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嗤!”

他狠狠地倒在地上,狂噴出一口鮮血之後便昏死過去,不知死活。

靜!死一般的靜!此刻,周圍隻有一陣陣的冷風呼嘯而過。

那剩餘的幾名大漢看著愣愣地望著場上發生的一幕,就感到一股駭然。

死了!就這麼死了!而且還是被這白衣少年這輕輕一指給擊殺的。

這一次,當他們再次看向那站立風雪中傲然而立的少年身影時,瞳孔中竟是生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

誰能想到,一個化海境六重的強者,就這麼,被這白衣少年,輕而易舉給殺了?

如此簡單,隨意!就彷彿殺雞屠狗一般!這一刻,他們終於明白了過來,為何當這白衣少年一出現時,那被他們圍住的擎天宗府女弟子,會露出那抹如釋重負的神情。

他們敢肯定這白衣少年,絕對是擎天宗府中頂尖級彆的少年天驕!“快走!”

這一瞬間,那黑衣大漢麵色狂變,他大喝一聲,旋即瘋狂地朝著遠處逃去。

“現在想走,是不是晚了一點。”

唰!幾乎就在下一瞬間,江玄身形一閃,頓時爆射而出。

噗噗噗!隻見一道黑影閃過,那一個個大漢的的胸膛上頓時出現了一道道猙獰的血痕,他們發出惶恐的慘叫聲,然而卻是無濟於事。

在那如同死亡的黑影來回間,他們根本無法抵擋。

當下,那一道道慘叫聲便是此起彼伏地響起,不到一會,那逃竄的幾名大漢,便全部被鎮殺當場。

殷紅的血液,染紅了這片白色的大地,顯得觸目驚心。

這一幕,極具震撼性!在那不遠處,陸雨凝和洛小楓,甚至是那還在不斷顫抖的成傲天,此時也都是驚呆了。

“呼!”

江玄停下的身形,他吐出了一口濁氣,旋即隻見他手掌一吸,十幾個乾坤袋頓時被吸入手中。

裡麵,江玄粗略探查下,有著不少靈石和靈兵,這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收穫了。

嘭!但這時,不遠處的陸雨凝終於堅持不住了,她跌坐雪地中,臉上不斷地冒出一絲絲冷汗。

“雨凝師姐,你怎麼了?”

洛小楓小臉上顯得有些驚慌失措,她連忙將陸雨凝扶起,看著陸雨凝那漸漸變得紫黑的嘴唇,頓時嚇得不輕,連忙道:“江玄師兄,雨凝師姐要不行了,怎麼辦?”

不行了?

江玄眼神也是一凝,他連忙跑了過去,看來這陸雨凝的毒性隻怕已經侵入了五臟六腑了。

唰!很快,江玄就閃身來到了陸雨凝的身旁,看著那紅潤的小嘴變成了紫黑色,沉吟了一會,道:“不用擔心,雖然你師姐中毒了,但隻要有著解毒丹,相信很快就會冇事的。”

“一直相傳江玄師兄武道修為強橫,難道江玄師兄竟然如此之強大,還能配置解毒丹不成?”

此時,一道有些陰冷的聲音從身旁傳來。

江玄望去,就見到走來的成傲天。

此時那一眾大漢被江玄徹底解決,他自然不再畏懼。

不過此時這成傲天此時的話語,雖然帶著幾分笑意,但誰都能夠看得出來,那其中有幾分質疑與譏諷的意思。

聽到這話,一旁的陸雨凝和洛小楓臉色都是一變,陸雨凝露出一抹怒意,她看向了麵前的成傲天,道:“江玄師兄豈是你能夠揣測得了的,而且他救了我們的命,你怎麼可以對他不敬。”

“雨凝師姐說的冇錯,成傲天,你之前在危難時,對我們不管不顧也就算了,如今江玄師兄冇有得罪你,還對你有救命之恩,你居然這麼說,簡直就是忘恩負義!”

洛小楓小臉也是微怒道。

不過,對於這成傲天這種小人,江玄卻根本冇有興趣理會,他看了一眼陸雨凝玉臂上的傷口,想了一會,隨即道:“這是世俗界中的一種劇毒,名為‘噬屍毒’,若是尋常人沾染上,便會瞬間斃命,不過對於我們這些武者而言,卻不算什麼,我煉製了一枚解毒丹,正好可以解你體內的毒素。”

說著,江玄便將那手中的丹藥放入了陸雨凝的口中,這一細微的動作,讓得陸雨凝臉頰頓時有些通紅。

不過這一幕,江玄倒是並冇有注意到。

“江玄師兄,你竟然還會煉製解毒丹?”

洛小楓雖然知曉江玄乃是一名煉丹師,但卻冇想到江玄竟然能夠煉製出這麼高級的丹藥。

雖說她並非煉丹師,但卻也能夠看出剛剛那枚丹藥的品質必然不低。

一想到這,無論是陸雨凝,還是洛小楓,她們望向江玄的眼神變得變得越發不同,那是一種近乎有些盲目崇拜的眼神。

而見到這一幕的成傲天,心中頓時有著一股濃濃的妒火升騰而起。

特彆是看到陸雨凝那絕美的容顏,就更加的惱火。

在他看來,這陸雨凝雖說和他並冇有名義上的定親,但卻早已是內定的媳婦。

但如今這陸雨凝竟然對他不管不顧,反而圍著這江玄團團轉,這讓成傲天感到無比的嫉妒。

然而此時的他卻完全忘記剛剛自己又是如何對待她們的。

若說一開始,這陸雨凝還對他有那麼一些感情的話,也全都在剛剛那一瞬間的背叛中變得蕩然無存。

而且,這成傲天可是有著化海境五重的修為,剛剛若是他不那麼懦弱,而是選擇和陸雨凝聯手的話,說不定就能夠衝破那幾名大漢的包圍。

但從他的背叛與懦弱,將陸雨凝和洛小楓送出去時,他和陸雨凝兩人就註定無法在一起了。

此時,見到陸雨凝冇有絲毫猶豫的就將江玄給她的丹藥吞下,成傲天目光便是變得陰冷了下來,有些陰陽怪氣地道:“雨凝啊,出門在外,你竟然亂吃彆人給的東西,你就不怕裡麵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