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明指!轟隆!此時,突破到了化海境五重的江玄,在血脈之力的數倍戰力增幅下,江玄一指點出,一尊金光閃耀的巨大手指,整整有著近五十米,直接從長空轟下。

“啊!”

那邪族強者想要逃離,但卻依舊阻擋不了死亡的下場,他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嚎聲後,便是直接被江玄一指直接崩碎成一灘肉泥。

“唰!”

江玄伸手一吸,頓時將那邪族強者體內的邪珠吸入手中,裝了起來。

這枚化海境七重的邪族的邪珠,其價值,絕對堪比一尊化海境八重的傀儡邪珠。

要知道,一個普通化海境傀儡的邪珠,若是回到宗門兌換,就可以兌換許多的靈石了。

“這一枚強大邪屠族強者的邪珠,最少也能兌換一百萬塊靈石了!”

江玄喃喃一聲,眼神微亮。

這一次,自己還真的是收穫頗豐。

不僅藉助著那邪族強者的壓迫再次提升了修為,而且,還得到了一枚價值如此之高的邪珠。

雖然,這一次邪屠族禍亂對於尋常人來說是一場災難,但對於江玄這種宗門弟子而言,則是一場巨大的機緣,一次足以讓他們得住蛻變的機遇“小子,你竟然殺了邪族強者。

該死!”

遠處,千麵刀客麵色難看,他死死盯著江玄,隨後又看向正在與自己打鬥中的楊飛羽,神色陰狠道:“既然如此……那你們就都去死吧!”

千麵刀客說著,隨後他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火爐,火爐不斷顫動,其中似乎有著一道道邪惡到極致的嘶吼聲傳出。

這是一個威力巨大的邪族靈兵!擁有著極其強大的威能!一瞬間,在場的人就連楊飛羽和江玄,都是生出了一抹危機感。

“聯手!”

楊飛羽和江玄對望一眼,頓時站成了一排。

不過就在這時……“誰敢殺我金陵峰弟子!”

忽然,一道大喝聲從遠處傳來,聲音滾滾,帶著的無窮的力量,彷彿連那空氣都是承受不住那可怕的力量而爆炸開來。

隨後,一股淩厲的劍意,瞬間從遠處奔襲而來,勢不可擋。

“化海境八重強者!是那林漠軒!”

突然,千麵刀客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他猛地神色驚變,瞬間朝著另一個方向暴射而去,根本一絲留下的意思。

“嘩!”

不過就在這時,一股強橫到極致的威壓,瞬間降臨在了這座古城。

“噗!噗!噗!”

古城中無數傀儡,無論是何等境界的,這一刻全部爆體而亡。

唰!隨後,隻見一道身影降臨到了這裡,那是一個身穿黑袍的年輕男子,他麵龐如刀削,目光冷傲,他手持一把長劍,渾身氣息如淵如海,深不可測。

“最少也有著化海境八重後期、甚至是巔峰的修為!”

小天凝重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化海境八重後、甚至是巔峰?”

江玄心頭一震,這青年男子,應該就是楊飛羽譚恩口中的林漠軒師兄,擎天宗府內門戰力榜第五的存在,其修為,隻差一步,便可踏入化海境真正的巔峰之境,成為高高在上的核心弟子,極為恐怖。

要知道,江玄的黃金傀儡最強戰力,也就是化海境九重,在林漠軒這種天驕麵前,或許也隻能與其戰成平手罷了。

“林師兄!”

楊飛羽等人此時紛紛上前,抱拳說道:“剛剛若不是走林師兄,隻怕那千麵刀客,就要使用那邪族靈器擊殺我們了。”

“千麵刀客,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林漠軒目光淡漠,說話間,語氣中帶著一份強大的自信,這是他對自身實力的認可。

不過,就在他剛要追上去時,他突然看到了他們中的一道白衣身影。

“你是誰?”

林漠軒開口道。

“林師兄,這位是我擎天宗府靈劍峰一脈的新人弟子,叫做江玄。”

楊飛羽連忙介紹道。

“靈劍峰?

那個冇落的一脈?”

林漠軒點點頭,流準備離去,不過就這時,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頓時停下了腳步,一股無比強橫的氣息,頓時籠罩住了江玄,冷聲道:“江玄……你就是那個江玄?”

轟!“哢嚓哢嚓……”下一刻,一股股可怕的氣息,就如狂風巨浪一般拍打在江玄身上,讓得江玄神色瞬間大變,他隻覺得身體像是承受著萬斤之力。

怎麼回事?

這林漠軒,自己從未見過,怎麼會突然向自己出手?

當下,江玄心中也是生出一股怒意。

他咬著牙,神色冰冷道:“林師兄,我好像冇得罪過你吧。”

而此刻,這突然出現的一幕,也讓楊飛羽他們都是神色驚變,道:“林師兄,你這是……”他們不明白林漠軒為何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