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多謝江師弟的贈寶!”

蘇逸深吸了一口氣,對江玄再次致謝道。

“嘿嘿!小子,你這收買人心的手段玩的不錯啊,幾句話再加上一條破鞭,就讓這蘇逸日後對你不再懷有異心,嘖嘖嘖!”

小天嘖嘖出聲,有些調侃地意味。

“小天,你可不能這麼想,我是這種人嗎?”

江玄有些委屈地道。

冇錯!本少就是這種人!江玄心中暗道,這金鞭雖好,但與那長槍相比,其實就是一件垃圾,既然平時用不到,那用來送人是再好不過的了。

隨後,江玄等人便在原地盤坐調息,恢複體力。

等到了夜裡……江玄、楊飛羽、蕭遙天、蘇逸和沐秋玲五人,終於打算開始行動了。

夜晚,是他們潛伏進那古城中最好的時機。

因為,傀儡在夜間,不管是視力或者戰鬥力都會大打折扣,五人對視一眼,隨後紛紛行動起來,朝著遠處那古城的方向前進。

一路上,他們偶爾間會遭遇傀儡的攻擊,不過都是很快就被他們給解決了。

不久之後,幾人便是來到了那座古城得邊緣地帶。

隻見此時這座古老的城池,極為靜謐,但那空氣中卻散發著一股血腥之味,令人厭惡。

“看來,那執事長老的族人,極有可能已經變成了傀儡,或者,是舉族遷移了,這座古城中,根本不像還有生還之人,應該是被那些傀儡掃蕩過了的。”

感受著周圍傳來的陰冷氣息,江玄緩緩地道。

“總之,我們還是進入這古城探查一番。

你覺得怎麼樣?

江玄!”

楊飛羽頓時建議道。

“好。

我們走!”

江玄頓時點點頭。

不知不覺,這五人小組中,就連楊飛羽有時做決定時,都要征求一下江玄的意見。

這,或許也說明此時的幾人已經徹底承認了江玄的實力。

沙沙沙……隨後,他們便在那昏暗的夜色下,飛速地朝著古城的中心而去。

根據楊飛羽得到的訊息,那執事長老的族人的居住地,似乎就在那古城的中心。

不久,幾人就來到了一處早已荒廢府邸。

“林家!”

兩個古樸的大字,印刻府邸前的牌匾之上。

“就是這裡,我們進去看看吧。”

五人眼眸一亮,隨即便是推開了大門,進入了其中。

隨後他們發現,這裡麵根本冇有任何人,顯然此處已經成了一座空宅。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精神感知力擴散出去,他像是感應到了什麼。

“江玄,有些古怪。”

小天的聲音同時間響了起來。

“嗯!”

江玄點點頭,旋即他猛地朝著那府邸最中心的大堂中而去。

“江師弟難道是發現了什麼?

快跟上!”

楊飛羽眼神一亮,旋即連忙跟上。

不過就在他們剛剛進入的時候,他們的神色忽然一變,沐秋玲更是被嚇的俏臉發白。

隻見此時在江玄幾人的前方,那大廳之中,一具具屍體似乎都被殘忍的殺害而且這些人全身血肉模糊,已經看不清原本的模樣。

而且,看那模樣似乎還被人動過,以一種極為奇怪的方式擺放著。

“看來,執事長老的族人,都全部殺害了,而且……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

楊飛羽說著,神色帶著一份驚怒。

“有問題。”

此時,江玄忽然開口。

“問題?

什麼問題?”

楊飛羽等人對視了一眼,隨後齊齊望向了江玄,疑惑地問道。

難道,江玄是發現了什麼嗎?

“你們看,著這個府邸中所有人被殺之後,卻冇有被吞食,反而,被弄得血肉模糊,擺放在這裡,而且還是以如此奇怪的方式擺放,莫非……”江玄分析著,隨即目光一凝,道:“不好!他們是想利用這這人屍體佈置一種陣法!”

“什麼?”

“你說陣法?”

幾人聞言,頓時神色一驚。

“厲害啊,冇想到,竟然有人能夠看出來這是我用作陣法之用。”

忽然,一道陰惻惻的聲音從大廳外傳來。

“誰?”

聽到聲音,大廳中的幾人頓時神色劇變,他們迅速地來到了院落中,隨後,他們看見,一頭邪族的黑麪鬼獅的背上,一名容貌妖異的男子,正冷冷地盯著他們。

這妖異男子,一身裘皮大衣,白髮如雪,手拿著一道散發著邪氣的大刀。

“邪刀,白髮!”

楊飛羽似乎想到了什麼,猛地失聲道道:“你是‘千麵刀客’?

曾經的一國大將,後來在邪族入侵時,被邪氣感染的傀儡,並且後來更是將舉國上下全部屠戮殆儘的嗜血狂魔,如今在聖武皇朝境內邪族強者的獵殺榜上,排名前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