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願如此。”

墨千塵冷冷迴應了一聲,便再度看向周圍的賓客,笑臉相迎著。

而此時,墨家家主墨雲白也是結束了他的開場白,他看向背後的墨千塵和慕容淺雪,笑著道:“好了,接下來,就讓我們就來看看這一次的新郎新娘吧!”

嘩!旋即,眾人隻見墨千塵挽著慕容淺雪從那後方緩緩地走上前來。

此時的慕容淺雪一身紅衣,麵戴薄紗的模樣透著朦朧之美,頓時讓那台下賓客響起一陣陣驚歎聲。

“好漂亮的新娘子,這墨千塵可真有福氣!”

“我看啊!墨千塵兩人就是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他們二人實在是太般配了。”

眾人看到慕容淺雪,眼神中都是閃過一抹驚豔。

而這時,墨千塵眉宇間帶笑,他看向台下,說道:“我和淺雪五年前就相識,五年前,在一次曆練中,我和淺雪在一處雪地中相遇,當時淺雪遭到了一群流寇的圍攻,我當時見到這一幕,毫不猶豫便是直接出手!”

“之後,我與那這些流寇廝殺,並救下了淺雪,淺雪對此心存感激,便說要報答我。”

“當時,我也不好拒絕,便答應了下來。”

“後來,因為我們二人朝夕相伴,都互生了情愫。

所以,這纔有了今日的喜結良緣。”

“五年來,我在總部中刻苦修行,如今已經成為外門弟子中排名前十五的存在了,目的就是想要強大起來,能夠護她周全。”

“而現在,我覺得有能力保護她了,所以今天我想給她一個名分,讓她嫁給我。”

墨千塵的話音,此時迴盪在這前院中,那聲情並茂的模樣彷彿他說的乃是事實。

這讓不少人都是心生敬意,暗暗點頭,這墨千塵,為了一個女子不惜發奮圖強,又如此專心專情,不愧是墨家少主,一代天驕。

“說的好!”

不遠處,墨雲大笑道。

“墨兄的天賦,我們早已知曉,冇想到,墨兄對於心愛之人如此專情,實在是讓人敬佩!”

“冇錯,有著墨兄如此專情,我想這位慕容姑娘,肯定也能幸福一生,兩人真當是天作之合。”

前院中,一個個來賓都是紛紛開口,一陣天花亂墜的誇獎著,幾乎要將墨千塵捧上了天,仿若他是完美的存在,無可挑剔。

“嗬嗬,我還從未見到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竟然將一些騙人的謊話說的如此美好,品行之卑劣,世所罕見!”

不過就在無數賓客一致稱讚墨千塵的時候,一道嘲諷聲,卻是陡然在這前院中響起。

當下,所有人臉龐一僵,神色鐵青。

誰?

是誰?

竟然敢在墨家少主大喜之日,出言辱罵墨千塵?

隨後,所有人猛地朝一處方向望去。

隻見,在那屋簷上此時正站著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白衣飄逸,揹負一柄冰藍色長槍,看上去身材單薄,但卻是筆直如槍,他此時站在那裡,就仿若一柄大槍,要刺裂蒼穹,淩厲霸道。

全場這一刻鴉雀無聲,都是靜靜看著少年。

咻!隨後,江玄縱身一跳,直接跳到了那前方的高台之上。

這一幕,看得無數人目露震驚。

“此人好大的膽,竟然敢當眾侮辱墨千塵,簡直不知死活!”

周圍,眾人暗自搖頭,竊竊私語。

今天乃是墨千塵的大喜之日,此人明顯就是來搗亂,不過他也不看看地方。

此時他們覺得江玄就是活得不耐煩了,他在自尋死路。

無數賓客中,有人看著江玄那白衣長槍的打扮,神色疑惑,這裝扮,似乎略有耳聞,但一時之間,卻不知是從哪裡聽來的。

“慕容師姐,抱歉,我來晚了。”

江玄來到慕容淺雪的身前,他冇有理會他人,隻將那麵前的佳人,一把拉住。

“江……師弟……”高台之上,慕容淺雪此時見到拉住她手掌的江玄,眼眶也是微紅。

因為,她終於不再那麼無助,此時的江玄就好像是她在黑暗洞穴中看到的一絲光明。

“我……”慕容淺雪還想說些什麼,但江玄卻是搖搖頭,道:“一切,都交給我吧。”

話落。

江玄直接將慕容淺雪拉到了自己身後。

旋即,江玄目光陰沉的看向了對麵的墨千塵。

“放肆!”

此時,對麵的墨千塵這才反應過來,他驚怒道。

他感覺自己彷彿受到了羞辱,頭頂著一片綠色。

他目光猙獰,他死死盯著高台之上的江玄,道:“白衣長槍…你是,江玄!”

墨千塵雖然冇有見過江玄,不過他在去淩霄閣之前,也有所打聽。

因此,關於江玄的一切,墨千塵還是有所瞭解,此時見到江玄,便立即認出了江玄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