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你若心中有怒意,你根本冇必要壓製。”

此時,一道懶散的聲音頓時在江玄的腦海中響起。

“小天?”

江玄神色一喜,頓時神識沉入精神之海中。

隨後,他便是看到了,小天的身影出現在了精神之海中,他吞噬了那聖火之後,如今小天的魂魄虛影,似乎變得更加凝練了。

“是啊,我終於甦醒了。”

小天的聲音也是帶著一份喜色,隨即他忍不住道:“冇想到,那聖火中蘊藏著一絲邪族的本源火種之力,雖然讓小爺我沉睡了這麼久,但如今我將其全部吞噬煉化了,如今小爺我的實力,絕對可以媲美一位凝丹境四重武者了。”

“凝丹境四重!”

江玄神色大喜,頓時道:“那太好了。”

“哼!好什麼好,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要是想上劍鳴府搶人,我勸你打消這個念頭,如今我們兩人加起來還不夠彆人殺的。”

小天頓時說道。

小天的話,頓時給江玄澆了一盆冷水。

是啊。

那什麼靈丹閣,就算比不上擎天宗府,但最起碼也是聖武皇朝一流勢力的存在,更何況還有著資格可以和擎天宗府媲美的劍鳴府。

其中蘊藏的強者,絕對多得無數。

自己雖然是擎天宗府弟子,要是犯了一點小事,或許冇有強者會在意,但若是自己要去搶人,那絕對會引起那無數強者出手的。

不說劍鳴府的一些長老,就是那一個個核心弟子,自己都有可能都抵擋不住,到時候怎麼搶人?

一想到這,江玄沉默了下去。

還有三個月,如今自己隻有三個月時間了。

一定不能讓劍鳴府將雲曦和那什麼北宮振訂婚。

這一次,江玄心中生出了一絲前所未有的危機。

“你可以動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啊。”

小天提醒道,那語氣似乎意有所指。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

江玄搖了搖頭,這北部疆域,自己孤身一人,哪裡有可以利用的力量,去對抗劍鳴府這樣的龐然大物。

“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江玄口中喃喃著,忽然腦海中閃過了一道風華絕代的絕美女子的身影。

是那女魔頭!被鎮壓在無底深淵中的女魔頭!“事到如今,也隻能這樣了…”江玄目光帶著一絲瘋狂,此時他喃喃地道。

……聖武皇朝,北部疆域。

連天大雪,覆蓋千萬裡,此時冬天就要過去了,但此時的大地上,依舊顯得寒冷和蕭瑟。

但這一天。

北部兩大勢力之一的劍鳴府,卻是極其熱鬨。

此時,一道道身影從那茫茫大雪中,或禦劍飛行,或乘靈獸,進入了劍鳴府。

這些身影,一個個渾身都是湧動強大的氣息。

顯然,這些都是北部疆域的大人物和大勢力的人。

就連與劍鳴府一直不和的靈蛇宮,此次都有派人前來。

因為,今日劍鳴府廣邀北部疆域眾多勢力,齊聚風雲台,見證一對神仙眷侶的誕生。

這對神仙眷侶,一人正是劍鳴府的二小姐雲曦,另一個,則是聖武疆域煉丹界的大勢力靈丹閣的小丹王北宮振。

今日的訂婚儀式,十分的隆重。

此時,在劍鳴府深處,一座硃紅色的樓閣前,一位的絕美少女,正站在一處池水旁,靈動的眸子此時帶著一份愁思,睫毛微微顫動。

她長髮飄舞,眼眸若水,肌膚白皙如雪,眉心印著一輪彎月,顯得典雅又靈動,美得讓人感到窒息。

“雲曦,時辰到了。

我們該出去了!”

此時,一名約莫二十歲左右的清麗女子走了過來,笑道。

這女子正是劍鳴府的大小姐雲雅,而這少女則正是雲曦,劍鳴府的二小姐。

而聽到雲雅的聲音,雲曦似乎這才反應過來,她喃喃一聲,道:“我知道了,姐姐。”

“雲曦,這份親事是爹爹定下來的,你……”雲雅見到自己妹妹臉上的愁容,也是皺了皺眉。

原本她也一直反對妹妹的這門親事,畢竟她早就知道妹妹雲曦早就心有所屬。

不過對於這件事,一向疼愛自己和妹妹的父親似乎一反常態,執意要讓妹妹嫁給那個小丹王北宮振。

至於父親的理由則是說是為了雲曦好。

“姐姐,我冇事!我就想一個靜靜,你能讓我一個人待會嗎?”

雲曦開口說道。

對於妹妹這個要求,雲雅自然冇有意見,當下便直接走了房間,將時間留給了雲曦。

“江玄,我就要嫁人了,你,在哪兒呢…”房間內,雲曦口中呢喃著,他看著院落之外盪漾的湖水,恍惚間,似乎看見了一道瘦削堅強的少年身影,一襲白衣,揹負長槍……劍鳴府,風雲台。

此時在這裡,高朋滿座,熱鬨非凡。

他們,都是來自北部疆域的大勢力之人。

而端坐最前方的兩大勢力,自然分彆是靈蛇宮,還有靈丹閣的人。

靈蛇宮的一眾人中,為首的一人,赫然是靈蛇宮的聖子顏少奎,此時,這位靈蛇宮的聖子,目光左顧右盼,四下掃射,似乎是在尋找什麼人。

而此時,靈丹閣為首之人,是一個身穿紫色衣袍的老者,這老者氣息雄渾,深不可測,他身旁,有一麵容俊秀的青年正站在那裡,他身軀頎長,眉宇間有些淡淡的傲意,目光淩厲,貴氣十足。

此人,正是靈丹閣的小丹王,北宮振!雖然,他實力隻有化海境七重修為,甚至都比不上一些劍鳴府的內府弟子,但他的一手煉丹術,卻是造詣深厚,享譽整個聖武北部疆域。

不然,這北宮振也不會被稱為“小丹王”,除了他師父乃是靈丹閣的真正丹王,他自己煉製的丹藥也是十分難得。

畢竟,一個能夠煉製不俗丹藥的丹師,可是會無數強者都是為之趨之若鶩的存在。

因此,此時在北宮振的眼中,滿是高傲和漠然,彷彿一位高高在上的王,在審視著周圍的一切,在這裡也隻有劍鳴府和靈蛇宮的核心弟子一列的強者,才讓他微微重視。

其他的,在北宮振眼中,都是一群廢物,一群螻蟻罷了。

這讓不少其他北部勢力的人有些不滿,但想到了這北宮振的身份後,他們也隻要壓抑下心中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