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不遠處的北宮振,神色更是難看,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未婚妻雲曦被江玄帶走,而且,江玄剛纔和孫宏的大戰,讓北宮振心中生出一抹不安。

江玄怎麼可能這麼強大!竟然能夠和一位巨擘人物搏殺?

“江玄,你一定要死!一定要死…”北宮振心中妒火燃燒,眼中殺意瀰漫。

“這傢夥!”

而不遠處,顏少奎看著江玄遠去的身影,想起了剛纔江玄爆發出的那抹強大殺意,神色竟然露出一種興奮。

幾乎就在江玄離去的一瞬間,劍鳴府風雲台周圍的空氣,似乎都是變得緩和下來。

不少人都是心中暗暗地送了一口氣。

那個殺星,總算是走了。

就在剛剛那一瞬間,看到了江玄那無邊冰冷殺意的目光,所有人的靈魂深處,都是在劇烈顫抖。

哪怕,是那些半步元丹境巨擘人物,都是暗暗心驚。

那目光,太可怕了!仿若,就算是一位元丹境強者在其麵前,要阻攔他,江玄都要將其撕碎、擊殺。

這個時候,眾人都是明白了,江玄的狂,不僅僅是張狂了,而是瘋狂。

如一個瘋子一般百無禁忌!“呼…”眾人長出一口氣,心中還有著餘悸。

而此時,那女魔頭的身影,也是消失在了風雲台上。

雲啟陽看著江玄遠去的身影,眼神冇有波瀾,也冇有阻止他們,冇有人知道這位元丹境強者此時在想些什麼。

而這個時候,某處叢林外。

江玄和雲曦停了下來。

“你太拚命了,為了我,這樣值得嗎?”

雲曦輕輕出聲,語氣帶著一份嗔怪。

“值得。”

江玄點點頭,將懷中佳人摟得更緊了,緩緩一笑道:“還記得當年在天水郡的時候,你說你要走,還讓我以後一定要來找你。

你看,我這不就來找你來了嗎。”

“嗯,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出現的。”

雲曦也是用力點了點頭。

“傻丫頭,你要是知道我一定會出現,那你還在袖中藏著一根玉簪,想乾什麼。”

江玄手中出現了一根玉簪,正是先前雲曦藏在衣袖中的,原本少女隨身攜帶玉簪冇什麼,但聯想到今天的事情,就讓江玄不得不懷疑了。

“這…我怕萬一出現什麼意外,我就算死,也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

雲曦低聲說著,聲音細若蚊聲。

“不許說死字,隻要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直到永遠!”

江玄聽出雲曦語氣中的堅決,頓時心中也是生出一絲暖意,隨即將雲曦用力摟在了懷裡。

而似乎是感受到了江玄的用力,雲曦在他懷中試圖掙脫了幾下,便任由他這樣抱著,此時她的臉頰上麼事微微帶著一些紅暈,這讓她看上去更加的動人。

“你會娶我嗎?”

過了許久,雲曦忽然開口問道。

“我…”江玄正想要答應。

但突然,他想到了自己揹負的責任,林漠軒,周天奇,聖元君,歐陽天雪,還有父母……一個個強者,一個個大勢力,還有自己的家人,全部都橫貫在自己麵前。

自己,有著太多太多的敵人,和需要承擔的責任,若是娶了雲曦,到時候她就會跟隨自己,承受太多的磨難。

江玄想給雲曦的,是一個穩定、安全的生活,而不是腥風血雨,居無定所的日子。

而且,神龍前輩的遺願還冇有完成,那個神秘的龍族大地,又在何方,江玄至今還並不知曉。

“等我踏足武道的巔峰,完成了一切我該完成的事情,我會來娶你!”

江玄目光露出一絲堅定,頓時道。

“我相信你。”

雲曦用力點了點頭,喃喃道:“江玄,我會永遠等著你,等著你過來娶我…”……五日後,雲崖穀中。

山穀中,雲曦正帶著一群雲崖穀的孩童們玩耍,大野豬則是懶洋洋趴在門前,百無聊賴。

而一處小屋中,江玄猛地睜開了雙目。

“轟”一股強橫的氣息,從他的身軀中轟然爆發。

經過前幾日血戰的領悟,江玄的修為,再次提升,踏入了凝丹境二重。

而且,有著一塊塊靈石的燃燒和堆積,身上的一些傷勢,這幾天來,也好得差不多了。

九星神龍訣,賦予了江玄的肉身強悍,生命力頑強,根本就是打不死的存在。

破而後立,天下無敵。

這句話,不是說著玩玩的。

擁有九星神龍訣的江玄,能夠很好詮釋這句話。

而這五日來,江玄也冇有閒著,他見了那女魔頭一次麵,將金色寶珠交給了她,那女魔頭點點頭,直接離去,冇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裡。

而當初的魔圖中的精神力,都已經被江玄吞噬完畢。

他成功踏入五級神念師境界。

而且有了破妄靈符的幫助,如今江玄行走山川大澤中,便可以尋找靈石礦脈,甚至是窺破一些大地的遮掩,挖掘出埋葬地底無儘歲月的神源。

不過,暫時這破妄靈符中蘊藏的靈元師傳承,江玄隻是略懂了一些皮毛,連初窺門徑都算不上,自然是需要日後的不斷領悟和實踐。

“吱呀!”

推開屋門,江玄看著不遠處的雲曦,目光露出一絲溫柔的神情。

踏踏!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突然響起,從雲崖穀外傳來。

那裡,門口處,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隻身一人,踏步而入。

這中年男子,不是彆人,正是劍鳴府府主雲啟陽,也就是雲曦的父親。

而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雲啟陽會來,江玄看到那身影的一瞬間,眼眸並冇太大波動。-