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而就在那不久之後,江玄的精神感知力像是查探到了一些什麼,他的神色忽然一凝。

“找到了!”

此時,江玄的精神感知力忽然在那不遠的一處黑暗區域中,察覺到了一團金色的火焰在那燃燒著。

那金色的火焰雖然體積頗小,不過卻猶如一團火球一般,蘊藏恐怖的高溫。

“這一定就是那‘烈焰天晶石’了!”

小天也是也是忍不住大笑道:“這顏少奎和冷楓這兩個傻大愣如今正在儘力抵擋著那火焰精靈,若是他們有命來到這裡,卻發現這烈焰天晶石早已經被你小子奪走了,不知道表情會是何等的精彩啊!”

“好了,我們走吧!”

江玄也是笑了笑,旋即化為一抹殘影,就朝著精神力探查到的方向趕了過去。

不多時,在一處昏暗的山洞之前……“轟隆隆!”

江玄一拳搗出,直接就將那麵前的一塊巨大岩石徹底粉碎開來,隨後,他邁步直接走進了山洞之中。

此時在那山洞中央位置,有著幾塊模樣奇特的青色石塊,被人以某種特定的方位來擺放的,像極了一道陣法。

而在那中央的位置,此時還懸浮著一團燃燒火焰的晶石。

這,正是烈焰天晶石!看來那火焰精靈竟然還有著些許靈智,竟然會利用陣法保護這烈焰天晶石。

不過,這陣法看上去似乎已經極為簡陋,而且還有些殘破,若是自己施展全力的話,必然能夠瞬間破碎這道陣法。

“好了!江玄你快點吧!我已經能夠感覺到那不遠處的大戰要結束了,你還是抓緊破除陣法,奪走這烈焰天晶石,然後快些離開吧!”

此時,小天的聲音在江玄的腦海中有些焦急地道。

“好!”

江玄點了點頭,他也是有些心驚,原本他以為這二人應該極難脫身纔對,冇想到他們竟然這麼快就逆轉了局勢。

這顏少奎和冷楓還不愧是四大宗門核心弟子中的強大存在啊!“轟!”

當即,江玄的手掌猛地握攏成拳,狠狠地就將那麵前把烈焰天晶石護住的青色光罩一拳轟碎,隨即他便猛地抓起了在那其中的烈焰天晶石。

到手了!呼!不過就在他的手剛剛接觸的刹那,這烈焰天晶石便猛地釋放出一股無比強大的火焰力量,似乎要把他吞噬融化掉。

“哼!不過是一塊無主之物,也敢在此放肆!”

江玄一聲暴喝,他的手掌上一道紫色的火焰便猛地湧了出來,其中甚至還伴隨有一道道紫色的雷霆。

紫色雷霆與火焰迅速地包裹了這枚烈焰天晶石之後,很快裡麵的火焰便迅速地消退,顯然是被壓製了下來。

他將這個拳頭大小的烈焰天晶石裝入乾坤袋中,就直接施展著身法,離開了這裡。

不過就在江玄剛剛離開不久……唰!唰!忽然,兩道身影急匆匆地從那不遠處趕了過來,他們的目光皆是帶著一片火熱的神色。

這兩道身影,自然是顏少奎和冷楓。

不過,就在他兩人剛剛踏入這座山洞的刹那,他們原本那笑成菊花狀的臉龐頓時便是一僵,最後漸漸的化為了鐵青之色。

“怎麼?

怎麼冇了?”

“不!這怎麼可能,剛纔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明明是查探到這裡有烈焰天晶石的波動纔來的!”

這一刻兩人神色都是瞬間變得無比的難看。

他們想不明白那烈焰天晶石怎麼就這樣不翼而飛了呢?

而在此時……在赤炎火山外的某處。

江玄帶著麵具,他急匆匆地一路飛行著,根本不敢有半點停留。

而在此時,江玄的嘴角也是露出一抹笑意,他喃喃道,“想必,現在他們已經發現了烈焰天晶石被人捷足先登了吧!就是不知道他們的表情是何等的精彩。”

“江玄,這一次你可又再一次成功坐收了漁翁之利啊!”

小天此時也是開口了,從那語氣中似乎能夠聽出來一絲興奮。

畢竟,這烈焰天晶石除了擁有提升江玄修為的火屬性力量之外,還是一道強大的火屬性本源力量,若是自己能夠將其吞噬煉化的話,那實力必然能夠有所恢複。

“我看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先將這烈焰天晶石吞噬再說吧。”

江玄迴應了一句。

如今他急需要增強自己的實力,所以,這烈焰天晶石,越早吞噬越好,也免得夜長夢多。

而且,如果現在將其吞噬的話,說不定自己也藉機突破到化海境六重中期,甚至是其巔峰,到時候與沐辭在這遠古遺址的中心地帶碰麵時,也能多一分底氣。

不過,就在江玄要離開的時候……“前麵的麵具小子,你給我站住!或許彆人不知道,但我可是看到了,你剛剛從那赤炎火山中偷偷溜了出來,一定是拿了什麼好寶貝,我勸你還是趕緊交出來,這樣或許我還可以饒了你!”

突然,在江玄的背後,一道有些戲謔以及貪婪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

而且,從那背後傳來的聲音中可以感受到那人倒是充滿了自信,似乎他已經篤定,自己能夠吃定江玄了。

江玄聽到聲音,頓時停下了腳步,他緩緩轉過頭來,就看見一個麵色陰狠的青年男子,此時頗有些戲謔地盯著自己。

從他的身上,還散發著一股強大的氣息,是化海境七重的存在。

不過僅僅憑藉著化海境七重的修為就想要讓江玄交出他好不容易纔得來的烈焰天晶石,這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