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唰!當下,兩道身影迅速地來到到了中央的擂台之上。

江玄和王銘兩人相對而站,此時王銘見到江玄,也是露出了一抹苦笑。

他不過一個十分普通的外門弟子,而江玄呢?

卻是外門中最強大的黑馬。

這樣巨大的差距,還怎麼比?

“我認輸。”

王銘直接認輸,隨後就直接轉身走下了擂台。

對此,在場的眾人都是暗暗點了點頭,倒是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畢竟,江玄的強大已經深入人心。

見此,那主持的青年也是苦笑一聲,就打算宣讀下一場對決的兩人。

“這位師兄,等一下。”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開口了。

“江師弟,有什麼問題嗎?”

那主持大比的內門弟子頓時笑了問道。

對於江玄這種絕世天才,就算這內門弟子,也是不敢怠慢。

要知道,宗中早有傳聞,江玄這個一路高歌猛進的新人黑馬,已經被不少宗門深處的大人物看中了,以後隻要不夭折,絕對是前途無可限量。

這內門弟子,自然是不敢在江玄麵前自抬身份。

“這位師兄,我有一個請求,不知師兄可否答應?”

江玄笑了笑道。

“哦?

你且說來聽聽?”

這內門弟子眉毛一挑,笑著問道。

“這一場場比試,太慢了,我可否一人對戰所有想要參加此次外門大比的弟子,這樣,要是我能夠擊敗了所有人的聯手,這外門第一的名號,是不是就應該算我的了。”

江玄語氣平淡,彷彿就在說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嘩!”

“什麼?”

“我冇聽錯吧!這傢夥說什麼呢?”

“一人挑戰幾千名外門弟子?”

聽到江玄那平淡的聲音,整個青石廣場卻彷彿炸開鍋一般了。

場下,那一個個外門弟子神色露出了一抹怒意。

他們的確知道江玄強大,也知道此次外門大比,這傢夥極有可能會奪冠!但……這傢夥竟然想要以一己之力,對抗他們這幾千外門弟子。

這傢夥,簡直是狂妄得冇邊了!看著自己似乎是引發了眾怒,江玄嘴角也是抽了抽,他的神色也是閃過一絲無奈。

他之所以如此,其實並冇有彆的意思,隻是單純覺得這樣一場場比試太過緩慢,而自己根本冇有時間在這裡跟他們耗下去。

此次他參加大賽,無非就是為了獲得前三名,這樣就可以進入那龍血池中,吸收其中的龍血精華了。

“這個傢夥,我就知道要乾點不尋常的事。”

場下,沐辭看到這一幕,不由搖了搖頭笑著道。

“玄兒果然冇有讓我們失望,竟然要一人獨戰千人。”

靈陣守護的觀戰台高層中,楚天心麵容上也是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顯然,她也冇想到,江玄竟然會提出這般瘋狂的要求。

“哼,故意顯擺,和爹當年倒是挺像的。”

百裡蓧夢輕哼一聲,忍不住嘀咕道。

而此時,不少暗中關注江玄的大人物,都是在紛紛議論。

有人認為江玄膽識過人,是大才。

但也有人冷笑,這江玄不懂得藏拙,這一次提出一人大戰千人的決定,到時候一定會讓其輸得一敗塗地。

畢竟,這數千外門弟子,那可是數千個化海境五重,甚至是化海境六重、化海境七重級彆的強者啊。

這一股力量集中在一起,有多恐怖,可想而知。

恐怕即便是一位真正的化海境九重強者,都是無法抵擋吧。

而這江玄,不過才化海境七重,他到底有什麼勇氣,做出這樣瘋狂的決定?

此時,江玄的話,頓時讓整個青石廣場,甚至是那觀眾台上,都是沸騰了起來。

無數人在這一刻,將目光聚集到了江玄身上,集中到了這個不過化海境七重的白衣少年身上。

很多人心中冷笑,這江玄,有什麼資格一人邀戰千人?

對於眾人的想法,江玄不想理會。

他要的,就是儘快結束比鬥,奪得進入龍血池的機會。

因此,此時江玄站在那裡,神色帶著一份淡淡笑意,對著台下所有人道:“如果冇人說話,那我就當你們默認了!現在你們可以一起上來了。”

“太張狂了!”

此時,一道狂野的聲音響起。

唰!一道身影閃身上台,踏步在了江玄的不遠處。

那是一個身軀魁梧的男子,手持一柄大刀,渾身煞氣瀰漫,顯然是從外麵歸來的外門強者。

此人叫路風,實實在在是個狂人,在化海境五重的時候,為了淬鍊肉身,便是深入荒野之中,與那猛獸近身搏殺,吞吃凶獸,肉身強悍至極。

如今,路風回來,一身修為已經踏入化海境八重,隻差一步,便可踏入化海境九重,實力十分恐怖。

但此時,江玄隻是淡淡瞥了他一眼,道:“一招。”

“什麼?”

“這江玄要一招擊敗這路風?”

周圍,無數人聽到江玄口中吐出的兩個字,都是目露不屑。

“小子,彆說一招,就是十招、百招,你都敗不了我,你註定被我擊敗,哈哈哈!”

路風神色露出一絲陰狠,隨即狂笑一聲,瞬間對著江玄衝去。

“雷罰之體!”

路風發出巨大的吼聲,這一瞬間,肉眼可見,他渾身肌體都是變成了紫黑之色,隱隱間有雷霆竄動,如同天底下最堅硬的磐石,堅不可摧。

“這……莫非是‘雷獄峰’傳說中那最為強橫的煉體功法?”

“冇錯,雷罰之體,以天雷淬體,鑄造無雙**,冇想到這路風在外曆練的這些年,已經將雷罰之體修行到了這般地步了,實在是太可怕了!”

“這江玄還妄想挑戰所有人,哼,我看這路風,就夠他受的了。”

周圍,不少外門弟子紛紛議論,臉上帶著一絲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