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在這一路上,江玄也是向沐辭詢問不少關於於外門大比的一些情況。

據沐辭所說,那戰狼閣的閣主朗月天,雖說在外門弟子之中排名前十的強者,然而這些,卻也不過是明麵上的排名罷了。

在這外門中,有著很多化海境七重巔峰的弟子,他們並非時常呆在宗門之內,有的為了提升修行,經常跑到外麵的深山叢林間曆練,而那些人一般纔是真正意義上的強者。

不過,這一次外門大比前三,能夠進入龍血池中,也是讓不少在外曆練的外門弟子垂涎不已,畢竟這可是提升實力的大好機會啊。

因此,這一次的外門大比,必定不會太過容易,想要在這眾多高手中奪得前三名,其實還是十分困難的。

而這,也正是為江玄會答應沐辭去那遠古遺蹟的原因,因為他也想要趁著這最後的時間,出去尋找機緣提升實力。

畢竟,這一次就算是他,也冇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在外門大比中奪得那前三名。

而在這去往遠古遺蹟的路上,江玄和沐辭二人發現了不少流寇出冇。

不過對於這些人,江玄和沐辭卻並冇有將其放在眼裡,三兩下便是將其擊殺。

………………三日後,在一處山脈之中,江玄和沐辭二人此刻落下身來,他們望著眼前這片幽深的叢林,也是微微一笑。

經過三天的趕路,如今他們也終於來到了那遺蹟所在的蒼茫山脈。

它是被譽為聖武皇朝萬裡疆域中,十大凶地之一。

其曆史可以追溯到千萬年前,據說在這片山脈之中,有著無數古老的遺蹟、超級強者的洞府等。

另外,在這蒼茫山脈之中,不時還會有強大的靈獸出冇,其中甚至是有元丹境級彆的強大靈獸存在,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人類強者視為人族的禁地。

不過如今,這蒼茫山脈,倒是顯得十分熱鬨。

隻見此時在江玄和沐辭麵前,放眼望去皆是一道道的人影,他們似乎也都是得到了訊息,要來此尋找造化機緣的。

隻不過,這裡總歸是凶地,萬事皆要小心翼翼才行。

畢竟,江玄剛剛可是親眼看見了一個化海境五重的武者,他途經一片密林時,就被那躲在草叢堆中的巨蟒一口吞入了肚中,屍骨無存。

另外,還有一名化海境六重的強者,在經過一片寒潭時,直接被那寒潭之中的潭水直接凍成一塊冰雕,陳屍在了水麵上。

這一切,無不令人心生寒意!所以,此時即便是江玄和沐辭這兩名擎天宗府的天驕,也是不敢怠慢,他們釋放著精神感知力小心穿梭在這片叢林之中。

而在這期間,他們偶爾間也會遇見那從密林間竄出來的幾頭靈獸。

不過好在這些靈獸的修為並不高,它們很快就被江玄二人給徹底解決了。

“到了!”

終於,沐辭出聲了。

“嗯!”

江玄點了點頭,他的也是神色有些興奮。

緊接著,兩人便朝著遠處望去,隻見那裡,有著一個漆黑深邃的巨大洞口。

那處洞口,似乎便是沐辭所說的拿出地底遺址入口了。

“哈哈!我們快過去吧。”

沐辭大笑了一聲,隨後兩人便紛紛朝著那處洞口走了過去……不過就在兩人剛要進入那遺址入口的時候。

“嗡!”

“嗡!”

忽然,一片刺目的光芒頓時從那四周亮起,並迅速地交織成一座金光大陣,將他們二人瞬間籠罩在了其中。

“不好!有埋伏!”

江玄和沐辭二人神色頓時一變。

“哈哈哈,大王,今天又有兩個笨小子落入我們的陷阱裡了,看起來好像還是某個大勢力的弟子,這一下我們可要發財了!”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笑聲,忽然自不遠處傳來。

隨後……唰!唰!唰!就見幾道身穿清一色自然的身影,頓時出現在了不遠處。

而那為首的一人,則是一個滿是絡腮鬍的大漢,他手中拿著一杆黑色長矛,吞吐著淩厲的冷芒。

“大王,小的說的就是這兩個小子。”

此時,那笑聲的主人,是這絡腮鬍大漢身後的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此時他那猶如狐狸般的小眼睛正冷冷的盯著那被困在靈陣中的江玄和沐辭,他的神色露出一抹戲謔以及陰狠。

“擎天宗府的弟子?”

此刻,被那被稱為大王的絡腮鬍大漢開口了。

作為一名縱橫江湖多年的山賊,當他第一眼見到江玄和沐辭身上的擎天宗府弟子服飾時,便立馬認出了身份。

當下,他的目光頓時露出一絲忌憚。

不過很快,那絡腮鬍大漢的神色頓時露出了一抹狠辣,他對著身旁的兩個手下,道:“你們去殺了那兩個小子,記得小心一點。”

他想要先試試這兩名擎天宗府弟子實力的深淺。

“是,大王。”

“嘿嘿,這兩個小子,看上去似乎軟軟弱弱的,隻怕還冇殺過人吧。”

“不過,沒關係!今天就讓我倆來教教他們!嘁嘁嘁!”

那兩名山賊獰笑著朝著靈陣走來,目光之中帶著一份戲謔。

“教我們?”

江玄和沐辭二人對視了一眼,旋即皆是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神色。

他們原本以為突然出現的三人有厲害,不過此時他們發現這三人的修為,最厲害的也不過化海境五重巔峰的修為,至於最弱的,更是隻有化海境一重的實力。

這樣的人也敢來搶劫,簡直就是找死!“鏘!”

“鏘!”

幾乎就在下一瞬間,江玄和沐辭猛地拔出揹負的長槍以及長劍。

“噗!”

“噗!”

隨後,隻見兩道寒芒一閃,那兩個正冷笑走來的山賊頓時神色一僵,旋即血肉飛灑,直接被那一槍一劍給撕成了兩截。

場麵,十分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