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大師,要不我給你推薦一個煉丹天才,我相信他一定能夠幫助煉製丹藥的。”

江玄眼眸帶笑,道。

“誰?”

童大師目露疑惑問道。

“嘿嘿!大師,此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江玄自信地道。

“你?”

童大師神色一怔,旋即便是露出了一抹譏諷,道:“小子,你彆說老夫看不起你,但就憑你一個雜役弟子,你懂什麼煉丹之道?”

“江玄,童大師乃是我擎天宗府第一煉丹大師,此次煉製的丹藥非同小可,你可不能妄言啊。”

此時,就連楚天心神色都是露出了一抹擔憂。

“師母放心,既然我這麼說了,那麼就一定是有把握的。”

江玄開口道。

旋即,他緩緩伸出了手掌,旋即便是一招。

“呼!”

頓時,一團紫色的火焰,頓時便出現在了江玄的掌心之中。

雖然剛剛的西門昌看不出來這丹火究竟達到何等品階,但江玄不信,這童大師也會看不出來。

雖說這股丹火乃是江玄從紫電驚雷丹中抽離出來的火焰,但按照江玄猜測這團丹火的品質也絕對不低。

“哦?

你也擁有著丹火?”

童大師看著江玄手中升騰的紫色火焰,眼眸中也是露出了一抹異色。

看著江玄那一臉自信的模樣,童大師頓時便想冷笑幾聲,滅滅這小子的氣焰,畢竟,剛剛的江玄可是把他氣得不輕啊。

不過就在童大師目光再度瞥向江玄手中的那團紫色火焰時,他的目光忽然一凝,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

唰!幾乎就在那下一瞬間,童大師的身影,猛地閃現到了江玄的麵前。

而見到這一幕的楚天心和百裡蓧夢都是神色驚訝,二人互相對望了一眼,都是露出了一絲不解。

她們二人對於煉丹皆是一竅不通,所以自然不知道江玄手中紫色火焰,究竟代表著什麼。

不過這卻不代表童大師也不懂。

隻見此時的童大師,嘴唇微微的哆嗦,他顫抖著手掌,想要觸碰江玄手中的紫色火焰,但卻是似乎怕冒犯帝王一般,不敢靠近。

“這……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能夠排進天下聖火前十名的王級丹火?”

童大師此時口中嚥了一口唾沫,驚駭失聲道。

竟然能夠排進前十名!這一刻,聽到這話的江玄也是神色震驚,原本他對於這從紫電驚雷丹中抽離的火焰也隻是覺得品質應該不差,但他卻萬萬冇想到,這紫色火焰竟然如此強大。

不過,對於自己心中的震驚,江玄自然不會表現出來,此時他眼神戲謔地看向了童大師,道。

“童大師,你說,我現在夠不夠資格配合你煉製你那靈丹妙藥啊?”

“夠夠夠!”

童大師眼中當即閃過一絲狂喜的神色,那模樣就像一個得了糖果的孩子一般。

這一幕,頓時讓不遠處的楚天心和百裡蓧夢看傻了眼。

童大師,竟然會對江玄這樣一個小小雜役弟子麵前,露出這般神色。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而此刻,那楚天心和百裡蓧夢都是盯著江玄,就感到一陣無言。

這傢夥,究竟還有多少手段是她們不知道的。

“你們看,這個老傢夥,我不過略施手段,就將其搞定了。”

江玄望著不遠處的楚天心和百裡蓧夢一眼,眉頭一挑,得意洋洋地傳音給兩人道。

“你這……”楚天心聽到江玄的話,頓時冇好氣地看了他一眼,她此時也是有些震撼,百裡承澤到底收了一個多麼妖孽的徒弟啊!竟然擁有這般本事。

“嗬嗬!老夫還冇請教小兄弟的大名?”

童大師此時開口了,那語氣之中帶著一絲恭敬。

“在下江玄,乃是靈劍峰的雜役弟子。”

江玄頓時回答道。

“江玄!原來小兄弟就是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新人黑馬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日後小兄弟前途必然無可限量啊!”

童大師哈哈大笑道,那言語頗有奉承的意味。

那在身旁,見到這一幕的楚天心以及百裡蓧夢也是愣愣望著這一幕,這童大師竟然會奉承一個小小的雜役弟子,這……“對了,江兄弟,不知道你是否有時間,去老朽的丹王閣坐一坐?”

此時,童大師那渾濁的目光中帶著一分恭敬地問道。

“嗯!好,等到我處理完手中之事,定然會前往大師的丹王閣一敘。”

江玄雙手揹負在身後,一副高人模樣地說道。

其實江玄之所以想要前往丹王閣也有他自己的目的。

如今他身上所擁有的草藥並不多,而且丹爐品質也是十分普通。

此次前往丹王的丹王閣正好可以利用那裡的資源,來煉製更多的丹藥。

這樣一來的話,到時候江玄便可以利用這些丹藥,為那些淩霄閣的新人弟子提升整體的實力。

畢竟,一個派係想要強大起來,依靠他一人之力是遠遠不夠的。

隻有整體的實力都提升起來,如此才能算是一個強大的派係。

這一次他和這丹王童大師搞好關係,也是為淩霄閣日後的發展打下了基礎。

“那我們就一言為定!日後我丹王閣的大門永遠為江兄弟敞開。”

童大師連忙說道。

而他這話,也讓楚天心和百裡蓧夢更是震驚無比。

她們不明白,江玄剛纔那一瞬間,究竟做了什麼,竟然讓這一位高傲的童大師,轉變得如此之快。

她們不修丹道,自然不知道江玄的丹火,對於童大師這種丹道大師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

不過,此時楚天心目光一閃,像是想到了什麼,當即她笑著來到了童大師的麵前,道:“童大師,既然你和玄兒這麼聊得來,不如你收下玄兒為徒,如此日後也好悉心教導他。”

楚天心如此說,自有她的考量。

畢竟,一個煉丹師的分量可是不輕大,若是江玄能夠有幸成為這童大師的徒弟,日後的成就也會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