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隨著前進,江玄看到的白骨越來越多,幾乎隨處可見。

一路上,儘是森森白骨。

“呼呼……”此刻,似乎有陰風,從深處吹拂而來,空氣變得有些陰冷,一種邪惡的力量,似乎想要滲透進入江玄的身軀中。

“嗡!”

當下,江玄直接取出了當時那中年男子,交給自己的金色寶珠。

江玄將金色寶珠握在手中,頓時一片光明力量籠罩住了他,一瞬間,那種陰森詭異的氣息,頓時被阻隔在外麵。

“雲崖穀的那位靈元師先人,當年到底是去了哪裡?

怎麼到現在這玉牌還是一點動靜都冇有?”

江玄目露疑惑,隨即他繼續前進。

那靈元師傳承,對他太重要了。

江玄必須得到!終於,又前進了將近一百多裡之後,江玄手中的玉牌,突然有了反應,他發出一道光芒,指引著某個方向。

“有了!”

江玄眼眸微亮,頓時施展著身形,朝著玉牌指示的方向飛掠而去。

轉眼間,他穿過了一個個洞穴,終於來到了一座黑暗的石室前。

嘩啦!嘩啦!令人膽戰心驚的是,那石室中,一陣陣鐵索搖晃的聲音從這之中傳來,甚至是,還夾雜著一些若有若無的嘶吼聲。

“傳聞無儘深淵中鎮壓著一個魔頭,每當月圓之夜就會發出滲人的嘶吼,我該不會這麼慘,正好碰上了吧。”

江玄心中震動。

雖然心中有些擔憂,但他還是緩步走了進去。

因為,玉牌感應的那雲崖穀的靈元師先人埋骨之處就在裡麵,他如今也隻能咬牙進去了。

而就在江玄邁步進入其中的時候,他頓時看到了那無比震撼的一幕。

那個是……走進那石室中,隨即一眼望去,就見此時的他來到了一片空曠的大地。

一條瀰漫著血腥氣息的大河從石室門口蔓延開來,一直連通到遠方,江玄運轉精神感知力,頓時見到了那遠方的大地儘頭,竟然有一座由無數白骨堆積而成的大山。

而那白骨之上,端坐著一個絕代風華的俏麗女子。

不過,那美麗的女子臉色蒼白無比,身上冇有半點生機,彷彿已死去多年,但令人驚訝的是,她的肉身卻並未腐化,肌膚白皙如雪,三千秀髮烏黑亮麗,被挽在了身後。

其周圍有著一條條粗大的黑色鎖鏈,緊緊將這絕美女子鎖在了那骨山之上。

“難道,這無儘深淵中鎮壓的那個魔頭,就是這個容貌傾城的絕美女子?”

江玄頓時陷入了沉吟,但隨後,他盯著那絕美女子的臉龐時,卻突然發覺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

熟悉?

自己竟然會對一個死去不知多少歲月的女魔頭感到熟悉?

不過很快,江玄看了看手中的金色寶珠,隨即腦海中回想到了當時在那府邸中發生了一切。

“對了!我想起來了,這被鎖困在骨山上的絕美女子,不正是當時那位前輩讓自己觀看遠古時期他不忍心鎮殺的那名女魔頭嗎?”

江玄一想到這,目光一震。

自己竟然在這蠻荒之地,碰到了那遠古時代的一位蓋世女魔頭。

根據當時那府邸中的那位前輩所說,這女魔頭,有著蓋世的修為,如今根本冇有死,隻是沉睡了過去。

那麼就是說……江玄猛地看向不遠處那骨山上端坐的絕美女子,隻覺得,一股寒氣,從心底蔓延開來。

這綿延無儘的血河,堆積的骨山,還有一位絕美女子坐在上麵,由無數鐵鏈,將其困住……這一切,都太過的震撼!不過,此時知曉了那絕美女子的身份,乃是一位遠古時代邪族的蓋世女魔頭,江玄自然是不敢繼續閒逛,當即便藉助著手中的玉牌,快速感應著雲崖穀那位靈元師先人的屍骨所在的位置。

至於拿著手中的金色寶珠去鎮壓女魔頭?

江玄暫時纔不會這麼愚蠢去鎮壓這可怕的女魔頭,誰知道待會會發生什麼。

雖然答應過那位前輩,但江玄很清楚,自己如今的修為還太弱了,為了保住小命,不能去冒這個險。

或許隻有等到自己修為強大了,再回到這裡,或許那時候可以嘗試鎮壓一下這女魔頭。

嘩啦!嘩啦!血色的長河,洶湧澎湃,無數屍骨,在那河水中若隱若現。

江玄按著手中玉牌的指示,直接朝著到了那堆積著累累白骨的骨山上飛射而去。

這一次讓江玄鬆了一口氣的是,這裡,並冇有像上一次的禁空靈陣,否則要是掉到了底下的血河中,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玉牌指示的地方,竟然是接近那女魔頭的位置。”

江玄按照玉牌的指示,越發覺得不對勁。

因為,他直接飛往的方向,正是那骨山中央女魔頭端坐的位置。

難道當初,那雲崖穀的那位靈元師先人,來到這裡,是想利用那靈元之術,奪取女魔頭身上什麼東西嗎?

不過,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不過,一想到了靈元師的那種神秘強大,便是釋然了,那種特殊的修行者,隻怕就冇有什麼事情是他們不敢乾的。

江玄咬了咬牙,來到了那女魔頭不遠處位置。

他踩在著底下的累累白骨,隻覺得毛骨悚然,而且要不是身上有金色寶珠力量守護,江玄覺得自己早就被周圍那無窮的邪念和邪氣給吞噬了。

而此時,江玄目光望去,頓時看到了有著一具白骨,正匍匐跪在女魔頭的身前。

那白骨,早已腐朽,但腐朽的骨骸中,卻是有一道符文,正靜靜躺在其中。

破妄靈符靈元師的傳承之寶!江玄神色一動,心中頓時一陣火熱。

但那破妄靈符,卻是躺在距離中央女魔頭不到一寸的地方。

沙沙沙……咬了咬牙,江玄緩緩地朝著那女魔頭所在的方向走去。

終於,他來到了女魔頭身前,此時他彎下了腰,他看著近在眼前的那張絕美臉龐,隻覺得呼吸竟然也是有些急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