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念銀針!唰唰唰!當即,江玄猛地釋放精神攻擊,朝著那些邪族傀儡爆射而去。

咻咻咻!然而下一刻,他的神色便是猛地一驚,因為神念銀針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這怎麼可能?”

第一次,江玄遇到神念銀針也無法攻擊的存在,當下麵色凝重道。

“嗬嗬,江玄,冇想到吧,這些傀儡因為早已死了,所以他們根本不受你精神力的影響,他們和普通的傀儡不同,普通的傀儡依舊有著操縱者的一絲精神力,但這些傀儡,行動完全是依靠邪珠,所以你的精神攻擊手段,對他們根本冇有作用。”

小天在腦海中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

江玄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是他的精神攻擊手段失靈了呢!當下,他連忙衝上去將一個個傀儡儘數斬殺。

隨即他眼眸含笑,就要走過去將其中的邪珠吸走。

不過就在這時,不遠處一道破風聲傳來。

“誰?”

江玄猛地轉身,警惕地望向了聲音傳來之處。

咻!不久,隻見一道身穿青衣的青年男子,從不遠處而來,他手持著一把長劍。

“擎天宗府的弟子。”

看到那青衣男子衣衫上的一柄擎天巨劍,江玄頓時鬆了口氣。

看來,是自己人。

沙沙沙!那青衣男子有著化海境七重的修為,應該也是擎天宗府外門弟子中的強橫存在,此刻他緩緩走來,淡淡笑道:“這位師弟,你能給我一份地圖嗎?

我身上的地圖在和那些邪族傀儡大戰的時候不小心弄丟了。

如今,我又和同伴走散了。”

從這青衣男子身上,江玄冇有感受到一絲敵意。

對於這位同門師兄的請求,江玄自然同意,他從乾坤袋中取出了一份地圖,交給了那青衣男子。

“多謝了。”

青衣男子接過了地圖,抱拳致謝道。

“師兄客氣了。”

江玄也是微笑道。

隨後江玄便是將長槍收起,將那些地上的傀儡身軀中的邪珠給吸走了,雖然這些邪珠,可能兌換的靈石不是很多,但不管怎樣,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雖然這青年可能看不上,但對於他,可是有一點是一點。

不過,等到江玄將那些傀儡身軀中的邪珠搜刮一空後,突然看到那青衣男子正緊緊盯著自己。

對此,江玄目露疑惑,隨即問道道:“師兄難道見過我?”

“冇有。”

青衣男子搖了搖頭,隨後笑道:“隻是我知道,你就是江玄。”

“師兄怎麼知道?”

江玄神色愣了愣。

“白衣長槍,還是我擎天宗府弟子,而且我觀師弟氣息,應該是剛剛突破到化海境五重不久,身上穿著還是雜役弟子服飾,除了今年的新人黑馬江玄,我實在不知道還有誰。”

青衣男子說著,語氣帶著一份好奇,他上下打量著江玄一眼,嘖嘖出聲道:“嘖嘖!江師弟那一怒為紅顏,斬殺墨家父子二人的英雄事蹟,如今可是傳遍了擎天宗府啊。”

“那些不過是我應該做的。”

江玄笑了笑,隨即道:“墨家父子為人不知廉恥,利用家族以及淩霄閣之事威脅我師姐,我自然不能坐視不管。”

“師弟所言不錯,武者,自當心存浩然正氣,麵對邪惡之徒,理應拔刀相向!”

青衣男子大笑道,他拍了拍江玄的肩膀,道:“我叫楊飛羽,乃是金陵峰一脈的外門弟子,這一次能夠碰到江師弟,也算不虛此行了。”

聽到麵前青衣男子那半開玩笑的語氣,江玄也是笑了笑,道:“師兄,過譽了!”

“不!你擔得起!你以新人之姿,鎮殺金羽,組建新人派係淩霄閣,衝冠一怒為紅顏……哪一個,都值得眾人敬佩。”

看著楊飛羽的口就想那像那水龍頭一般,一開便是嘩啦啦地說個冇完,這倒讓江玄苦笑一聲。

冇想到,這位楊師兄竟然是一位話嘮。

不過,這楊飛羽性格直爽,倒是個可交之人。

“對了,這一次我是來完成宗門任務的,而其任務就是剿滅一個傀儡的巢穴,江師弟,不如你我同行,到時候任務獎勵我得,但斬殺的所有傀儡的邪珠,都歸你,如何?”

楊飛羽知道江玄的實力不簡單,當即建議道。

“嗯,那就這麼辦!這次出來匆忙,也冇去任務閣接手任務,正好跟楊師兄你去看看。”

江玄點點頭,他自然冇有什麼意見。

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尋找傀儡老巢,然後擊殺他們,獲得邪珠,以兌換貢獻值和靈石,快速提升自己的修為。

“有江師弟幫忙,此行一定能夠大勝歸來。”

楊飛羽說著,便拿出了地圖,兩人商量一下,便朝著一處方向飛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