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隆!”

一股極端強橫的力量再度降臨,這一次直接將那剛剛凝聚的邪氣大陣給破碎開來,一道可怕的金色光束,有著斷裂山河的可怕威能,瞬間就將這淩風古城的高大城牆直接硬生生斬斷。

轟隆隆!轟隆隆!這一刻,無數的古建築在那頃刻間倒塌,化為一地的廢墟。

這種恐怖的破壞力,直接讓得一眾淩霄閣弟子露出了驚駭之色。

這也太可怕了!此時,看著那百米高的古城牆被一道金色光束生生劈倒,就算是江玄,也是有些震動。

這座古城,可是凝聚了無數邪族強者的力量啊,就算是用固若金湯來形容也絲毫不為過。

但如今,竟被一道光束生生破碎開來。

什麼陣法,什麼力量,都無法阻擋這可怕的一擊。

這,纔是真正意義上的強者啊!唰!隨後下一刻,一道通體散發璀璨金光的身影,頓時邁步來到了這古城的上空。

當即,眾人紛紛望去。

就見那身影,並不高大,卻筆直如槍。

他手持一柄金色長劍,他的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膚,都是綻放璀璨金光,散發無儘光明之力,驅散著黑暗力量。

在場的所有人都能夠察覺到,那金光身影,身上有著一種蓋世強者的可怕氣息,幾乎可以媲美那些真正的巨擘人物。

“如此雄渾的光明力量,又有如此實力!這道身影,必然是我們擎天宗府傳說中四大聖子之一的萬子鴻大師兄!”

“冇錯,這種強橫的氣息,恐怕已經踏入了凝丹境巔峰,這金光身影,絕對是我擎天宗府核心弟子行列中,最為強大的存在!”

周圍,一眾淩霄閣弟子紛紛議論道。

“四大聖子?

萬子鴻?”

江玄目光也是微閃。

有關於擎天宗府內一些事情,他還是知道一些的。

傳聞中,擎天宗府年輕一代中,有著四大年輕強者,他們都是核心弟子中最為強橫的四個人,被尊稱為擎天宗府四大聖子。

每一位聖子,最少都是有著凝丹境七重以上的修為,戰力直逼內門中的一些長老人物。

此時,江玄將感知力擴散開來,他能夠從踏步站立在高空上的那道金光身影中,感受到一種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恐怖力量在沸騰。

此人,絕對是自己至今為止遇到的年輕強者中,最為強大的存在。

他的修為,絕對比唐雨薇、周天奇這些核心弟子,要強大許多倍。

就算是劍鳴府五大天驕之一的冷楓,或者是靈蛇宮的聖子顏少奎,在這金光身影的麵前,隻怕都會被輕易擊殺。

這,纔是真正的蓋世天驕,擁有著無與倫比的戰鬥力!江玄隻覺得有些熱血沸騰,忍不住喃喃道:“總有一天,我也一定會也能像他一樣,登高望遠,一人一槍闖天下!”

而就在淩霄閣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轟隆隆!淩風古城中,一股滔天的邪氣此時湧了出來,一位高大的邪族強者,從中邁步走了出來。

他冷冷盯著不遠處的金光身影,目光中滿是垂涎,忍不住吼道:“嘁嘁嘁!好磅礴的生命力量,好強橫的精神力量!本座若是吃了你,煉化你一身靈力,絕對能夠幫助本座衝破瓶頸,甚至就連本座本命寶物,都能夠得到蛻變!”

“哼!你休得張狂!你在此屠戮多少無辜的性命,甚至還傷我擎天宗府弟子,真的是不知死活的東西,今天,我萬子鴻,就要殺了你,免得日後你再傷及無辜!”

那金光身影中,語氣斬釘截鐵,充滿無儘的威嚴。

萬子鴻!真的是他!江玄眉毛一挑,這樣的話就好辦了!“這是一個好機會,你們不要錯過了,待會你們趁著那邪族強者的被萬子鴻纏住的時候,就儘力衝殺出去。”

江玄轉過身來,對著身後的一眾淩霄閣弟子道。

“那閣主,你呢?”

一眾淩霄閣弟子開口問道。

“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放心,你們先走。”

話音落下,江玄就直接朝著這淩風古城深處暴掠而去。

而在原地,秦思哲看到江玄遠去的背影,也是明白了過來,他冇有多說什麼,而是對一眾淩霄閣弟子道:“你們就聽閣主的,待會和我一起!”

…………唰唰唰!而此時在另一邊,江玄的魅影無蹤施展開來,其速度也是達到了一個巔峰。

他每一道殘影,都是相距約莫五百多米,可見其速度之快。

而此時,江玄也是帶上那黑色的麵具,全身黑氣繚繞。

周圍的一眾邪族人都被虛空中的兩大強者的戰鬥給吸引了過去,根本冇有發現在這邪族強者中出現的這個異類。

而此刻,江玄要去地方,自然是那淩風古城的深處。

根據往常的經驗,這些邪族中的強者,都喜歡占城為王,屠殺人族,好煉化自己的寶物。

江玄此刻來到這裡,也是想要碰一碰運氣,看能否尋到一些好寶貝。

要是冇找到,那也就算了。

不過若真的找到了,那他可就賺大了。

唰!而此時,江玄終於來到這位於古城中心的一座黑色大殿前方。

根據精神感知力探查的結果顯示,那強大的能量波動,就是從這處黑暗大殿中傳出來的。

“轟!”

“哢嚓!”

當下,江玄一拳便將那這黑色大殿的殿門轟碎,隨即他邁步走了進去。

不多時,他便看到在那大殿的中央位置處,安置著一尊巨大的鼎爐,其中,正有著大量殷紅的鮮血在沸騰著。

而這些血液中,一把銀白色的長槍,就插在那鼎爐之中,以鮮血在祭煉著。

“好可怕的邪氣啊!”

此時,小天似乎也被這股邪氣驚醒,它皺了皺眉,道:“江玄,你現在這是在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