隻見這裡的四周都是結著一層層厚厚的寒冰,彷彿此處乃是一個寒冰世界一般。

他此時所在的位置,乃是一個覆蓋著寒冰的峽穀,四周不時颳起了一陣陣寒風,宛若刀鋒一般刺痛著江玄的麵龐。

“小天,我們距離掉下來的時候,過去多久了?”

江玄看了一眼周圍,隨後問了一句。

“半天的時間。”

小天迴應道。

半天?

江玄聽完,頓時鬆了一口氣。

畢竟,他曾在《真龍秘典》中看過有關的一些記載,在一些特殊的空間領域中,時間與外麵的世界不同。

那裡麵說,曾經有一位漁夫,在出海捕魚的時候,忽然遭遇到了大風雨,於是漁夫便來到了一處小島上避雨,等到雨停之後,這纔回去。

然而當那漁夫回去時,卻發現原本的漁村,竟然已經徹底荒廢了,甚至連半個人影都看不見了。

隨後,那漁夫便來到了附近的村落打聽情況,這才知道,自己居住的漁村,早在萬年前的一場大海嘯中被徹底的摧毀了。

這讓他感到十分震驚,畢竟他也不過才躲了一場雨罷了,冇想到時間竟然一下子便是過去了萬年。

不過,江玄並不信以小天的實力,察覺不到這種時間流動的微妙變化,所以他敢斷定這裡並非那種特殊的空間靈域。

腦海中閃過這道念頭,江玄也是站起身來,四處望瞭望,就見雲落凡早已甦醒,此刻正站在那峽穀的出口處。

江玄來到雲落凡身旁,就見在那周圍依舊是白雪皚皚的一片。

他冇想到,在那石室底下,竟然有著一個如此可怕的冰雪世界。

“怎麼樣?

有什麼發現?”

江玄看著雲落凡,開口一問。

“你看那。”

雲落凡神色平靜,手指指向了峽穀的外麵。

“那個是……”江玄順著雲落凡所指的方向望去,就見那裡竟然有著一座無比巨大的冰山擋在了這峽穀的出口,上麵似乎還有著一道巨大的掌印。

“鏘!”

江玄猛地拔出長槍,一槍刺出,不過卻隻是在座冰山上留下淺淺的痕跡。

“好硬的冰,這硬度,絕對堪比一件天階級彆的靈兵利器了!”

江玄神色驚訝道。

“看來,我們隻能翻過這座冰山,然後再尋找出路了。”

雲落凡開口淡淡地道。

“嗯!”

江玄倒是無所謂,他聳了聳肩,便是朝著前方走去。

隨後兩人便是一路攀登前行,不過由於寒氣導致二人體內的靈氣都是運行不暢的緣故,所以他們的速度可以說是十分緩慢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江玄和雲落凡的目光忽然一亮。

因為,他們終於快要翻過這座巨大的冰山了。

唰!唰!當下,兩人加快了步伐,迅速的衝下了冰山。

“那是……”而就在江玄和雲落凡剛剛來到那冰山的另一邊時,他們的目光也是朝著前方望去。

就見,在這冰山地另一頭乃是一片遼闊的冰原。

而在這片冰原上,此時正矗立著一頭頭龐大的靈獸。

一條巨大的碧眼三頭蛇,蛇軀接近一百多米,但此時它體外卻被一層層厚厚的寒冰所覆蓋著。

另一邊乃是一隻約莫百丈左右火焰靈豹,它張著猙獰的大嘴,彷彿可以吞噬萬物,但此刻,它同樣被寒冰凍住了,成了一座冰雕。

還有龐大的烈焰雄鷹,山丘大小的魔角犀牛,背生羽翼的巨大蜈蚣,以及巨人族的強者……這些都是江玄從未見過的恐怖存在,他相信這些定然是遠古時期的物種,但如今都是被冰封在了此處,永不見天日。

“這些強大的生物,都死去多時,他們的體內冇有半分生機……”小天那略顯憂傷的聲音在江玄的精神之海響起。

因為,在那不遠處,有著一隻龐大金色雀鳥,也是被冰封在這寒冰世界中,那金色雀鳥,赫然是一隻昊天靈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