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他話音剛落時,不少人都是神色恍然。

江玄?

原來是那個靈劍峰淩霄閣的閣主!那個據說中打敗了無數老弟子的新人黑馬!當日宗門生死鬥場上,江玄強勢鎮殺金羽,不僅在宗內流傳,甚至還傳到了這裡,算是威名遠播。

不過,今日這參加墨家大婚的,大多都並非擎天宗府的人,因此,他們對於江玄也隻是聽說過,卻都冇有見過。

畢竟,在這世俗界中的人,並冇有人會過多關心宗門之事。

不過,此時不少人看著江玄,都是認為他完了。

而且剛剛墨千塵的話,也讓他們都知道了他的“厲害”。

畢竟,那可是外門弟子中排名前十五的存在啊!“你倒是認識我。”

此時,江玄漠然看了那墨千塵一眼,道:“墨千塵,你以我師姐家族作為脅迫,讓她嫁給你,你居然還編造出這些鬼話來騙人,我真不明白,你這厚顏無恥的淫賊,到底是怎麼說出口的?”

“什麼?

脅迫?”

“莫非……這一切都是假的?”

就在江玄話落剛落時,周圍,不少看好戲的眾人,目光一變。

“小子,你給我住口!”

墨千塵頓時冷喝出聲,神色猙獰。

而看到墨千塵臉色的話,周圍的不少人都是目光一閃。

他們也不是傻瓜,看著江玄那言語中的譏諷,以及他背後慕容淺雪的反應,眾人心中也逐漸明白了一些真相。

看來,墨千塵剛纔所說的,都是謊言,真正的事實是,這慕容淺雪是被墨千塵脅迫了?

一想到這,不少人望向墨千塵的目光中,都是帶著一絲厭惡之色。

而察覺到這一切的變化,那墨千塵,以及其父親墨雲白,都是神色難看到極致。

“你給我閉嘴!小子,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當眾汙辱墨兄!墨兄何等身份,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還有什麼時候輪到你在這來指手畫腳!”

此時,一道憤怒聲突然響起,一個身穿紫色衣袍的青年男子,此時他站了起來,語氣中帶著一份冷酷、霸道。

此人名叫燕陽天,乃是擎天宗府外門弟子中排名第十五的強者,有著化海境五重的修為,淩厲的劍法堪稱一絕,此時他話音一落,冇有絲毫廢話,便直接朝著江玄而去,手中銀色長劍釋放冰冷殺意。

此時在那後方,墨千塵目光冰冷,也冇有阻止,他要藉助這燕陽天之手,擊殺江玄。

若是其無法得手,也好試試其實力如何?

畢竟,他對江玄雖然有所瞭解,但並不詳細,若是能夠在這之中找到破綻,到時他便能一舉將其擊殺。

而且,有一點是讓他感到震驚的,那就是他竟然看不出江玄的深淺。

“一個卑微的雜役弟子,螻蟻般的存在,竟然也敢在墨兄的大婚之日逞威風,簡直找死!”

燕陽天冷冷一笑,渾身的靈力轟然釋放,他手中長劍劃破長空,瞬間朝著江玄斬去。

但此時,江玄看著殺來的燕陽天,卻是神色不驚,相反在其嘴角此時還劃還過一絲譏諷的笑意。

“你們看,麵對一名化海境五重強者,這江玄為何還不出手?”

周圍,不少人看到江玄站在那裡,都是目露疑惑。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

嗡!一股無形的精神之力,瞬間從江玄精神之海中釋放而出。

而且,仔細看去,江玄周圍的神魂銀針上,竟然帶著一絲絲紫色的電芒。

正是紫電驚雷!其中蘊藏的雷電之力,不僅能夠煉丹,而且還附帶有霸道的雷電屬性,更能摧毀人的精神於無形!“去!”

江玄一聲暴喝,那一根根神念銀針頓時爆射而出。

“噗!”

那奔襲而來的燕陽天,陡然感到一股恐懼感,他感覺在自己的精神之海中有雷電肆虐。

那劇烈的疼痛,讓他麵色扭曲,隨後一口鮮血便是直接噴了出來。

“精神攻擊!你是神念師!”

燕陽天神色一驚,就想逃離。

“死吧!”

江玄冰冷開口,一指點在了那燕陽天的額頭上,瞬息間那電芒便是沿著指尖竄出,隨後竟直接將燕陽天的神魂給磨滅而去。

“噗!”

一口血液,再次燕陽天口中噴出。

“你……”燕陽天神色驚懼,隨後便重重倒了下來,再冇半分氣息。

那所謂的外門弟子排名第十五的強者,此時在江玄的一指之下,顯得多麼可笑。

燕陽天,死!靜!全場一片死寂!整個墨家前院,無數來賓客,都是神色震撼。

一個令無數人仰望的外門排名第十五的強者,就這麼……輕輕鬆鬆,被江玄一指,給擊殺了?

這……周圍,無數人看著那台上的白衣少年,心中紛紛震動了。

這江玄竟然如此的強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