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伴隨著腦袋傳來的劇烈疼痛感,江玄猛然驚醒了過來。

“這是……”他發現自己竟然進入了一片星辰世界中。

無儘的星域星羅棋佈,浩瀚無垠。

其中,在那無數星辰中,有九顆星辰尤為明亮,光輝閃耀,竟將周遭星辰的光輝都給遮掩過去。

它們緩緩的運轉著,彼此之間似乎存在某一種吸引一般,牽引著對方。

直到最後,九顆星辰宛若化作了一體,連成了一條直線。

九星連珠!“吟!”

不知何時,一條無邊無際的神龍突然出現,盤旋在九星之間。

神龍的雙目威嚴而霸道,全身上下彷彿透著一股君臨天下的強橫氣息。

“吾乃至尊神龍,天穹之下萬古至尊。”

那神龍的目光似乎穿越了萬古,落到了江玄的身上。

頓時,江玄渾身一激靈,他感覺自己在這條神龍的麵前彷彿完全被看透了一般,再冇有任何的秘密。

“前輩為何會在此?”

江玄試探著開口,他雖然隻是一名小小的支脈子弟,但從小也曾聽爹孃講過一些傳說中的故事,眼前的這一位極有可能是來自上古時代的一位大能存在。

“三千年前的一場大戰,我遭人暗算,身死道消。

小子,我感知到你心中的不甘,我希望你得我傳承之後,終有一天能夠前往龍族,救我族人出來。”

那神龍的語氣中似乎帶著一股淡淡悲涼之意。

隨後,還不待江玄反應,隻見那神龍一聲咆哮,那九天之上的九顆星辰竟化作了一個個神秘的符文衝入了江玄的腦海之中。

當江玄再次看清眼前景象的時候,發現自己又回到了現實。

“呼——”江玄深吸了一口氣,有些迫不及待的消化著自己腦海中出現的資訊。

“《九星神龍訣》,傳說上古時代的至高絕學,練至大成,可化身神龍,肉身無敵,睥睨天下!”

江玄神色激動不已,他冇想到自己竟然會有一天會得到上古大能的傳承。

日後他要走的路,註定不會平凡。

“放心吧!得您傳承,恩同再造!今後我必定前往龍族,救你族人。”

江玄在心中暗暗下了決心。

“咦!我的境界突破到了開脈境三重了。”

此時,江玄有種想要仰天長笑的衝動,這一次不僅僅得到了一個可怕的傳承,就連修為都是一日千裡。

“哼!江漠。

平時你們這些主脈子弟總是仗著自己的修為,欺負我們支脈子弟。

這一次你就等著瞧吧!”

江玄是一個愛憎分明的人,滴水之恩,定當湧泉相報。

但若有人欺他,定當十倍奉還。

……采摘到了風陽草,江玄冇有再繼續逗留,他身形如風,很快便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房屋。

“哥哥!快過來吃飯!”

剛剛回到家中,一名少女便直接迎了上來,她拉著江玄來到飯桌前,盈盈一笑道。

“靈兒,喏!這是給你的風陽草,等哥哥我有了錢,就給你買避寒丹,到時候你就可以不受寒毒的侵擾了。”

江靈兒乖巧的點了點頭,雖然如今家境貧寒,但對於哥哥所說的話,她一直深信不疑,哥哥說行就一定行。

……第二天清晨,江玄並冇有出門,而是在自家的院落中不斷的修行。

“吟!”

院落中,一道龍形勁氣在江玄的掌下拍出,氣勢驚人。

“還是不夠!”

江玄握了握手掌,如今他雖然得到了《九星神龍訣》這本絕世功法,但卻缺少了身法類的功法。

“看來要去藏書閣看一看了。”

說罷,江玄就直接朝著藏書閣的方向走去。

……藏書閣位於在江家府邸的西麵,要去往藏書閣便會經過演武場。

當江玄經過演武場之時,一道喝聲讓他的腳步停了下來。

“嘿嘿嘿!江玄你倒是不怕死,冇想到這麼快就過來送死啦!”

江玄皺了皺眉,他看向了前方。

“江漠,今天可還冇到三天呢?”

出現在江玄麵前的,正是昨天提出要切磋的江漠。

“那又怎樣?

老子等不及啦!”

江漠猙獰的一笑,他舔了舔嘴唇,眼中閃過了一抹殘忍之色。

若是換作之前,江玄一定會被嚇得失魂落魄,但如今……“好啊!不過我時間寶貴,要不我們就一招定勝負?”

江玄神色認真的道。

“嘿嘿!這小子倒是聰明,知道自己打不過江漠,竟然提出了這個辦法,恐怕是想要藉此將傷害降到最低吧!”

“不過,他也不想想,憑藉這他那還不到開脈境一重的實力,依舊冇有贏的可能。”

看到演武場的二人,不少江家子弟圍攏了過來,他們一個個眼神憐憫的看著江玄。

果不其然,在聽到江玄的話後,江漠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隻見他的身軀頓時彈射而出,雙手手掌化作了鷹爪,猶如獵鷹撲食般殺向江玄。

“這是……《風鷹十八爪》!”

周圍一眾人見到江漠出手的功法,一個個都是驚撥出聲。

要知道,這《風鷹十八爪》雖說乃是一種下品靈訣,但是這種靈訣卻是以招式多變,刁鑽狠辣而著稱的。

修至大成時,《風鷹十八爪》可堪比中品靈訣。

而據眾人所知,冇有達到開脈境一重的江玄是冇有資格修煉靈訣。

“這下江玄完了!”

眾人一陣搖頭,遇到使用了《風鷹十八爪》的江漠,江玄隻怕下場會很慘。

“好狠的手段。”

江玄神色冰冷,他不是傻子,江漠這一招若是放在之前,足以讓他一個月下不來床。

“不過……”江玄眼中閃過一抹冷笑,自從那天醒來之後,他發現自己的腦海中,不僅擁有了《九星神龍訣》這套絕世功法,更是得到了那位神龍前輩前世的記憶,這其中便包括了戰鬥的經驗。

那風鷹十八爪雖然剛猛無比,但防禦力卻不強,若是能將力量集中於一點,其武學可破。

……“去死吧!”

見到一動不動的江玄,江漠一聲獰笑,他右手探出,就要廢了江玄。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忽然動了,隻見他的腳步朝著前方一跨,而後集中全身修為的一指便與那攻擊而來的一拳重重的轟擊在了一起。

“哢哢哢!”

隨後,眾人便聽到一陣骨骼碎裂之聲傳了出來。

“嗤!這小子不自量力,以為一招就能避免被打成重傷!”

“是啊!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就敢在提出這一招之約!”

“看來江漠這一拳足以讓他半年下不來床……”“啊!”

然而,當那殺豬般的叫聲傳出時,他們這才發現這叫聲竟是從江漠的口中發出的。

“這怎麼可能?”

周圍圍觀的一群江家子弟一個個猶如見鬼一般望向場中的景象。

“敗你,一招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