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若是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去參加一些大型的拍賣會,看看能否找到這種天晶石,而且我還可以去百寶閣找一找。

畢竟要是能夠多拿到一些,我的實力,一定能夠更快的得到突破!”

江玄也是點了點頭,道。

擁有龍脈那種恐怖的吞噬之力,這對於尋常人來說,難以吞噬的烈焰天晶石,江玄卻是十分輕鬆就能夠將其吞噬掉,並且半點不留。

這一切,全都要歸功於通過九星神龍訣凝鍊出來的龍脈。

並且從九星神龍訣中的描述可以得知,若是他能夠修至大成,到時候還可以鑄就真龍之軀,化身真龍,成為萬古不朽的存在!不僅如此,在這五日中,江玄還用那金色寶珠再度淨化了三成那“黑暗魔圖”中的邪氣,隨後將其吸收之後,他的精神力也有了巨大的提升,如今也已經成功踏入了四級神念師的後期。

可以說,若是換成現在的他,麵對同樣是化海境七重的朗月天,他甚至都可以不用動手,直接用精神攻勢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擊垮他。

“如今算一算時間,也差不多快要一個月了,我還是趕緊抓緊時間去那遠古遺蹟的中心地帶,和沐辭會合吧。”

江玄沉吟了一會,便是施展起了魅影無蹤,迅速地化為了一抹殘影,朝著中心地帶的那處遺址飛掠而去。

不過,就在那去的半路上,江玄像是發現了什麼,忽然停下了腳步。

他抬眼望去,就見在那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中央,一個魁梧的大漢正倒在地上,他渾身衣衫破碎,身上滿是一道道猙獰可怖的傷痕,看上去充滿了殘忍與血腥。

而此時,江玄又再次看到了那在他身旁不遠處的那把砍柴刀。

江玄像是想到了什麼,幾欲驚撥出聲。

刀陌!冇錯!這倒在雪地中央的大漢,正是那雲崖穀的守護武者。

可……可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子?

渾身血淋淋的,身上有著數不儘的傷口,然後就這樣被人丟棄在這茫茫的雪地之中,讓風雪蠶食他的最後的一絲生機。

這到底是誰乾的?

這一刻,江玄的眼神暴怒到了極致。

對於刀陌這個修為並不算高深的武者,江玄心中卻冇有半分輕視,他早就將這個豪爽、願意一輩子守護自己族人的大漢,當成了他的一位無話不談的摯友。

前幾日他們還在喝酒暢談,然而如今,他卻看到刀陌變成瞭如此淒慘模樣,這讓江玄的心中暴怒不已。

是誰?

到底是誰將他害成這般模樣?

“刀大哥!”

不再多想,江玄瞬間來到了刀陌的身旁,他直接將手掌按在了刀陌的胸膛處,將一股雄渾的靈力,灌輸到了他的體內。

“咳咳……”終於,刀陌睜開了那有些沉重的眼皮,他痛苦地皺著皺眉,旋即便看到了江玄的身影,當即他渾身一顫,似乎是有些激動。

“江……江兄……兄弟,是你?

我……我竟然……還冇死?”

刀陌掙紮著起身,但那身上的疼痛卻硬生生的將其阻止了下來。

“刀大哥!究竟是誰?

是誰把你害成這樣的!是不是與我有關?”

江玄感受著刀陌體內迅速流逝的生機,頓時憤怒地問道。

此時,江玄發現刀陌那把砍柴刀被劈成了兩截,而且斷裂之處竟然還刻上了江玄二字。

看來對方認識自己!不過會是誰?

到底是誰要對付自己,還將刀陌這個憨厚的漢子,折磨成這般模樣?

不過聽到這話的刀陌卻是搖了搖頭,他露出一抹苦笑,道:“江兄弟,彆……彆去找他們……他們,實在是太強大了…”“江…江兄弟,你不要為我報仇……這一次能夠為江兄弟你抵擋下這次災禍,也算是我老刀的榮幸……”“我老刀能……能夠在這遠古遺蹟中認識江…江兄弟這等少年英才,我老刀也算是無憾此生了…”“不過……我就是有些放心不下雲崖穀中的族人,如果我……我若是死在這裡……我的族人,他們日後可怎麼辦……他們若是受到其他部族侵擾可怎麼辦?”

“江兄弟,我……我老刀有一個請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我!”

“刀大哥,你說吧!”

江玄說道。

“我可不可以求求你能幫我守護我雲崖穀的族……族人……”“噗嗤!”

話未說完,刀陌便是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在那鮮血中,似乎還夾雜的一些破碎的內臟。

那鮮血灑落一地,顯得觸目驚心。

“刀大哥!”

江玄神色大驚,猛地再次輸入了大量的靈力,想要救活這刀陌。

然而此時,刀陌體內的生機,卻已儘數斷絕,顯然是已經無力迴天了。

“不!”

江玄仰天發出了一聲怒吼,他黑髮狂舞,雙目猶如要噬人一般。

這一刻,狂風暴雪中瀰漫著悲慼之意。

之後,江玄將刀陌的屍體帶到了一處山洞之中,將其屍體掩埋好,併爲其立下了一塊墓碑。

望著麵前這塊石碑,江玄在此沉默了許多,隨後這才緩緩的道。

“刀大哥你放心吧,你的仇,我一定會幫你報的,還有你的雲崖穀,小弟一定會前去,幫你妥善安排好這一切!”

過了許久,江玄離開了那處山洞,再一次回到了之前刀陌死去的雪山之中,他緩緩地瀰漫道:“之前,我在《真龍秘典》中看到過一種‘回溯追蹤’的秘術,據說能夠在同一個地方重現之前發生的一切,現在,就讓我來看一看究竟發生了什麼吧!”

“嘩。”

江玄話音落下,他冇有其他多餘的動作,手上便是開始變幻著一道道奇特的印訣,隨後將其融入了空氣之中。

隨後不久……那幾日前發生在此處的一幕,頓時出現在了江玄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