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炷香後,要是你們這些魔君閣的雜碎還不離這裡,我就將你們全部殺了!”

然而就在所有雲崖穀族人心如死灰之際,一道殺氣瀰漫的冷喝聲,卻是突然從不遠處的一個方向傳了過來。

而就在那冷喝聲剛剛落下的時候。

唰!一道身影便猛地出現。

那是一個白衣少年,他背後,正站在君老和君小悅,還有一頭大野豬。

“糟了,是君老和小悅,他們身旁那少年是誰?”

一眾雲崖穀的族人都是神色大變。

尤其是穀主,心中更是一驚。

君老什麼時候回來不好,非要挑這個時候回來?

剛纔穀主等人還一直在期盼君老能夠快些回來,就算是冇有找到守護者也沒關係。

但如今,他似乎是找到了,但那白衣少年,怎麼看也是一個初涉江湖的年輕人啊,他們就算回來,麵對魔君閣的幾十個嗜血騎兵,那也是無異於找死啊!“君老,你們快逃!”

幾乎就在這一刻,穀主連忙在雲崖穀中叫道,語氣帶著不安和擔憂。

“逃?

能逃到哪去?”

那嗜血屠夫神色凶惡,他猛地轉過身來,頓時見到了江玄一行人,他目光露出陰毒的笑容,舔了舔猩紅的嘴唇道:“剛纔的喝聲,應該就是你小子說的吧,年紀不大,膽子倒是不小嘛,你可知道我是誰嗎?

竟然敢在我的麵前口不擇言?”

不過,讓人都冇有想到的是,這嗜血屠夫說完,那白衣少年似乎根本就冇想搭理他。

唰!此時,江玄閃掠來到了雲崖穀前不遠的一棵大樹上,朗聲道:“各位,不必擔心,我是你們先前雲崖穀守護者刀陌的朋友,這段時間,我江玄,將作為你們雲崖穀的守護武者,這段時間冇有誰,能夠傷害到你們。”

“原來是刀陌那孩子的朋友。”

穀主蒼老的臉龐上,此時也是生出了一絲希望。

這白衣少年郎,自從剛纔出現在這雲崖穀外到現在,似乎對於那七十多個魔君閣的騎兵完全無視,穀主看得出來,這白衣少年,身上有著一股強大的自信。

因此,此時聽著江玄說著,老穀主的眼中也是生出一絲希望。

這個少年,難道真的是那種傳說中的那種少年天驕?

而此時,雲崖穀外的雪地上。

“小子,我和你說話,你耳朵聾了嗎?”

見到江玄根本冇有理會自己,那嗜血屠夫頓時神色怒道。

“我說過,半炷香後,你們這群雜碎要是不從我眼前消失,我會把一個個斬殺殆儘。”

江玄淡漠開口,冷冷地掃了那嗜血屠夫一眼。

“不知死活的小子!”

那群魔君閣騎兵中,一個麵色冷厲的青衣男子駕著血煞馬,頓時走出,他看著不遠處的江玄,語氣冰冷道:“我看你小子是活得不耐煩了,你知道我們是魔君閣的騎兵嗎?

竟然還敢和我們頂嘴,你這是在找死,我不知道究竟誰給你的勇氣,遇到我們,竟然還敢為這雲崖穀強出頭,但我知道的是,接下來你會和那守護塔上剛被我一箭擊殺的賤螻蟻一樣,死在我的手中!”

“你居然殺了雲崖穀的人?”

江玄目光陡然一冷。

“哈哈哈,一群卑微的螻蟻罷了,我想殺就殺!”

那青年騎兵頓時大聲笑道,目光看著江玄,滿是譏諷和嘲笑。

“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當下,江玄出聲了。

鏘!隨後就在江玄話音落下的一瞬間,眾人隻見到江玄單手一招,周圍飄零的一片雪花,頓時凝聚成為了一柄寒冰鋼針,如同一根箭矢,直接對著那青年騎兵爆射而去。

“故作高深!”

那青年騎兵不屑冷笑一聲,正要舉起手中的大刀,將那寒冰鋼針給擊碎。

咻!然而就在這下瞬間,那寒冰鋼針陡然在半空中加速,瞬間化為一抹森冷的寒芒,直接撕裂了空氣,洞穿了那青年騎兵的心臟。

“噗嗤!”

寒冰鋼針,鋒利至極,那青年騎兵原本狂笑的神色神色陡然一僵。

“不…這怎麼可能…”青年騎兵連忙捂住自己的那早已洞穿的心臟,但然而此時那狂湧出的鮮血已經止不住了。

幾乎就在下一瞬,這青年騎兵直接翻身跌落了馬下,氣斷身亡。

死了?

一個強大的騎兵,就這麼死了?

此時,不遠處雲崖穀中的一眾族人,都是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

與此同時,他們心中也是生出狂喜,君老這一次尋來的守護者,年紀輕輕,卻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老二!”

“二弟!”

而此時青年騎兵的死,讓一眾魔君閣的嗜血騎頓時驚怒嘶吼出聲。

他們紛紛望向那白衣少年,眼中帶著滔天的怒意和殺意,但同時,他們目光中也是露出一抹濃濃的忌憚。

青年騎兵在這群嗜血騎兵中,實力也算是頗為強大的存在。

但就是如此,依舊被那白衣少年給輕易擊殺。

這個少年,絕對不是尋常人!“你到底是誰?”

此時,就連嗜血屠夫這位魔君閣的三當家,也是目光露出忌憚之色。

剛纔那凝雪化物的一幕,對他的震撼很大。

一般的武者,根本做不到這種神乎其技的攻擊手段。

“你們,還不配知道我是的身份。”

江玄淡漠開口,眸子始終都是平靜到極點。

“大膽!”

嗜血屠夫眼神凶戾,猛地吼道:“所有人,全部朝著白衣小子衝殺,給我將這小子亂刀砍碎,我倒要看看,他還怎麼嘴硬!”

“是,三當家的!”

一個個嗜血騎兵,紛紛駕著座下嗜血馬,殺氣沸騰,瞬間呈半包圍形,將站在那片雪地上的江玄給圍住,根本不給他一絲逃脫的機會。

場上的戰鬥,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