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隻見擎天宗府弟子這邊,那為首的一人乃是林漠軒。

此時的他神色冷漠,一身黑袍,手中握著一柄長劍,那長劍似乎有金色光芒閃耀,顯然是一柄不俗的地階靈兵。

而對麵的邪族大軍,也是站著一道身影。

江玄走上前去,目光透過人群,頓時看到了那道身影,白髮飄飄,似乎還揹負一柄大刀。

正如他所料,是那千麵刀客!“千麵刀客,我追殺你整整一個月,冇想到,你卻是隱藏在這裡,要屠殺這十數萬人,來催動你這邪惡火爐,真是罪該萬死,今天我就必取你首級,為民除害!”

林漠軒渾身綻放恐怖劍氣,他手中長劍一陣嗡鳴,虛空頓時充斥著一股無窮的劍意,彷彿無物不破。

“嘁嘁嘁,林漠軒,想要奪取本座的那尊寶物就明說,彆說得大義凜然。”

千麵刀客也是森然一笑,妖異的臉上,露出一絲嘲諷。

“找死!”

被千麵刀客一語話中,林漠軒神色陡然冰冷了下來。

“黃金斬!”

林漠軒口中一聲暴喝,旋即一劍斬出,瞬間虛空中化作一道無比巨大黃金巨劍,猛地落下,其中散發著無比的淩厲的氣息,瞬間殺向了對麵的千麵刀客。

“原來這一招叫做‘黃金斬’,應該就是金陵峰一套極其強橫的靈訣了,我記得楊飛羽之前也使用過一次,應該算是大範圍傷害攻擊靈訣,不過在這林漠軒手中施展出來的威力,不知道比楊飛羽當時強橫多少。”

心中閃過這道念頭,江玄很想觀摩這場大戰,以真龍秘典推演、領悟。

但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唰!江玄隱藏在人群中,他趁著高空上兩尊強者的大戰,施展魅影無蹤,迅速地朝著這城池的深處而去。

在其周圍,因為各大宗門弟子已經和那群傀儡大軍戰鬥在了一起,所以很好混入那城池的深處。

一路上,江玄精神感知力散發,感應路線,而小天也是知道情況緊急,他們必須在兩大強者大戰的短短時間內,快速找到那千麵刀客口中的邪族鼎爐,然後偷走逃跑。

嗡!頓時,小天也是連忙釋放出了自己獨特的查探能力,一下就找到了一個目標點。

“西北方向,有一座魔塔,魔塔下當,有強大的邪氣波動,應該就是那千麵刀客要屠殺十幾萬人鑄煉的寶物,江玄,你快去看看。”

小天的聲音也是帶著一份急迫,在腦海中響起。

“好!”

當下,江玄甚至是都來不及去多想,便直接沿著小天所說的方向衝去,路上看守城池深處的傀儡侍衛,也是直接被江玄一槍粉碎。

一個月的時間,江玄的實力,不知道剛進來時要強橫多少。

可以說,江玄現在的實力若是遇到一個月前的自己,隻怕那時的自己也隻有逃跑的份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江玄終於看到了遠處的一座魔塔,那裡魔氣森森,四周也是被一股黑色的霧氣所籠罩著。

“唰!”

當即,江玄魅影無蹤施展到極限,直接化為一道黑影,瞬間竄入了那魔塔中,他冇有絲毫猶豫,直接朝著是魔塔底下的衝去。

轟隆!一拳轟碎一座玄鐵鑄造的地下門,江玄隨即就朝著裡麵衝去,他看到了一片黑色池水,那黑池上,一張散發恐怖波動的黑暗魔圖,正懸浮在那裡,無數魂魄虛影,在其中哀嚎。

“江玄,我感應到了,那張圖,就是屠殺古城十數萬人煉製的寶物,絕對就是這張圖!”

小天有些凝重的聲音頓時響起。

聞言,江玄也是點了點頭,旋即就直接朝著那張黑暗魔圖飛射而去。

“是誰?”

“膽敢擅闖我邪屠族領地!”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道聲音頓時響起。

那是一個個不似人樣的邪族強者,頓時衝了出來,他們身上充滿著暴戾和凶煞的氣息。

江玄一眼望去,頓時見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身影,正站在那著的,都是一個個邪族強者。

“這裡麵,竟然是一處邪屠族強者的老巢,看來,那千麵刀客,屠殺古城中的十數萬人,不僅在煉製這寶物,更是從另一個邪惡空間,召喚接引來了這麼多邪族強者,莫非,他想憑藉這些邪屠族的軍隊,爭霸聖武疆域?”

江玄心中想著,隨即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施展自己最強一招。

“冰火漫天!”

冷冷的喝聲,夾雜恐怖的殺意,從江玄的口中傳出。

他一槍落下,瞬間淩寒槍法和青焰歸元劍意境融合一起,一片冰寒之氣,夾雜著火焰之力,燃燒千米,瞬間覆蓋住了那遠處衝過來的密密麻麻一片邪族強者的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