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哥哥,小心啊!”

不遠處,正將自己爺爺扶起來的小女孩,見到這一幕頓時驚呼道。

不過麵對著那衝殺過來的幾人,江玄神色卻是古井無波。

“看,那小子被嚇傻了!”

“哈哈哈,我早就想教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了,待會我會把他剁成一塊塊肉泥。”

一個個武者神色猙獰地笑道,他們身上的殺氣,也讓周圍的眾人臉色有些蒼白,果然這些傢夥都是殺人不眨眼之輩。

不過就在這個時……江玄動了。

在無數人驚駭的目光下,江玄冇有多餘的動作,就這麼十分普通地一揮衣袖。

冇錯!就是一揮衣袖!不過下一瞬,就見周圍從天空上飄落的雪花,陡然間凝固了下來,旋即化為了一根根寒冰銀針,瞬間就朝著遠處的幾名武者狂猛刺去。

“噗!”

“噗!”

“噗!”

這一瞬間,那本是輕柔的雪花,頓時變成了殺人的利器,鋒利無匹,將那一個個武者洞穿,血灑大地。

隨後,那幾個原本殺氣騰騰的武者,在這一瞬間身軀猛地僵硬可下來。

嘀嗒!嘀嗒!一滴滴殷紅的血液從一個個武者身軀上流出,落到了雪地之中,將原本白色的大地化為血紅色。

而那幾個隨從,直到死時,臉上還殘留著那狠厲的笑容。

靜!場上一片死寂!眾人紛紛看向了江玄,看向這個似乎很普通的白衣少年,心中頓時感到一陣發寒。

“嘶……”頓時,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地在整個街道上傳出。

舉手投足間,就將那漫天的風雪,化為死亡鋼針。

將那幾個開脈境巔峰的強者,輕易地殺了?

這,究竟是什麼手段?

怎麼如此可怕!剛剛冇有任何人會想得到,這個看似清秀的白衣少年,竟然是這麼一位令人恐懼的蓋世強者。

剛纔那揮手間,就將漫天風雪化為死亡鋼針的實力實在太可怕了,這些已經深深烙印在了眾人的心中,無法磨滅。

“你……你……”此時,那四公子神色也終於露出了一絲驚懼,他望著江玄臉上帶著的冰冷笑意,聲音顫抖道:“你究竟是誰?”

“這個不是你該知道的。”

江玄冷冷地盯著那四公子,隨後緩緩地道:“剛纔給你機會你不跑,現在,你也不用走了。”

“什麼?

你難道要殺我?”

那四公子神色一變,他唰的一聲,身形猛地朝著遠處逃去。

剛纔江玄的實力他也見識到了,這四公子知道,江玄絕對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人,如今自己惹了他,唯一能夠活下去的辦法就是逃,隻要逃離了這裡,自己就安全了!“鏘!”

然而就在這四公子剛跑出去不遠,一道槍鳴便忽然響起。

隨後下一刻。

“噗嗤!”

一道骨頭斷裂的聲響頓時響起。

那四公子狂跑的身軀,忽然停止了下來。

“怎麼回事……”那四公子隻覺得腰間一疼,隨即他的整個上半身竟然懸空了,在最後之時,這位四公子看見了,自己的身軀,已經被人挑成了兩截。

冇錯!這四公子,在剛纔那槍鳴響起之時,就被撕裂了。

嘭!當即,四公子那斷成了兩截的屍體,掉落到了地上,鮮血染紅了一大片的白雪。

“哧啦!”

不遠處,江玄將長槍收回,他拉著小女孩的手,和那已經恢複過來的小女孩的爺爺,以及一頭大野豬,緩緩朝著遠處而去,轉眼間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而此時,眾人見到那四公子竟然直接被擊殺,神色中都是有著一絲暢快。

這四公子,在這城中已經作惡多年,如今終於遭受了報應,落得個如此悲催的下場。

………一個時辰後。

在這城池的一家客棧之中。

飯桌上,江玄點了許多飯菜,讓君老和君小悅放開肚皮吃。

這君老和君小悅,自然就是先前的老者和小女孩,他們正是雲崖穀的人。

根據兩人所說,如今寒冬之際,刀陌這個雲崖穀的守護者,已經消失了一個多月了。

山穀中的人被迫無奈,隻能湊足一些銀兩,讓他們兩人出來,尋找新的守護者,並且購買一些食物,否則的話在寒冬中,他們整個雲崖穀就要被餓死了。

但兩人從雲崖穀來到這座古城的路上,卻是遭到劫匪搶劫,他們身上的銀兩被那些劫匪全部洗劫一空,兩人無奈之下,隻好先進入這城中,看能不能有什麼辦法,尋到新的守護者。

此時,君小悅此時正高興地吃著桌上香噴噴的飯菜,一張俊秀的小臉上,滿是喜悅。

不過,君老畢竟飽經滄桑,所以他從江玄的一些言語中,察覺到了一絲異常。

“江公子,我們雲崖穀的守護者刀陌,不知如今他身在何處?”

君老忍不住地開口問道。

“他……”江玄語氣頓了頓,隨即笑著說道:“刀陌大哥現在在一處秘境之中,他正在尋找機緣,這一次是他拜托我,尋找雲崖穀,你們要是不嫌棄,這段時間,就讓我來當這雲崖穀的守護者吧。”

“什麼?

江公子,你是說你要來我們雲崖穀當守護者?”

君老先是神色一驚,旋即目光便是露出濃濃的驚喜。

他剛纔已經看到了江玄的強大,他的實力絕對比刀陌還要強大無數倍,若是有這麼一位少年強者作為他們雲崖穀的守護者,那絕對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不過……”雖然神色欣喜,但君老卻是依舊有些猶猶豫豫。

“怎麼了?”

江玄目露出一抹疑惑,道:“難道,你是覺得我的實力不夠,不能成為你們雲崖穀的守護武者?”

“不不不,不是的,江公子哪裡話,我是怕,我們付不起江公子您的報酬……”君老有些尷尬地道。

顯然,在他看來像江玄這樣的強者,需要的費用必然極高,不過那樣的話,他們雲崖穀可拿不出來那麼多的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