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在天空中的那輛馬車上,一名白衣少年筆直而立,他手持紙扇,臉上還帶著幾分儒雅之意。

“快看!好俊俏的公子啊!而且從他顯露出的氣度,以及城主對他的態度,莫非他真是那裡的人。”

“你說的莫非是……”有人目露震驚的神色。

“嗯!就是那裡!那個地方聚集瞭如今元武皇朝眾多強者,同時那位還有號稱元武皇朝的守護者——玄靈劍皇也在那裡!”

那人有些激動說道。

“嘶!”

一眾倒吸冷氣的聲音刹那間響起。

他們都知道那個地方,那裡對於這裡的人而言就是一個傳奇,一個嚮往。

據傳那裡是位於元武皇朝中央地帶的金玄府。

金玄府,一直以來由玄靈劍皇掌管著,身為皇朝守護者的他,常年會派遣密探,在各地尋找著天賦出眾的絕世天驕,加以培養。

而如今這名少年的出現,讓眾人紛紛猜測,那被看中的天之驕子,究竟是誰?

“你們天水郡的第一天驕是誰?”

少年望向下方的城主,開口說道。

“稟聖子,我們天水郡的第一天驕乃是江玄!”

雲通玄如實的稟告。

如今,天水郡中誰人不知,江玄擊敗曾經的第一天驕雲落凡,強勢登上了天驕之首的寶座。

“嗯!那他現在人在何處!”

白衣少年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當下,眾人皆是搖了搖頭。

就連江府府主也是一臉的苦澀與疑惑,自從那日知道江玄奪得武道會的魁首,他連忙召集了江府的各大長老及府中弟子,準備為江玄慶賀。

哪料直到深夜,也不見江玄回來。

“那小子已經死了!”

忽然,一道聲音從人群中傳了出來。

眾人隨即望去,就見秦峰走了出來。

他看向眾人說道。

“幾天前,城外有幾名不知名高手在那裡搏鬥,我們秦府後來派人前去檢視了一番,但是最後卻並冇發現那些高手的蹤跡。”

“後來又傳出了江玄失蹤的訊息,所以我斷定這小子定然是得罪了那些人,讓人給殺了!”

秦峰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說著。

看那模樣,彷彿親眼看到的一般。

聽到這話,眾人則是點了點頭,似乎也隻有這樣才能解釋這幾日江玄失蹤的事實。

不過,江家的人卻是一個個麵色難看了起來,畢竟江玄再怎麼說也是他們江府的人。

他們江家這些年來一直受到秦家的打壓,如今好不容易出現一個絕世天才,難道就這樣隕落了嗎?

“大人!”

這時,秦家家主秦沐突然開口。

白衣少年看向他,問道:“何事?”

“大人,雖然那江玄位列天水郡天驕之首,不過如今下落不明,所以大人若是想要選擇天驕,大可以選擇犬子!”

“大人,意下如何?”

秦沐笑著問道。

雖然雲落凡的實力更為強大,不過雲落凡之前在被江玄擊敗之後,就一個人獨自出去曆練,所以如今在這天水郡中他兒秦峰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天驕之首。

“他?”

白衣少年皺了皺眉,看了秦峰一眼。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對我出招,我要看看他的實力!”

說完,他的身軀一躍,瞬間就來到了秦峰的麵前。

“峰兒,記住!要使用你最強的手段。”

秦沐提醒道。

“嗯!”

秦峰點了點頭。

咚!隨即,一股強橫的靈力波動頓時自秦峰的周身擴散開來。

“好厲害!這股力量怕是已經達到了半步真元境的地步了吧!”

“是啊是啊!要不是城主府傳出訊息,真的難以想象秦峰竟然會輸給江玄那小子!”

此刻,周圍許多家族子弟紛紛議論著開口。

而聽到眾人的言語,秦峰臉上的神色,則是好看了許多。

總算能夠壓過江玄那小子了。

“天風白骨爪!”

一股澎湃的靈力彙聚在手中,這讓秦峰心中的底氣更足了幾分,他五指成爪,帶著剛猛霸道的力量對著白衣少年的胸膛就抓了過去。

“好!”

“秦峰簡直太強了!”

周圍那些秦家弟子則是臉色漲紅,一個個神情激動,真不愧是他們秦府第一天才,這樣的實力應該足以讓那白衣少年刮目相看了吧!“呼!”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那白衣少年手中的紙扇忽然打開,隨後就對著秦峰的臉龐輕輕的一扇。

“嘭!”

接觸的刹那,所有人都震驚了。

因為他們看見秦峰在那接觸的刹那,身體竟一下猶如拍蒼蠅一般被扇了出去。

“嘶……”“這是什麼實力,秦峰在他麵前竟然毫無招架之力。”

“這少年年紀看上去不大,冇想到實力竟強悍至斯!”

一個個在場的天驕見到這一幕,頓時目露震驚的神色,看向那少年的眼神中也是多了一份敬畏。

“你的實力就這樣嗎?”

“太弱了!”

白衣少年似乎有些失望。

“噗嗤!”

聽到這話,秦峰猛的吐出一口鮮血,剛剛的他還在為能夠除去江玄這個禍害,感到高興。

正想象著自己日後進入金玄府的風光,可冇想到一轉眼的功夫就從天堂掉到了地獄。

“大人!你要不再想想!”

秦沐臉色也是頗為難看,他急忙勸道。

不過,白衣少年似乎已經對秦峰徹底失望了,他不加理會,就打算離開。

“轟!”

不過,就在他打算的時候,在位於天水郡東麵的天山之上,忽然傳來了一陣巨大的震動。

“嗯?”

“半步真元!”

“有趣!看來這天水郡還真是臥虎藏龍啊!”

白衣少年眉毛輕輕挑了挑,他能夠察覺到那遠處的靈力雄渾程度,赫然是一名半步真元的強者。

而且,那力量的雄渾程度與秦峰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呼!”

當下,白衣少年一躍腳尖,在眾人無比震撼的目光中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天山的方向趕去。

“究竟是誰?”

“看那樣子,似乎那強者距離真元境一重也不過半步之遙,我們天水郡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個強者了?”

在場諸人紛紛議論,隨後他們也是朝著天山而去,他們要看看那個人究竟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