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記得這白袍男子,好像叫做蘇逸。

不過,自己十分肯定,在今天之前他從冇有見過此人,為何對自己露出了敵意?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那是因為墨家和我蘇家兩家乃是世交。”

蘇逸看到江玄望來,知道他心中的疑惑,當即開口道:“雖然我也知道他的品行卑劣,但他們家曾經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助過我們,所以……”“說吧,你想如何?”

江玄神色也是變得淩厲了起來,他盯著蘇逸,緩緩地道。

這一刻,場上的氣氛彷彿都變得凝重了起來,就連那周圍空氣都彷彿冷了下來。

楊飛羽、蕭遙天和沐秋玲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蘇逸,我看你也不用如此,那墨家這一次的確是做錯了,而且那墨家父子喪儘天良逼迫他人下嫁,這也是事實啊!你根本冇有必要因為這個和江師弟結仇啊。”

楊飛羽出聲勸解道。

“我知道,可……不管如何他們都曾經是我們家的恩人啊!”

蘇逸神色有些掙紮道。

“這樣吧,不如我們來打個賭如何?”

江玄看到蘇逸神色有些掙紮,也知道此人重義,所以他也不敢怪罪他。

不過這問題也必須解決,所以當下江玄想到了這個辦法。

“打賭?

那好你說說怎麼賭?”

蘇逸也是一愣,見到江玄露出的那抹笑意,有些不解地問道。

“這樣我不用靈器,你和我比試一場,要是你輸了,那此事就此作罷,而你到時候也算是出手了,自然也能夠問心無愧了。

怎麼樣?”

江玄緩緩道。

“那要是我贏了呢?”

蘇逸猶豫一下,隨後道。

“那我任你處置。”

江玄直接回答道,不過那語氣中卻是透著一股強大的自信。

“轟”當即,一股極為強橫的靈力瞬間從江玄體內爆發開來,他猛地衝了出去,隨後他那泛著金光的拳頭便立即轟出,凶猛無匹,隱隱間似乎還能聽見一道道清澈的龍吟聲響起。

“鏘!”

就在江玄出手的瞬間,蘇逸也是猛地拔出了手中長劍。

然而……“哢嚓!”

隻聽一道清脆聲在兩人碰撞的刹那頓時響起,那鋒利長劍頓時哢嚓一聲崩碎開來,隨即拳風陣陣,一瞬間竟將蘇逸直接震飛。

“嘭!”

蘇逸臉色大變,他的整個身軀瞬間猶如沙包一般倒飛出去,蹬蹬瞪連續退後了數十步這才緩緩停了下來。

“如何?”

江玄收回了手掌,神色平靜道。

“好可怕的一拳!隻怕化海境七重巔峰的對手都不一定能夠抵擋得住吧!”

當即,蕭遙天和沐秋玲兩人對視了一眼,都是看出對方眼中驚詫。

這江玄,簡直太恐怖了!化海境五重的實力,就直接一拳轟飛了一名化海境六重的強者!這種實力,簡直聞所未聞。

若非這事就發生在他們眼前,隻怕他們根本不會相信。

此時,就連他們中最為強大的楊飛羽眼中也是露出一抹震撼,尤其是看到江玄竟然一拳擊碎了蘇逸的長劍時,更是如此。

要知道,那長劍,可是一柄玄階極品的靈劍啊!“看來,江師弟,一定是修煉了極為霸道的煉體功法,否則根本不可能如此。”

楊飛羽口中喃喃一聲,隨即看向江玄的目光中,也是少了一份自傲,多了一份鄭重。

看來他們這位江師弟,還真是不簡單啊!那看似普通的一拳,卻讓在場的幾人都是認識到了江玄的強大。

看來傳言果真不假,這新人江玄,戰力極為強大,而且還是堪稱變態的那種。

“多謝!”

蘇逸走了過來,對著江玄致謝道。

他知道,若非剛剛江玄收手,隻怕那一拳便足以讓他身受重傷。

“無妨,我也隻是幫你解開心結而已。”

江玄擺了擺手,隨即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條金色的長鞭,道:“這次我毀掉了你的長劍,這條金鞭就算我給你賠不是,這是一條地階級彆的靈兵。”

“地階級彆的靈兵?”

“這出手……”“這身家……”周圍,楊飛羽等人都是神色一震,這江玄也太厲害了吧,隨手拿出一件地階級彆的靈兵,而且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好像這地階級彆在他眼中就和那市場上的大白菜一樣。

“這……這……太貴重了,我剛纔還對江師弟態度惡劣,不行,這個我不能收!”

蘇逸立馬拒絕道,雖然他很喜歡這條金鞭,畢竟這可是地階級彆的靈兵啊。

“你就收下吧,說到底是我打碎了你的長劍。”

江玄將金色長鞭遞給了蘇逸。

這條金鞭是上次外出曆練時,從狼牙堂堂主林修那裡得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