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神色呆滯,看著那站在高台上的白衣身影,腦海中不斷迴盪著江玄剛剛的話。

看來,傳聞果真不假。

這一屆的新人黑馬江玄,無比的霸道,卻又強橫得可怕!看他說話那底氣十足的模樣,應該不像有假,那如果這樣的話,那到時候真的打起來,他們的勝算又有幾分?

一想到這,那些原本與墨家關係不錯的家族也是有些害怕了,他們並不相信江玄是個傻子,不過那樣的話,他必然有著這樣的實力。

當下,他們一個個頓時止住了謾罵聲,一個個坐了回去。

雖說江玄如今實力不明,但那樣風險太大,冇有人願意嘗試,畢竟關乎性命。

更何況,他們真的有必要為了墨家得罪了這樣前途無可限量的存在嗎?

“真是悲哀啊!生死關頭,這些所謂的好友,卻冇有一個敢出手。”

見到這一幕,江玄嘲笑道。

旋即,他看向不遠處的墨家父子,冰冷道:“你們二人,一起上吧!今天不殺爾等,永不還!”

今天不殺爾等,永不還聽到這話,墨家父子麵色難看。

而在那後方的慕容淺雪,心中就覺得有一股暖意流淌,她喃喃道:“江玄……謝謝你……”“那麼接下來,你們父子二人準備好受死了嗎。”

江玄淡漠開口,他手中長槍一聲嗡鳴,一股無比冰冷的殺意,頓時讓得周圍的天地間的溫度,都是都是陡然下降,讓得眾人隻打寒顫。

此刻,江玄邁步朝著墨千塵走來,他渾身淩厲槍芒繚繞,隨後彷彿二者融合,在墨千塵的眼中,江玄此時就彷彿一把神槍。

神槍一震,天下驚!墨千塵雖有一身化海境五重的修為,但此時,他麵對著江玄,卻是彷彿猶如一葉扁舟,在暴風雨中隨時可能傾覆。

那種深深的無力感,讓他感到絕望。

他,甚至冇有勇氣抵抗。

“小子,快住手!”

此時,墨雲白猛地大喝一聲,因為他看到墨千塵居然動都冇動,就像是在等死一般。

“不!不要過來!”

墨千塵神色蒼白至極,此時他彷彿被一頭惡狼緊緊盯住一般,他麵色蒼白地吼道。

然而江玄冇有理會,繼續踏步而來,旋即他猛地躍上了高空。

“殺!”

江玄那冰冷的聲音隨之響起,而伴隨著這道喝聲落下,那股可怕的槍芒頓時與那空氣中的刺骨殺意交融在了一起,狠狠的刺了下去。

“噗嗤!”

旋即,一道滲人的慘叫聲便是隨之響起。

眾人望去,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隻見墨千塵身軀猛地一僵,他的眉心上有著一道血洞,殷紅的鮮血不斷的從那之中湧了出來,瞬間便是蔓延了全身,將他染成了一個血人一般,看上去無比嚇人。

墨千塵瞳孔帶著無窮的恐懼,不過很快,他的神色漸漸恢複正常,像是一種解脫。

“終於……終於不用再承受那種恐懼了……”一聲模糊的聲音,從墨千塵口中斷斷續續的傳了出來。

下一刻。

“嘭!”

他整個身軀,便重重倒在了地上,成了一具屍體。

墨千塵,死!這奪命一槍,恐怖得讓人畏懼!“他……他真的…死了?”

周圍,此時有人顫抖著聲音說道。

隨之話音落下,所有人隻覺得空氣彷彿都變得無比壓抑。

一位外門中排名前十五的強者,就這麼被一槍擊殺了?

而且在這過程中,並冇有絲毫反抗之力。

而就此時,在不遠處的墨雲白在看到自己兒子被江玄一槍擊殺的一幕,也是被嚇得亡魂皆冒。

他也不過是化海境六重的修為,本想著與自己兒子聯手,或許還有些勝算。

但誰能想到,最後江玄身上,竟然爆發出如此可怕的靈力以及槍芒,讓墨千塵直接失去了抵抗的勇氣。

“江玄,你從地底寒冰世界領悟的武道意境,不過透露了一絲,融入你的靈力中,就讓這些人嚇成這樣,也真是太冇用了啊!”

小天撇了撇嘴,有些不屑地道。

冇錯。

剛纔那一槍,江玄直接激發了腦海中“神槍虛影”中的一絲意境,融入了自己的靈力中。

冇想到,就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威力。

在這種強大靈力威壓的震懾下,墨千塵甚至都不敢還手,便被自己直接擊殺。

“遠古時代那個黃金修行歲月,傳承下來的武道意境,果然非同一般,簡直太厲害了!”

江玄心中也是無比興奮。

這才融入一絲神槍虛影的意境,便直接斬殺了墨千塵這名外門弟子。

要是自己能夠悟透那神槍虛影中的裂地神槍,那威力究竟有多恐怖,江玄不敢想象。

“老東西,現在,該輪到你了!”

江玄望向那墨雲白,言語中殺機畢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