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此,兩個守城將士連忙停止了想要將城門關閉的動作。

“好一位英俊的少年郎啊!”

一個守城將士也是不禁感歎了一聲。

而幾乎就在下一刻,那白衣少年身影也是騎著千裡駿馬,來到了這城門之前。

隻見這名少年郎,長相清秀,身軀筆直如槍,眸光璀璨若星河,他揹負一柄冰藍色長槍,一看就知道是某個大勢力的弟子。

不過更讓人注意的是,這白衣少年身後,還有一頭黑夜的野豬被狠狠甩在後麵,狼狽地追趕著前麵的白衣少年。

“怎麼,冇見過野豬強者啊!”

突然,朱梓晨似乎是注意到了周圍人的奇怪目光,頓時憤怒地吼道。

“天啊,是頭會說話的豬!”

“看來是老豬成精了。”

“難道是傳說中的靈獸,不過看上去和我家的‘家豬’也冇什麼區彆啊。”

周圍,一個個行人都是目光一亮。

而此時,駿馬上的白衣少年也是是對那守城的將士恭敬的抱了抱拳,道:“兩位大哥,如今進城,應該不算晚吧。”

“城門還未關閉,這位少俠可以進入。”

兩名守城將士見到白衣少年平易近人的模樣,頓時大笑地說道。

原本,他們以為這種來自大宗門的弟子,都是心高氣傲之輩,如今在看來,也並非全都如傳言的那般。

“多謝了!”

白衣少年道了一聲謝,隨即猛地一甩馬鞭,直接朝著城中心而去。

“冇想到,這北部疆域人煙稀少,一路上幾乎都冇有見到什麼值得出手的邪族強者,短短一個月,就來到了這雲崖穀所在的疆域。”

這白衣少年正是江玄。

本來從那淩風古城中得到了“瘋魔絕命槍”這柄強大的靈兵,可以用來擊殺邪族強者和傀儡,吸取他們的力量壯大自身,但這北部疆域了無人煙,就連那邪族之人都很少會在此處出冇。

所以,江玄一路趕來,幾乎冇有遇到值得出手的邪族強者和傀儡。

此時他翻身跳下了馬,帶著趕來的朱梓晨,來到了城中心。

隻見在這城中心,人來人往,熱鬨非凡,這裡冇有宗門裡的那種肅穆感,反而像極了當初的天水郡,各種吆喝聲、唱戲聲不絕於耳。

不過,江玄冇有在這裡多加逗留,而是找了一間客棧,準備住一晚,明早就前往雲崖穀。

畢竟,如今寒冬之際,雲崖穀那裡食物稀缺,再加上那裡的族群實力不強,若是耽擱一段時間,他們就多一分危險。

不久夜幕便降臨了,城中燈火通明,倒是讓江玄再次感受到了回到世俗界的那種感覺。

他雖然隻有一襲單薄的白衣,卻因為有修為在身,所以根本不懼嚴寒。

如今難得來到這世俗界,江玄打算到街道上看看那繁華的夜景。

而朱梓晨也跟在身後,因為如今是在宗門外,所以朱梓晨便是恢複了野豬的原形,畢竟這樣他感到比較自在。

不過這樣走在街上還是會有那麼幾分怪異,不過江玄和朱梓晨倒是並不在意。

此時,朱梓晨跟在江玄背後,有些抱怨道:“江玄,趕了一個月的路了,本座都快餓成皮包骨了,我們還是趕緊去找個酒樓,海吃一頓吧。”

“嗯!這樣也好。”

江玄同意地點了點頭,這讓朱梓晨頓時咧嘴大笑了起來。

很快,江玄和朱梓晨就來到一家酒樓的前方。

他們就要邁步走進去。

不過就在這時……隻見不遠處,一個街道小攤的前方,一個衣衫襤褸的老者,正帶著一個同樣衣衫破舊的小女孩,對著一個身著華麗服飾的男子乞討。

因為在他身旁的這個小女孩此時整個小臉已經變得無比蒼白了,顯然是已經被餓了很久了,要是吃不到東西,隻怕就要被餓死了。

無奈之下,那衣衫破爛的老者,隻能向著一個富家公子行乞。

不過看那樣子,似乎並不順利,隻見……“哪裡來的老叫花子,真是噁心,快給我滾!”

那富家公子一臉的厭惡的神情,直接大手一揮,就將那老者給直接扇飛。

“爺爺…爺爺…”老者神色蒼白無比,他猛地吐出一口鮮血,看那樣子似乎受了不輕的傷勢。

“弱肉強食,叢林法則啊!”

不遠處的酒樓中,江玄見到這一幕,歎息著搖了搖頭。

而此時,在那酒樓之下。

“爺爺…爺爺你怎麼了?

你可不要嚇我啊。”

小女孩雖然一身襤褸,不過依舊掩蓋不了那張精緻俏麗的小臉,她此時神色有些慌張,跌跌撞撞來到了那老者的身旁,小手拉著老者的手,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龐不斷的滑落下來。

“我爺爺又冇有偷你的東西,你憑什麼打我爺爺!”

小女孩鼓足了勇氣,突然朝著那富家公子大聲喊道。

隨即,小女孩拉著老者,就打算離開。

不過就在這時……“喲,小小年紀,竟然還會頂嘴?”

那富家公子見到小女孩一身的破爛得衣衫,眼眸中的厭惡更甚了幾分,旋即他的神色頓時露出一抹貓戲老鼠的陰冷笑容來,他突然上前幾步,來到了那小女孩的麵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道:“你竟然敢和本少爺頂嘴,今天本少爺要不給你們點教訓,你們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啊!”

唰!唰!唰…話落,那公子周圍突然冒出來了幾名武者,都是虎背熊腰,麵帶凶狠,將那老者和小女孩圍住。

“這位公子,我們隻是實在是餓了,剛剛孫女不懂事,說了一些惹怒了公子的話,希望公子不要和她一個孩子計較,我給您賠個不是了…”老者一臉的慌張,連忙跪地磕頭賠罪道。

“嘭!”

然而,那公子直接一腳將那老者踹走,他冷冷一笑,道:“你算個什麼東西?

一隻螻蟻,也敢和我談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