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門昌,他是血魔宗宗主的第五子,在血魔宗中被人稱為‘血魔五公子’,他天賦異稟,天生精神力超出尋常人數倍,而且其煉丹天賦在年輕一輩至今無人能敵,不過此人好色成性,各大門派人人皆知。”

“此次他前來,明麵上是為了拜訪我瑤星峰的一位丹道大師,暗裡其實是想藉機尋求美色,他剛剛一直死纏爛打,我根本不想理會他,不過他的身份特殊,我也不好直接撕破臉。

所以,你能幫幫我嗎?

這一次,就算是還我上次幫助你壓住執法閣的恩情如何?”

百裡蓧夢急切地傳音道。

“冇問題,不過,這一次我打傷了戰狼閣許多弟子的事情,還能不能讓你幫我在執法閣那邊說說?”

江玄傳音,其意思十分明確。

“好!我答應你。”

百裡蓧夢很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那好,成交。”

江玄點了點頭,眼中也是閃過一絲笑意,旋即他竟直接將百裡蓧夢摟在了懷裡。

“江玄,你的膽子可真是越來越大了,連師姐的便宜你也敢占。”

百裡蓧夢被江玄突如其來的舉動,也是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當即白了他一眼。

對此,江玄搖了搖頭,傳音道:“夢兒師姐,為了趕走這無賴,隻能先委屈一下師姐了,待會你一切聽我安排。”

兩人傳音後,達成協議。

不過這一幕,兩人之間那親密的舉動,卻是讓那西門昌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雜役弟子的服飾?

低賤的東西,也敢和我搶女人?”

西門昌見到江玄身上擎天宗府雜役弟子的服飾,心中頓時湧出一股怒火。

“這位小兄弟是?”

不過雖然心中憤怒至極,但這西門昌臉上卻依舊掛著一抹淡笑,隻是這笑容中帶著幾分冷意,此時他看著江玄,緩緩地問道。

“我是夢兒的未婚夫,這件事情乃是我們兩家自小定下的娃娃親,所以……”說到這,江玄挽著百裡蓧夢的腰肢的手掌更用力了幾分,那一臉的冷意地盯著西門昌,那意思已經十分明顯了。

“你說你是她的未婚夫?”

西門昌聽到這話,頓時嗤笑一聲,目光冷冽地道:“你不過區區一個擎天宗府的雜役弟子,有什麼資格成為夢兒的未婚夫?”

“資格?

就憑我們的感情深厚。

是吧,夢兒!”

江玄語氣忽然變得溫和了下來,對著近在咫尺的佳人笑道。

“嗯!”

百裡蓧夢被江玄這般親昵的稱呼,也是弄得臉頰有些通紅,不過她依舊是點了點頭。

看到二人那打情罵俏的模樣,西門昌神色頓時冷了下來,他緩緩道。

“哼!我身為血魔宗的五公子,修為已經踏入化海境八重巔峰,身份地位絕對媲美你擎天宗府的核心弟子,而且,我還是一名煉丹師,這一切,都讓我有資格追求夢兒,而你小子?

僅僅憑藉著兩者的感情,在這武道世界中,是顯得有多麼的可笑!”

西門昌開口道,他的目光冷冷地盯著江玄。

“原來,你所謂的資格,指的就是你的實力,你的丹道啊!”

江玄譏笑一聲,隨即看著臉色陰沉的西門昌,道:“不過你憑什麼以為藉助丹道和實力,你就能夠追求到夢兒呢!實話告訴你吧!你所謂的資格,在我麵前,不過就是一句笑話。”

“什麼?

你不過擎天宗府一個雜役弟子,也敢和本少這麼說話?”

西門昌聽著江玄毫不留情的譏諷話語,頓時傲然大怒,道:“小子,我看你是活膩了,竟然敢對本公子這麼說話!”

話落,他的手掌探出,就要抓向江玄。

“江玄,小心。”

百裡蓧夢頓時驚呼道。

“哈哈哈,不過是一個血魔宗的廢物罷了!”

江玄神色不懼,他大笑一聲,旋即一拳轟出。

轟隆隆!頓時,一道可怕的音爆聲頓時響起。

蹬蹬瞪!煙塵散去,江玄依舊站在原地,彷彿一座巍峨大山一般紋絲不動,而對麵的西門昌則是神色劇變,在連連倒退了數步這才緩緩地停了下來。

“好可怕的肉身力量!”

西門昌望著著不遠處神色平靜的江玄,眸子中終於露出了一絲震驚。

從剛纔從江玄爆發的氣息中,西門昌早就知道他不隻是雜役弟子,化海境六重,其實力至少也是擎天宗府的外門弟子。

不過,就算是化海境六重的修為,那也應該是自己占據著上風纔對,甚至剛剛自己的那一掌便能夠將這江玄徹底擊殺。

然而令他冇想到的是,最後落入下風的,竟然會是自己。

“江玄,你的實力?”

此時,就算是百裡蓧夢那絕美的麵容上,也是露出一絲驚訝。

她可是很清楚,一月前,江玄不過才化海境五重。

但這短短的一個月的時間,江玄到底經曆了什麼,竟然突破到了化海境六重。

而且,戰力如此強橫,絕對並非是那種依靠丹藥之力強行提升上來的修為。

“小師弟,你真是讓師姐越來越好奇了呢。”

百裡蓧夢美眸眨了眨,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好奇。

一開始,她主動接近江玄,是因為楚天心的命令。

以前,在百裡蓧夢心中,江玄不過是自己父親百裡承澤從凡俗中尋找一個尋常弟子罷了。

但隨著對江玄的不斷瞭解,看著他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在百裡蓧夢心中,江玄的地位和印象,仿若也是發生也變化。

而此時,江玄自然不知道百裡蓧夢心中在想些什麼。

他隻是看著不遠處的西門昌,冷笑道:“連我這個擎天宗府‘低賤’的雜役弟子的一拳都抵擋不住,你還有什麼臉麵呆在這,識相的快給我滾,彆讓我再看見你。”

“小子,你放肆!”

西門昌神色大怒,不過他也知道,這裡乃是擎天宗府的地盤,他作為其他宗門的弟子,根本不可能在這裡對江玄做什麼!而且,他覺得這江玄的實力也絕不止表麵上看上去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