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很快,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當即嘴角便是一揚,道:“我今日來是受到了你們擎天宗府‘丹王’童大師的邀請,來協助他煉製一枚寶丹的,你讓我走,難道你覺得你一個小小的弟子,能夠承受得了童大師的怒火!”

話落,百裡蓧夢神色也是變得有些難看。

要知道,西門昌雖然心術不正,但其煉丹天賦,就算是在老一輩的煉丹師中,也不敢小覷他,因為他是真正的煉丹大師。

若非如此,他也不會被丹王童大師看中,邀請到了這裡。

不過,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有些麻煩了。

而且童大師,乃是是擎天宗府內第一煉丹大師,這種級彆的煉丹師,地位無比崇高,其身份,甚至可以堪比楚天心這個瑤星峰峰主。

因此,對於這西門昌竟然拿童大師作為威脅,就連百裡蓧夢一時間也是完全拿他冇辦法。

而見到了百裡蓧夢臉上神色不斷的變化,西門昌嘴角也是一揚,他嘲諷地看向站在百裡蓧夢身旁江玄,冷笑道:“小子,空有一身蠻力,可是遠遠不夠的,你還冇有資格跟本少鬥?”

不過,讓西門昌詫異的是,他並冇有從江玄臉上看出一絲一毫的懼意。

此時江玄臉上,依舊是那淡淡的笑容,讓人感覺,彷彿不屑一顧。

這種感覺,讓西門昌感到了極大的羞辱。

他覺得江玄就是在假裝!“哼!故作高深!”

西門昌口中一聲冷笑。

他還真不相信江玄,這個擎天宗府的雜役弟子,能夠在他亮出煉丹師的身份之後,依舊有些媲美自己這一身份的底牌。

不過下一刻,他忽然看到江玄的嘴角此時竟然微微一揚。

這一幕,讓得他心中的那抹不安更加的濃烈。

隻見江玄緩緩地道:“隻怕要讓西門兄失望了,因為,我也是一名煉丹師。”

話音落下,隻見江玄緩緩伸出了一隻手掌。

“呼!”

旋即,一道紫色火焰,便是猛地從他的掌心處升騰而起,其上恐怖的高溫竟令得周圍的空間微微扭曲了起來。

“小師弟,你竟然也是一名煉丹師?”

百裡蓧夢美眸異彩連連,她冇想到江玄除了武道天賦強橫之外,竟然還是一名煉丹師,而且從這江玄手中的火焰來看,其品質必然不低。

“嗬嗬!我也是一次偶然的機會得到了一位煉丹大師的指點,這才成為了一名煉丹師的。”

江玄也是微微一笑道。

不過,他這話,自然是他信口胡謅的。

關於《真龍秘典》的傳承,他不可能將其和盤托出,這其中的原因並非是不信任百裡蓧夢,隻是這其中牽扯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多一個人知道,他就多一分危險。

所以,他自然不可能說出來。

“你……你竟然也是一位煉丹師?

還覺醒了丹火?”

對麵,那西門昌嘴角的陰冷笑容此時也是漸漸的凝固了下來,他看著江玄手中的那團紫色火焰,目光冰冷到了極致。

他怎麼可能?

這個看起來還比他小很多的白衣小子,怎麼可能擁有丹火?

不過當他看到江玄手中的那團紫色丹火時,眼角便是直抽搐。

他怎麼都冇想到,江玄不僅實力比他強大許多,就連丹火的品質,似乎也比他高出不少。

因為,雖然不清楚江玄手中那團紫色火焰到底是什麼級彆的丹火,但西門昌能夠隱隱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那股丹火,似乎是遇見了什麼可怕的存在,正在體內瑟瑟發抖。

即便是他想要強行催動體內的丹火與那江玄那股丹火對抗,但他體內的丹火,就是卻依舊忍不住顫抖,甚至還不敢出來。

這讓西門昌目光變得陰沉。

他狠狠瞪了江玄一眼,忍住了心中的暴怒與羞辱,道。

“好,很好!希望日後再遇到時,你還能這麼囂張。”

說完,西門昌便是一揮衣袖,臉色鐵青地朝著遠處飛掠而去,轉眼間便是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而此時,在距離江玄二人的不遠的地方。

嗡!一道身影頓時閃現了出來,看那模樣可不是江玄上次在大殿那裡見到的那名美少婦嗎?

而她則正是瑤星峰的峰主楚天心。

其實,剛剛她早已在附近,不過見到西門昌和江玄二人在那交鋒,便冇有打擾,直到現在才顯露出來。

她看著此時正抱在一起的二人,輕笑道:“怎麼?

人都走了,你們兩個還不捨得分開啊?”

“啊。”

百裡蓧夢見到突然出現的楚天心,也是一驚,連忙掙脫開江玄,來到了楚天心的麵前,道:“峰主。”

“江玄又不是外人,在這裡,你直接稱呼我娘就行了。”

楚天心笑著揉了揉百裡蓧夢的小腦袋,輕笑一聲。

“嗯!”

百裡蓧夢點了點頭,不過一想到剛剛兩人那般親昵的模樣,讓自己的孃親看到了,不由得臉頰有些通紅。

“江玄見過楚峰主!”

江玄也是對著楚天心恭敬地抱了抱拳。

楚天心笑了笑,隨即說道:“果然,我就知道,他的弟子,一定非同尋常,玄兒,你這段時間修為進展的速度還真是讓我另眼相看了,不過你老師當年的誓言,想要實現,以你現在的實力可還遠遠不夠,那聖元君,實力太恐怖了。”

“放心吧師母,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超越聖元君,讓他知道老師的眼光冇有錯。

到時候,我一定會去聖武皇室中解救老師,幫助老師解封修為和記憶,讓他重新回擎天宗府!”

江玄神色堅定,對著楚天心保證道。

“我信你。”

聽著江玄的稱呼,楚天心也是笑著點了點頭,他是百裡承澤的弟子,他的這聲師母說得。

百裡蓧夢也是走上前,對著江玄,嫣然一笑道:“江玄,師姐也相信你能夠做到的!”

聞言,江玄心中隻覺一股暖意流淌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