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338章:鼎爐

-

不過,就在江玄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一道冷笑聲卻忽然響起。

“等一下,我好像還冇有出手吧,難道你以為自己已經奪得第一了嗎?”

話音落下,一道身影縱身一躍,旋即便邁步到了那擂台之上。

這是一個身穿綠衣的年輕男子,他揹負著雙手,氣息深沉而可怕,冰冷的臉上,帶著一份強烈的自信。

不過雖說是來挑戰自己的,然而江玄精神力何等強大,在那一刹那,他就從這陌生的年輕男子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殺意。

殺意?

自己和這綠衣男子好畫素不相識吧,怎麼可能一上來就會對自己有殺意?

而且,最讓人不解與震驚的是,這個綠衣的年輕男子,竟然是一位化海境九重強者。

冇錯,這男子,就是一位真正的化海境九重強者!“化海境九重強者,即便冇有參加外門大比,也算是內門弟子,你已經冇有資格上台挑戰了?”

主持大比的那名內門弟子有些憤怒,他看向那青衣男子道。

“他是我的朋友,他就在剛剛纔突破到化海境九重,還不算內門弟子,依舊算是外門弟子,我可以為他證明!”

不過此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卻忽然響起。

眾人隨之望去,就見那說話之人是一名青年,他一身白衣、揹負一把金色寶劍。

“林漠軒!”

江玄也是望了過去,當他看到那熟悉的麵孔時,也是皺了皺眉。

不過,很快他就察覺到了林漠軒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帶著一種凜冽的殺意。

一瞬間,江玄便是想了起來。

看來,這林漠軒應該已經猜出了是自己殺了他弟弟林漠天。

不過如今,在這萬眾矚目之下,他還不敢當麵擊殺自己,所以便派出他的一名剛剛踏入化海境九重的追隨者,想要在擂台上抹殺自己!一想到這,江玄的目光便是閃過一絲冷意。

既然這林漠軒和自己已經撕破了臉,那自己也就冇有必要和他虛與委蛇,給他麵子了。

“你要和我比試?”

江玄轉過身來,他看著對麵的那綠衣男子。

“冇錯,林兄的話,我可不敢違抗,也隻能待會‘刀劍無眼’,將你這小子給宰了。”

綠衣男子森寒一笑。

“嗬嗬!你倒是高看你自己了!”

江玄毫不掩飾地譏諷一聲。

“小子,你很好!很狂嘛!不過,你既然這麼急著要死,那我就成全你!”

綠衣男子怒吼一聲,渾上下那屬於身化海境九重的強大修為瞬間爆發開來,席捲向四方,配合著他手中的那巨大的鼎爐,如今的這名綠衣男子的氣勢,已經不下於一位凝丹境一重強者了。

“小子,去死吧!”

綠衣男子終於不再忍耐,他手持那尊巨大的鼎爐,注入自己體內的靈力。

嗡!當即,隻見那巨大的鼎爐竟然開始膨脹開來,轉眼間就變得瞭如同一座山嶽一般大小,隨後,那綠衣男子狠辣一笑,頓時就對著江玄狠狠鎮壓下來,似乎想要將其震成粉碎。

而這,就是地階靈兵的威力!可大可小,變幻莫測!“嗬嗬!就憑藉著一件地階靈兵就想殺我?

你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吧!”

江玄收回長槍,九星神龍訣瘋狂運轉。

血脈之力爆發!七倍戰力增幅!“吼!”

這一刻,江玄皮膚表麵似乎出現了一層金光,就連他的黑髮、眸子,此時都是化為了金色。

他就如同一位黃金戰神一般,從遠古踏空而來,充滿著無儘的威嚴!“好恐怖的血脈之力!”

“這江玄,不僅實力強大,竟然還是一位血脈武者!”

“而且,這血脈的氣息,讓我的靈魂都是感到一陣顫栗?

這也太可怕了吧!”

周圍,一個個弟子頓時驚呆了。

原來,江玄真正的強大底牌,還不是他的長槍,而是這種讓人感到神秘、強大的血脈力量。

“擎天巨人訣!”

而此時,又是一道冰冷的喝聲從江玄的口中傳出。

隻見,在無數人震驚的目光下,江玄整個身軀竟然膨脹開來,隨後直接生長成為了一道約莫百米多高的擎天巨人,那恐怖如海洋般的力量,也是在此時從他的四肢百骸中湧了出來。

此時,江玄隻覺得自己的力量彷彿達到了巔峰。

“嘭!”

當下,江玄猛地舉起他那如同虯龍般的雙臂,旋即雙手抱住那重若萬鈞的巨大鼎爐,如同一位古老年代的黃金戰士,肉身不朽,鎮壓萬古。

轟隆隆!轟隆隆!旋即,在無數人震驚的目光中,江玄化身百米黃金巨人,以恐怖的肉身之力,竟然硬生生抗住那如同山嶽一般大小的巨大鼎爐。

黃金巨人,托舉大嶽之鼎!以肉身之力,硬撼一件地階靈兵之威!這一幕,太過震撼!無數人在這一瞬間,都是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這到底是什麼秘術?”

“這擎天巨人,好可怕!”

“這江玄,怎麼此等強大底牌,真是不可思議了!”

周圍一眾弟子見到這一幕,頓時議論紛紛,其心也是忍不住顫動一下。

“怎麼可能!”

而此時,林漠軒在看到江玄竟然直接以肉身之力硬撼那件地階級彆的鼎爐時,神色也是在這一刻變得難看無比。

難以置信,江玄還有這樣的底牌。

“哼,林漠軒,就憑你,還想殺我!”

江玄猛地一聲冷喝,巨大的聲音從黃金巨人口中發出,頓時震顫了這片天地。

“小子,你擋住我的地階靈兵又如何,現在還冇分出勝負麼!”

對麵,那受林漠軒指使的綠衣男子在露出一瞬間的驚駭之後,便是再度爆發了更加強大的力量。

轟!此時,他體內雄渾的靈力全部傾瀉而出,注入了那巨大鼎爐之中。

哐當!一瞬間,那巨大鼎爐顯得越加沉重,就如同一座大嶽一般再度壓迫向了江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