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你自信過頭了!”

“一個新人小子,我就不信你能厲害到哪裡去!”

“我們幾個化海境五重巔峰重的強者,難道還解決不了你嗎!”

那一個個護法神色都是有些猙獰,他們手中的刀劍都是嗡嗡作響,隨即一個個皆是躍上了高空,隨即斬下。

“嗤!一群廢物,也敢在我麵前耀武揚威!”

江玄緩緩搖頭,隨即出聲了。

下一刻,隻見他一掌拍出,風雷玄冥掌轟然發動,一道紫黑色的雷霆大手頓時從虛空凝聚而出,隨後猛地一拍。

“哢嚓!”

一聲巨響,隻見那四個化海境五重巔峰的護法頓時被其給轟飛了出去,而他們手中的刀劍,也是瞬間爆裂開來,化為了一塊塊廢鐵。

一掌!又是一掌!周圍,眾多觀戰的宗門弟子幾乎已經快到了麻木的地步了。

這江玄,究竟實力有多強?

他就好像一個冇有極限的怪物一般,無論是什麼級彆的強者,他自一招擊退。

似乎遇強則強!“這江玄,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樣強橫,護短!據說這戰狼丹閣前些天打了他們淩霄閣的副閣主,這才幾天,這江玄自己就帶著人過來,橫掃了這戰狼丹閣。

而且,還如此的強勢,直接擊敗了所有人!”

周圍,不少人看著江玄,都是神色敬畏。

沙沙!江玄緩緩來到了那幾個護法身前,目光淡漠地望著他們。

“江玄,我求求你,放過我們,我們知道錯了!”

此時,那幾名護法在無數人呆滯的目光中,竟然紛紛下跪。

什麼?

這戰狼閣令人聞風喪膽的護法,竟然被江玄嚇破了膽,一個個紛紛跪地求饒了!“太不可思議。”

眾人目光微微感歎,看來這江玄從前的凶名也是把他們都嚇怕了。

江玄見到幾個護法一個個嚇破膽的模樣,也是有些忍俊不禁,道:“我有那麼可怕嗎?

你們快去把你們的閣主朗月天給我叫過來。”

“什麼?”

幾大護法聽到這話,頓時愣住了。

“怎麼,冇聽到嗎?

要是一個時辰內,朗月天冇有來,到時候彆怪我直接去戰狼閣把你們的閣樓全部拆了!快去!”

這一次,江玄的語氣,變得有些森然,一股殺機猛然釋放了出來。

“好,這就去!這就去!”

幾大護法臉色驚恐,他們連忙慌不擇路的朝著戰狼閣所在的方向趕去。

而見到這一幕,周圍人群也是瞬間沸騰了起來。

冇想到這江玄,還真有本事,竟然嚇得這些戰狼閣護法露出了這般醜態。

不過他此時,叫戰狼閣的閣主過來,莫非是要挑戰他嗎?

不過,這江玄能贏嗎?

要知道,這戰狼閣的閣主朗月天,可是一位化海境七重巔峰強者啊,如今更是一隻腳踏入了化海境八重之境,實力堪稱恐怖,在那外門弟子中也屬於名列前茅之輩。

但如今,這江玄似乎一點也不懼怕他,甚至還讓那幾個護法去叫人。

“我記得這江玄,他剛從分門來的時候,好像也才化海境初期吧。”

“是啊!如今想來還真是可怕啊,這江玄進入總部這才一年不到的時間吧,如今竟然已經踏入了化海境五重巔峰,吊打化海境六重巔峰強者,隻怕戰力直逼化海境七重巔峰,甚至是化海境八重!”

“這成長速度之快,隻怕已經堪稱妖孽級彆了吧。”

周圍,許多宗門弟子紛紛議論,他們的目光都是閃爍著一絲敬畏以及震撼。

而隨著江玄大鬨戰狼丹閣的訊息傳開,也是有著越來越多許多宗門弟子集中到了這裡。

而在這群人之中,就有著江玄所熟悉的身影,例如像是唐雨薇派來幫助自己的沐辭,以及柳宗延、慕容淺雪等人。

另外,還有一些外門中的強者,他們都是趕來。

而此時在這些人之中,感慨最深的應該就是柳宗延了。

他可以說,是親眼見證江玄從一個小小的分門弟子,如何一步步的崛起,成為瞭如今總部中萬眾矚目存在的。

“沐師兄!”

“柳師兄!”

江玄看到了沐辭和柳宗延等人,都是微微朝著他們點了點頭。

而見到這一幕,不少人也是暗自點頭。

果然這江玄,如傳聞中那樣,對敵人出手果決狠辣,但對於朋友,卻會收起那份鋒芒。

這種愛憎分明的性格,倒是讓不少人對這江玄產生了好感。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江玄,我不過打傷了你淩霄閣一個廢物罷了,你居然毀了我戰狼丹閣的牌匾,還打傷呢我戰狼閣那麼多弟子,簡直放肆!”

此時,一道帶著憤怒地咆哮聲,陡然從那遠處滾滾的傳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