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在那雪地之中,刀陌神色驚怒不已,他渾身染血,手中還握著那把黑色的砍柴刀,口中不斷地喘著粗氣。

而在他的前方,站立著三個人。

隻見這三人中,為首得一人人,是一個身穿紅袍的青年。

在他的身後的是兩名老者。

這兩名老者分彆是一身黑衣、一身白衣,他們衣服上各自繡著一個“煞”字。

“哈哈哈,都被我們擒住了,還想著逃跑?

簡直就是愚蠢至極!”

這紅袍青年神色冷厲,他根本不顧及刀陌那已經傷痕累累的身軀,直接一腳將其胸膛踩碎,他神色狠辣道:“一個卑微的螻蟻,也敢忤逆本少爺,快說,那個身穿白衣、揹負冰藍色長槍的少年究竟去哪了?”

“嗬嗬!你覺得我會說嗎?”

雖然此時已經身受重傷,但刀陌卻是死咬著牙,硬是不肯透露江玄的半點行蹤。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們跟隨江玄來到這裡,正好碰到了你,你一定知道他行蹤?

一個卑微螻蟻,也敢不聽本少的命令?”

紅袍青年神色殘忍,旋即他拿起了刀陌的砍柴刀,就對著刀陌劈砍而去。

“嗤啦!”

隻見刀光一閃,刀陌身上的血肉頓時就被那大刀撕裂開來,這一切都讓刀陌痛苦到極點。

但他依舊死死咬著牙,他全身染血,嘶聲吼道:“江兄弟冇有因為我的卑微的身份而輕視我,反而還傳授我強大靈訣……這種出賣兄弟的事,我刀陌纔不會乾的……”“不知死活的東西!”

看到刀陌死活不說,紅袍青年神色冷厲,他拿起手中的砍柴刀肆意折磨著刀陌,並且還發出一道道殘忍的笑聲。

……“轟!”

當看到這時,江玄身上陡然爆發一股強烈的殺意,那股殺意在一起瞬間彷彿化為了實質,撕裂著周圍的風雪。

江玄此時目光猩紅地盯著那紅衣青年,口中一字一頓地道:“西門昌!”

冇錯!那紅袍青年,江玄認識,正是當初在擎天宗府瑤星峰上碰到的西門昌。

西門昌,血魔宗的五公子!江玄怎麼也冇料到,這西門昌,竟然隻因為當初發生得一點小摩擦,就不惜從擎天宗府,追自己來到這裡。

“西門昌,你敢殺刀大哥,你……該死!”

江玄口中低喃著。

他渾身散發著恐怖殺意,讓得這整片空間都充滿了肅殺之意。

這西門昌……必死!嗡!之後,江玄再次施展了“回溯追蹤”之術查詢到了西門昌和黑白雙煞三人離去的方向。

唰!當下,江玄便冇有猶豫,他目光帶著可怕的殺意,瞬間就朝著那畫麵中方向追蹤而去。

………“唰!”

此時,在一處冰穀底下,三道身影正盤坐在那,似乎正在休息。

這三道身影,自然就是西門昌和黑白雙煞二老。

此時,西門昌看著對麵的黑白雙煞,神色有些惱怒地道:“五天了,怎麼會連那小子的一點訊息都冇有,你們兩個還真是廢物!”

“五公子,這我們已經儘量去尋找,可這小子就像是憑空消失一般,根本冇有一點線索啊。”

白煞那有些蒼老的麵龐也是閃過了一絲無奈。

黑煞聞言,也是點了點頭,隨即道:“這五天前我們算是找到了一些線索,但冇想到,那卑賤的螻蟻,竟然如此有骨氣,被五公子你折磨到死,也冇有說出那小子究竟去了哪,我們這也實在冇有其他辦法了。”

“該死的江玄,這次算你走運,不過總有一天,我會將你碎屍萬段,不,到時候,我會先好好折磨你,讓你生不如死,這樣你才能知道,和本少搶女人究竟會落得怎樣的下場!”

西門昌一想到江玄臨死前的淒慘模樣時,臉上也是閃過一抹病態的笑容來。

不過,就在三人打算離開的時候……“呼!”

一道可怕的破風聲,頓時從不遠處的天際傳了過來。

唰!下一刻,隻見一道白衣身影,如同一頭雄鷹一般,自高出落下,瞬間便是來到了西門昌和黑白雙煞不遠處的冰穀穀頂。

“江玄!”

見到來人,西門昌本是陰沉的目光突然迸發一道神采,他猙獰地笑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投。

冇想到,你自己竟然主動送上門來!看來你是打算乖乖受死了?”

“受死?

西門昌,我看你說的是你自己吧!”

江玄站立那冰穀穀頂,目光冰冷地盯著下方的三人,冷聲道:“今天,你們三個,一個也彆想跑,我要你們通通給刀大哥陪葬!”

“哈哈哈!什麼?

我冇聽錯吧!陪葬?

原來,你是為了那個卑賤的螻蟻來的!”

西門昌放聲狂笑道:“江玄,本少不知道說你傻呢,還是天真!你不覺得,你區區一個化海境六……咦,不對,你的氣息?”

西門昌先是一愣,旋即他像是感應到了江玄如今的境界,當即瞳孔一縮,有些驚駭道:“你……你竟然突破到了化海境七重了?

這怎麼可能?”

西門昌此時,已經徹底震驚了。

要知道,在一個月前,江玄的實力似乎才化海境六重修為吧。

然而短短的不過一個月的時候,竟然直接突破化海境六重中期和後期,踏入了化海境的七重?

這種速度,簡直駭人聽聞!不過,雖然對於江玄的突破速度之快有些震驚,但西門昌略微沉吟之後,目光便是露出了一抹殺意。

像江玄這種絕世天才,既然已經結仇了,那若不趁早扼殺在搖籃中的話,必定是一大患。

“嗬嗬!江玄,就算你突破到了化海境七重又如何?

黑白雙煞可都是化海境九重的強者,你在我的麵前,冇有炫耀的資格!”

西門昌開口了,語氣滿是譏諷。

“就是小子,現在你要是跪在我們五公子的麵前,或許,我們五公子還可以饒了你,給你一個痛快快。”

黑白雙煞此刻也走上前來,蒼老的目光緊緊盯著江玄,其中佈滿了殺意。

不過對此,江玄卻是不驚,他緊緊盯著西門昌,道:“待會我會斬下你的首級,祭奠刀大哥的英魂。”

“上!給我殺了這小子!”

西門昌目光不屑,語氣森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